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6:29  作者:Alvin
  两人又上了趟山,陆晋承照着过去梦的印象,把景之按在桌上,下身一边顶弄,嘴上还一直问“是这样的吗?这样吗?”快感逼得景之说不出话,环在陆晋承腰上的腿又滑了下去,被陆晋承用手抱住,景之整个人几乎要被对折起来,陆晋承那根凶悍玩意一下一下捣到最深的地方。他感觉整座观里怕都被自己这不知耻的声音填满了。
  这日陆晋承过去交好的公子哥又来家里寻他出去玩,去香阁听曲儿,听说是从南方请了一个新琴娘,陆晋承一口答应,等进了后院见着打着盹的景之,他才反应过来。
  陆晋承走过去把景之推醒,说“晚上我跟宋智俊出去一趟。”
  “谁?”景之问。
  “啊…对了你还不认识,跟爹一块做生意的那个阿伯的孩子。上次大哥结婚,夜里喊着闹洞房喊得最凶的就是他。”
  “那我一块去呗。”景之伸伸懒腰,又爬过去躺在陆晋承身上。
  
  “这次真的不成,下次我找机会带你去?”陆晋承试探地问。
  “谁稀罕?”景之白了他一眼,书往脸上一盖。
  临出门前陆晋承也没能再跟景之说上话。
  进了香阁,陆晋承才知道今夜是定好了,来的人也别想着对馆里的人动歪脑筋,可若是有过去相好的,两人又看合眼了,自己拿了牌上楼便是。
  陆晋承在桌边坐好,上好了茶点,几个人就准备等着新人上台。
  等了一盏茶时间,台上有了动静,几个小厮帮着把琴抬了上去。几曲完毕,又有人进来添酒。是个年轻的丫鬟,斟完酒也不走,看了陆晋承好几眼。
  突然胸口一疼,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他扯扯外袍,看到一块木头正兜在那里,一块布料卡在木头之中。陆晋承一下子脸就变了,他站起身道了歉,又让人帮着拿了个牌,自己找了一间屋子钻进去。
  陆晋承挺生气的,他倒是没想到景之居然会化成木头贴在他衣兜里跟着他进了香阁,还咬了自己的胸。
  把景之丢床上,又看他化了形。
  “好玩?”
  “你说了不让我来这里,你却把我丢在家里跟着他们来玩,我就窝在你兜里,若不是那人一直看你,我就这样窝到你回家。”
  陆晋承倒是笑了,又伸手掐了他的下巴,“你知道这房间是干嘛的吗?”
  景之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陆晋承从床边扯了两根绳子将他的手臂吊起来捆好,又开始上手脱他的衣服。
  景之倒是没反抗,反正陆晋承只要是跟他做这事就好。他还在陆晋承脱裤子的时候自己抬了抬臀,好让陆晋承把裤子扯下来。
  “转过去,跪好。”
  景之顺从地转过身,把绳子绕着手臂缠了一下,又抬高了臀部。陆晋承却没了动静,门响了。陆晋承又走过去开了门。
  “陆晋承?”景之转过头喊他。
  却看着陆晋承端了一个盘子进来,盘子上用红布盖着。
  “这是什么?”景之问。
  “你既然跟我来了,总得体验一下。”陆晋承把盘子放在景之腿边,帕子掀开,里面放着一根假阳具,一堆不知道做什么的布,旁边放了一个小罐。
  景之往床里面挪了挪,手上用力挣了挣,“你这是要怎么?”
  陆晋承却不理他,拧开那个瓷罐,从里面抠了一团霜出来。又走过去坐下,一手按住景之的腰,一手探进了股缝。
  湿滑的感觉一下子刺激到了景之,他身体一跳,却被陆晋承压制住了。手指不算温柔地探到肛口,在准备往里摸索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
  陆晋承把景之往里推了推,自己又跪到他身后,沾着脂膏的手去摸景之的性器。原本软塌塌的一根,在陆晋承的动作下翘了起来,又因为脂膏的湿滑,撸动中又掺杂了水声。陆晋承的另一只手又去掐景之的乳头,把胸脯都掐得红扑扑的,乳珠立了起来,有些发硬,景之在这上下刺激下呻吟出声。
  陆晋承呼吸渐重,他松开景之的乳头,在罐子里又抠了一团脂膏,指尖在穴口打转,他将脂膏很好地擦在了穴口周围,又将剩的脂膏涂在景之的屁股上。
  一根手指进去了,最近他们没少做这些事,扩张起来不是太难。很快陆晋承就送进去第二根手指,两根手指按在能让景之快活的那个点,景之的肠道开始拼命挤压手指,他的屁股也往后翘,突然抖了几下,射了陆晋承一手。
  景之低着头喘息,看着陆晋承爬到床上,坐在他面前,将他射出的精液涂在他的乳头、嘴唇,然后又凑上去亲他的乳头。不能算亲,甚至是带了凶狠的啃咬,乳珠被牙齿扯得弹起,然后松开又弹回皮肤,景之吃痛,胸脯往后缩,却被陆晋承揽住了腰。
