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6:29  作者:Alvin
  
  
  说来时间过得也快,从景之到陆家来住下,日头一天不比一天。
  陆晋承看着脸上盖着书在躺椅上打盹儿的景之,也不知这人一天哪来这么多瞌睡。
  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手指叩着桌面,陆晋承一眨不眨地看着景之。要说呢,景之也是顺着他来的,而且这些日子带着他出去玩,尤其到了自己记忆里比较深刻的地方,景之就会看得尤其认真。两人就这样东晃晃西逛逛把这一片都遛完了,景之还是最喜欢自己小时候常去的河沟,那片儿人少,两人找了一块干净石头坐下,捏着扁平石片,玩着水上漂就能忽悠过去一个下午。
  不仅是景之黏,陆晋承最近也有点离不开他。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身边少了追逐的目光,就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儿。
  最近奶奶忙着筹备大哥的婚事,府中忙着置物,两人便总遛达着上街,夜里的小吃也被景之都尝了个遍…
  书本一动,景之醒了。陆晋承端了杯茶过去坐下,“醒了?”
  “嗯…”景之软趴趴地又缠到陆晋承身上,伸长了脖子去够陆晋承手里的茶。
  陆晋承一笑,又将茶杯拿远了些。景之抬起头抱着他又扭了几下,陆晋承险些把茶水洒出来。这下不敢再逗了,把茶杯递过去,景之喝完了水就抱着他往后躺。
  “诶诶诶,这让人看见不好。”陆晋承拍拍他的胳膊。
  景之又把腿也还上去,陆晋承就这样躺在他身上,“你这样不觉得沉吗?”
  “爱怎么会沉呢。”说着景之又挪了挪找到了舒服的位子,就这样抱着陆晋承一直躺着。
  陆晋承也把腿抬上躺椅,整个人压在景之身上,“要是不舒服了告诉我。”
  “嗯…”景之往上提了提,让自己的头跟陆晋承的贴在一起。
  “我哥过几日成婚,到时一些没怎么来往的亲戚也要来,你要是怕就待在院儿里,我接待完了客人就来找你。”
  “成。”
  “我让春铃她们给你捎点点心,别吃多了,到时候吃不下饭。听奶奶说,明日的菜单里还有海鱼,你得留着肚子。”
  “好嘞。”
  陆晋承怎么想也不对劲,又把景之拉起来,景之不肯。
  “咱俩换换,我抱着你成吗,你也不嫌压得慌。”
  一听这话,景之立马从躺椅上爬起来,陆晋承坐好,岔开腿,拍了拍那块空位,道:“躺上来。”
  景之又忙不迭贴上去,缩在陆晋承怀里看着他打开了话本。
  “景之,你也看了这么多话本,你可曾想过,这妖与人的寿数不同,你执意跟着我,等我老了,去了,你又该怎么办?”陆晋承问道。
  景之贴在他怀里,陆晋承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透过脊骨传到了他的心脏,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这股劲儿麻掉了。
  “你要是老了,就把我砍了做拐,你要是死了,就把你埋在我的树下,到时候也是在一起的。”景之转头看他,眸子里印着陆晋承的倒影,“我说了不会后悔,就是不会后悔,你现在也还没决定好吗?”
  陆晋承忽然就说不出话了。
  想与他在一起,想带着他再好好去看一下江南风光,可他又怕十几年后景之会后悔。言语都哽在喉头,他只是凑上去亲了亲景之的唇。
  这一下景之却红了脸,转过身,小声地说:“我感受到了,你不用说,我感受到了。”
  然后又转过身跪好,搭着陆晋承的肩,黏糊糊的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讨要亲吻,陆晋承也是没反应过来,任着景之舔了几下唇缝才猛地扣住景之的腰,张嘴回应着景之略显青涩的吻。
  “你知道什么了…”一吻完毕,陆晋承的衣服被景之扯得松松垮垮。
  景之却是紧紧抱着着他,让两人的胸腔都贴在一起,心跳隔着衣服节奏逐渐一致,“你感受到了吗?它说它也很喜欢我,让我不要害怕。”
  
  大少爷的婚期越来越近,府里的人越发忙碌,整理客房,租借桌椅,确认菜单。可陆晋承带着景之每日都遛着出去讨嫌,这日临出门前被奶奶挡了下来。
  “你又去哪?”