  陆晋承跪起来跟他亲吻,精液的味道在两人嘴间萦绕。后面突然感觉涨涨的,景之别开头,看着那根假阳物已经有一半进了自己的身体,陆晋承又掐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转回来,假阳具被抽出,然后又破开穴口。几次下来,穴口已经酸胀不堪,陆晋承才推着它到了底,景之能感觉得到,哪怕那东西冷冰冰的,可自己的肠肉就像是有了意识一般,紧紧地吸住它,景之觉得那根东西已经快跟自己的温度一样了。
  景之的腰弯了弯,屁股里面夹着一根完全陌生的东西,这让他感到恐慌,可陆晋承就在他面前,他们接吻,他看着陆晋承站起来,脱了衣服,解开了吊在床顶的绳,盘好腿坐好,景之跪坐在他面前,弓着脊背,张嘴含住了陆晋承的性器。
  这是景之第一次为他做这种事,陆晋承看着自己胯间的人,第一次觉得哭笑不得。他伸手把人扶起来。
  “怎么了?你不喜欢?”景之问道,又吧了吧嘴。
  “不是,”陆晋承伸手替他把嘴角的水渍擦干,“我不是要你做这种事,这让我觉得,很看低你。”
  “怎么会?我含住你的时候你不兴奋吗?它可是在我的嘴里直接涨了起来。”景之又说,“何况这种事,我们舒服了不就行了吗。”
  说完他反扣在背后的手摸了摸屁股,那根假阳具做的逼真,底部还做了俩囊袋,正卡在他的屁股上,穴口被撑开,绷得紧紧的,他只是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就飞快的在背后勾好自己的手,夹了夹腿,又弯下腰含住了陆晋承的性器。
  “啊…”陆晋承在他头顶发出喘息,下身往景之嘴里顶了顶。
  完全勃起的性器塞在嘴里令景之感到窒息,鼻腔里都是陆晋承的味道。他深吸了几口气,放缓了呼吸,将性器吐出来,含住龟头轻轻嘬吸。
  陆晋承膝盖抖了抖,大腿根都是绷紧了的状态。他拿手摸着景之的脊背,又去掐他的奶头。看着景之含着自己的东西因为自己的动作发抖,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真的很舒服。
  景之努力含到最深,又吐出来,头垂得更低,去舔陆晋承的囊袋。两颗小球被舔得发着水光,他又顺着柱身舔上去,龟头直直的对着他的脸蛋。陆晋承闭了闭眼,忍耐住想要射/精的冲动,景之却又给他来了一次吞到底。
  “好了…起来…”
  景之吐出嘴里的性器,有些茫然,还是不舒服吗。
  “我想插进去,你转过来。”
  一听这话,景之脸又红了。刚才舔他的性器的时候都没脸红,现在红着脸转身,跪趴下,臀部高高翘起,双腿分开,插着假阳具的穴口对着陆晋承。
  陆晋承拔出了那根东西,看到景之抖了两下,他也跪上去,两具身体叠在一起,阴茎顶着景之的腰,陆晋承捏着自己的阴茎,在景之的臀缝蹭,把黏液都在那处抹开,又轻轻顶了进去。顶端刚挤进去,肠肉就又迫不及待地缠上来,陆晋承又抽了出来,有几滴肠液顺着景之的腿根滑下来。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又把自己顶了进去。
  景之又是一抖,呼吸也跟着发颤,陆晋承亲吻着他的耳朵,一只手去摸他的性器,一只手揉搓着乳头。
  整根进去了,景之转过头,脸上带着红,眼里闪着光,陆晋承却是懂了,贴下去跟他亲吻,唇舌来往之间,下身的动作也捡了起来,轻轻抽/插着。
  肠液顺着陆晋承的进出被带出来,沾湿了两人的下身,陆晋承忍得难受,抬手对着景之的屁股就是一掌。
  “呜…好棒…”被掌掴的羞耻远不及这一下带来的快感,景之夹紧了屁股里的东西,自己也顺着一块动,“陆晋承,还帮,你再…呜…再打一下。”
  陆晋承却不理他,只专心的跟他亲吻。
  很快,两人便不满足于这挠痒般的动作,陆晋承直起身,按住景之的腰,开始发了力地顶。
  几乎是整根拔出再一插到底的那种方法,很快景之就叫了出来,呻吟中夹杂着一些其他含糊不清的话,但囊袋与臀肉撞击的声音太响亮,陆晋承也听得不真切,于是便停了下来,龟头卡在穴口,要再听景之说什么。
  “呜…转过来,我想看着你。”景之说着。
  陆晋承拔了出来,往后一坐,抱着景之翻身,龟头对着穴口,按着他就要往下坐。景之却是没反应过来一般,双腿分开,骑坐在陆晋承腿上。刚吃进去一半,景之就受不住了,太深了,也太大了,自己的肚子像要被戳破了一样,可这东西却仿佛还没到头。
  “不成,陆晋承,太大了…”剩下的话语又堵在亲吻里。
  陆晋承几乎是强硬的,按着景之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用屁股,吃进了自己的性器。
  “啊…”景之的呻吟是无意识的,甚至带着哭腔,“别…别动,求你…”