  “带着景之出去转转。”陆晋承说着就准备溜。
  “站住,家里都忙成这样了,你也不帮把手。”奶奶说着,却把景之牵过去,“景之,这两日,就先在府中好好待着,听道长说,你一直在山中生活,这结婚啊,可热闹了。”
  “诶,听奶奶的。”景之又被老太太牵着走开,临走还拿手在背后冲陆晋承晃了晃。
  陆晋承无奈,又去了大哥的屋子,看着一屋子红彤彤的“喜”字,红烛也备好了,还多准备了一些防止出差错,堆在红布上。床也换了,大哥未来几日只能在书房睡。
  “大哥,临结婚了,有什么想法?”陆晋承随意坐下。
  他亲大哥正指挥着下人们整理床铺。
  “想法?什么想法?”陆晋泽也过来坐下,“我这心里怕得紧,头一次成亲,我也不知道需要做些什么,想去找几个朋友们讨讨经,可奶奶又给我立了规矩,这婚礼结束前,我哪都不能去。”
  “你跟嫂子见过吗?”
  “怎的没见过。小时候还来咱家吃过饭,不过你估计也没印象,那会你就是个奶娃娃。”陆晋泽说着又去看自己的婚房。
  “那后来见过吗?”
  “见倒是见过,就是没来得及说上话。”
  “那你不害怕成婚后,你们,说不上话?不怕又矛盾?”
  “怕什么,爹娘当年不也是稀里糊涂就成了亲,你就看看,这么些年,爹对娘多好,两人吵过架不曾?”陆晋泽喝了口茶,又道:“况且我也想过了,这开头怕是不好过,但她是个姑娘家,成了我的夫人,来了我家我对她好便是,不去说天上的星星,她喜欢的衣裳,买给她便是。我不求做到爹爹的那个程度,我就想着对她好便是,她有什么喜欢的,我顺着去认识认识,总归不会没话讲。”
  “大哥,你这是把爹爹做版子呢。”陆晋承笑。
  “你别取笑我,我都想好了,人家姑娘家在家里没受过委屈,总不能嫁给我就受委屈吧…你别说我,你跟你屋子里那…叫什么来着?”陆晋泽敲敲头,“啊!有了,景之,你们…”
  “大哥大哥,说远了。这是在说你的婚事。”
  “不说?不说也成,爹爹前几日也找了册子去,准备给你联络联络…”
  “给我?那不成。”陆晋承摆摆手。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成的,我呢,帮你推了一阵,你要是不说呢,下回你自己去推。”陆晋泽作势就要起来。
  陆晋承连忙拉住他的手,“哥,我这不是没想好怎么说呢。”
  “差不多了哈,你们出去吧,把门带上。”陆晋泽吆喝完,又找了根离陆晋承更近的凳子坐下。
  陆晋承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忸怩了半天,才开了口。
  这边景之被奶奶带到屋里,屋里点了香炉,跟那道馆客房里备的香是一个味道。扶着奶奶坐下,老人家也不让景之走,就这样牵着手看他,看得景之心里发毛。
  “奶奶?要是没事儿,我去找晋承了?”
  “景之啊,你在咱们家住得可还习惯?陆晋承怠慢过你不曾?”
  “没没没,我住的挺好的,晋承待我也好。”景之说。
  “咱们老人家,也不跟你们来弯弯绕绕,这人嘛,就那么些日子,有些事,还是得直接来,你说是吗?”奶奶手上使了使力,带着景之在旁边的凳子坐下。
  “什么?”景之有点慌。
  “上回啊,我便去跟道长算了算晋承的姻缘,可你猜道长说什么?”奶奶笑了笑,又说:“他说啊,姻缘至,需珍惜。我这老太婆回来想了这么些日子,想来想去,都觉得那姻缘是你。”
  话说到这里,奶奶却不再说下去了。景之心里像是擂着鼓。
  “奶奶莫开玩笑…”
  “你这孩子,奶奶活这么多年,见得多了,你还真当我看不出来呢?当年他爹和他娘成婚后就是这般,你们啊…奶奶也不是要怪你,你们的事我才不管呢,再过几年,我就去寻我那糟老头子。他爹我也敲打过了,这男子成亲倒是没见过的,怕是要委屈你,你要是喜欢我们家晋承,你们搭个伴。”
  陆晋承回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之木在那里,动也不动。
  “你怎么了?”陆晋承走过去。
  “陆晋承…”
  “在呢。”
  “你绝对想不到今天发生了什么。”
  “什么?”陆晋承心想,自己刚经历大哥的盘问,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
  “奶奶…”景之转过去。
  “奶奶怎么了?”陆晋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她让我们俩好生过日子。”
  景之这话出来两人陷入了沉默。
  “你说奶奶?让我们过日子?你跟她说了什么?”陆晋承问。
  “奶奶说云中跟她说的,你找那老头,我也不知道,下午差点吓死我,我就想给奶奶跪下谢罪。”
  “那你跪了没?”