  景之把头靠在陆晋承肩膀上,难耐地喘息着,自己的肚子或许已经破掉了,那根东西那么大,现在又进得那么深。
  这么久了,两人还没尝试过这样深入的姿势,等景之刚坐到底,他就按耐不住又开始抽/插,没顶几下,景之便射了出来,手在陆晋承的背上乱抓,脚背绷直,只有喘息,他像只濒死的兽,脑袋后仰,脖颈的线条被绷出来。陆晋承也没放弃身下的动作,仍是一下一下去顶他,高潮时的穴肉痉挛着,吸得格外紧。陆晋承又去舔他的喉结,这种近乎于被一种猛兽叼住咽喉的感觉,让景之害怕,却又兴奋,刚射过精的性器半硬着又吐出些东西,陆晋承上了牙轻轻地磨。
  景之哭着喘息,最柔嫩的地方被他的性器碾压着,硕大的龟头一下一下擦过腺体戳到身体更深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被对方用牙轻轻啃咬,景之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又硬了。
  陆晋承伸手摸了摸重新翘起来的阴茎,“挺有精神。”然后从盘子里拿出一块方帕,盖在阴茎上,景之不明所以。
  已经泄过两次的东西上面湿漉漉的,丝巾贴上去就被精液沾住,随着陆晋承顶撞的动作,在两人的腹间摩擦。摩擦间,丝巾给性器带来了密密麻麻的快感,龟头又吐出了粘液,顺着丝巾滑下去。
  景之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他喉咙里吞咽口水的声音格外大,他从未觉得在性/事上如此难熬。
  刚吐出的粘液堆积在根部,丝巾贴得更紧了,又凉丝丝的,他绞紧了屁股里的性器。陆晋承闷哼出声,“啪”的一下,竟是打了景之的臀。
  “嗯…”景之吃痛,但这一掌下去也带来了快感,他像是得了方法,在陆晋承插进来的时候吸紧了那根东西,陆晋承的呼吸重了,汗滴顺着下颚滴下来,景之又凑上去舔了,屁股上又挨了两巴掌。
  本来屁股上就沾着脂膏,摸起来滑滑的,一掌下去,陆晋承又用手捏住了景之的臀肉,直打滑。
  景之腰都被揉软了,坐在陆晋承怀里,顺从地让陆晋承把自己颠上颠下。
  陆晋承顶了几下,把自己发泄在景之肠道深处,又将景之放平躺好,自己也压上去,两人黏黏糊糊地亲吻。
  半软的性器还埋在那块地方,被丝巾堵住的高潮让景之难受。肠肉又开始不自觉吸紧。
  “嗯…”陆晋承闷哼了一下,跪起来把性器拔了出来,又抽了枕头垫在他腰下,把一双腿扛在肩上,阴茎又重新填满了景之。
  这种插法景之最受用,躺在陆晋承身下张着嘴难耐地喘息,屁股夹得越来越紧,胸脯都红了,景之用手拽着被子,承受着撞击。
  屁股已经快被撞麻掉了,陆晋承每一下都顶得那么用力,像是要把整个人都揉进去。
  “你夹好。”陆晋承把景之的腿盘在自己的腰间。
  “嗯…”景之两条腿勾起来,把陆晋承牢牢圈住,又在陆晋承弯下腰的时候搂住了他的脖子。
  两人亲吻着,陆晋承一手揉搓着他臀肉,一手护住景之的头顶,不让他在这过程中撞到头。
  床板“吱呀”作响,混杂着喘息与呻吟。
  “呜…陆晋承…让我射…”景之扭了扭腰,这种严丝缝合的交合方式让本就无法释放欲望的性器更加难受。
  他感觉自己要爆了,腹腔里塞得满满的,笔直的东西找不到发泄的出口,陆晋承手伸下去,揭开了那块布,又圈住了他的性器。
  一次亲吻结束后,陆晋承直起身子,一手抱着景之因为长时间绷紧而无力的腿,一边撸动他的性器,一边发了狠一样把自己往里钉。
  “啊…哈啊,好棒,陆晋承…要死了…呜…”景之扭着腰胡言乱语着,一只手去揉自己的胸口,一手跟着陆晋承一块撸动自己的性器。
  刚捋了没几下,景之觉得自己要射/精了,腰背弓起来,里面绞得格外紧。
  陆晋承却突然拿手堵住了马眼,又是这样,景之眼角已经泌出了泪水。
  “呜…陆晋承…”
  “手拿开,放在头顶,把自己顶住。”陆晋承命令道。
  景之念念不舍地掐了一下自己的乳头,手撑在头顶,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
  陆晋承又开始动了,手指却开始堵着马眼,景之觉得有液体淅沥沥在往外渗。
  “你准备好了吗?”陆晋承问?
  准备什么?
  景之想问,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呻吟。
  又是那种凶狠的插法,陆晋承松开了手,上下撸动性器,不过几下,景之就射了出来,他甚至觉得精液已经溅到陆晋承脸上。
  可陆晋承还没射,他摸着景之射完疲软下来的性器,又抹开了堆在胸口的精液,身下的动作却完全不似手上那般温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