  景之转过去,有些恼火,“你想的都是些什么,你奶奶知道了,你爹爹知道了。陆晋承,你要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陆晋承却是茫然起来了。
  “…”景之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什么来,是啊,什么怎么办呢,陆晋泽马上就要大婚了,陆家也不存在绝后这一说。
  “奶奶都给你盖了个戳儿,那你以后可是真的走不了了,到时候你要是后悔,我也不让你走的。”陆晋承伸手握住了景之的手。
  婚礼到了,景之被奶奶抓着一起应付宾客,陆家门口起了红毯,点了鞭炮。
  行礼的时候,景之抓着陆晋承的手,两指弯曲,自己又拿手指对上去,陆晋承笑了笑,碰了碰他的手指,然后牵住了他的手。拜完堂新娘就被送进了屋子,景之坐在陆晋承旁边吃饭。陆晋承看着自己大哥被那些朋友灌酒,左右前厅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他又看了看吃好了正发着呆的景之,拿腿顶了顶旁边的人。使了使眼色,两人弯着腰溜进了后院。
  “会无聊吗?”陆晋承问。
  “没有,结婚好玩,看着心里舒服。”而且喜服也好看,景之想着。
  “那便好。”
  
  第二日景之跟着陆晋承去用早饭,看到了新来陆家的新媳妇,羞答答的,但又得体地坐在陆晋泽身边,眉眼间都是韵味,头发换了种挽法,陆晋泽正贴在新娘子耳边说着些什么。
  陆夫人,这样的名头这样的身份,景之有些羡慕。
  看着陆晋承景之进来,这新嫂嫂也抬头对他俩笑笑。
  “嫂嫂。”陆晋承喊道。
  景之也跟着喊了一声,嫂子笑了笑。
  饭间很安静,吃完饭陆晋承又带着景之溜达回了院子。
  “你嫂嫂好漂亮。”景之闷在陆晋承怀里说道。
  “你也不错。”
  “嘁,你哥哥可没像你一样,一个劲儿躲我。”
  “又来了,我不就是胆子小了点吗,你就看我赶你走了吗?我晚上不还让你跟我睡一块吗。”
  景之不听,在他怀里乱拱。
  “嘿,腰不痛了?”陆晋承掐了一把景之的腰杆,怀里的人一缩,老实了。
  昨日蹭了喜气,二人在房里闹腾了半宿,最后是景之捂着屁股往床角一缩,盯着陆晋承仍翘得厉害的玩意,“呸”了一口,然后被子一裹,把自己跟个蚕一样缠起来,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最后陆晋承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他从被子里哄了出来,按着腰,将涨得厉害的性器埋在景之并拢的腿间,这样蹭了好长一会,陆晋承才泄了出来。等陆晋承发泄完,景之已经昏昏沉沉了,头一摆一摆的,一双腿被陆晋承握着,腿根和臀部已经被磨红了,更别提之前承受了大半天的那处。
  陆晋承低头看了看景之,从脖颈到耳朵,已经红透了,陆晋承觉得好笑,又开口说:“脸怎么这般红?快让我看看可是昨夜伤着了?”说着就去扯景之的衣服。
  景之把他手一握,转过来,脸上都是惊讶,“陆晋承?这青天白日的,你怎么回事?”
  “逗你玩玩儿。”陆晋承收回手坐好,端着一杯茶,又去看之前布置好的抓鸟的陷阱。这么多天了,一只都没逮到。又去看景之,已经找了个舒服姿势躺好,又是要打盹的样子。
  陆晋承抖了抖,“嘿,你还真是木头精?你别是骗我?”
  “骗你什么?”
  “这么嗜睡的妖精,我想想啊…这天蓬元帅跟你是一族的吧?”
  “陆晋承!你才是猪呢。”景之说着就扑上来捂他嘴,捂着捂着两人又亲做一团。
  分开时景之气都喘不匀了。
  “早饭的时候你在想什么?”陆晋承突然问。
  “什么?”景之装傻。
  陆晋承把人稳稳当当地抱好,又去亲他的耳朵,一下一下的,看着景之的血又全部向耳朵冲,才松开了嘴。
  “景之,你要是有什么话,直接说。我知道,你大概很希望也能被人当作是陆家的人,虽然不能叫你‘夫人’,但是府里的人也都知道了,大家就是把你当我的妻子在看的,咱们就是绑在一块了。”陆晋承说。
  “嗯…”景之应道,又凑上去亲吻。
  婚礼过后陆府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陆晋承跟景之平日里就窝在他们的小院里,天气好了两人又出去野,把这城里的山头都给看完了,景之却还是惦记着那条河里的鱼。陆晋承便找了一个日子带着他去了河边,蹲了一个上午都没钓上鱼,最后也只能找了一村户,付了钱吃了现成的饭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