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4 08:56:29  作者:Alvin
  “挺好。”陆晋承答到。
  “之前我听景之说着你要带着他出去玩…”这言下之意又成了“既然身体都好了就别在我这道观里做些奇奇怪怪的事,趁早走吧。”
  陆晋承一听,乐了。
  “那不成,我这刚活过来,也没找份营生,哪来的钱啊!”
  “堂堂陆家二老爷,还怕没有钱?”云中刺到。
  “有倒是有,但我想着我跟景之日后就要在你这观周围住下,一日三餐少不得要给你们添麻烦的,索性把钱都投功德箱…”
  “住哪?”
  “就你这观后头出去,隔了那湖,我都让观中的师兄弟帮着做屋了。”
  云中一听,也跟着笑,这人倒是会使唤,这才刚几天,就唬得自家弟子帮着做屋。
  “你别生气,为了表示我的谢意,我让一个小兄弟帮着送信去了陆家,应该这两日便有人来了,我同景之下午便走,错开陆家的人,你可别给我说漏嘴了。”
  “呵,一个看着被埋土里的人,再出现在世间,怕人家也认不出你,毕竟你走的时候年纪也大,病怏怏的。”云中又怼回去。
  说着他也带着弟子离开了这屋子,让两人收拾收拾好上路。
  等人都走了,两人就又贴到一块,景之是要把之前不在的亲昵都补回来,后来还是陆晋承说着时间快要来不及,赶着收拾了一下行李,两人又连忙下了山。
  两人走着去了渡口,一路上看着那些熟悉的街巷,陆晋承心中倒有些感慨,以前带着景之在这块玩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牵了景之的手,把正四处晃的人给定住,又乖乖地跟着自己身后走。
  吆喝声都远去,渡口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卖零嘴的,想着这路上倒是蛮久,今日也没怎么吃东西,他便带着景之去摊贩面前选了选。
  景之选了两个荞面粑粑,又买了几块糖糕,嘴上说着足够了却又去瞧那烤玉米。
  玉米架火上烤得黑乎乎,陆晋承只瞧了一眼只觉得崩牙,可景之却是缠着要吃,于是又买了一根就上了船。
  景之只吃了一半就不想再吃了,把自己往陆晋承怀里一塞,手举上去捂着眼睛就要睡。
  陆晋承也不闹他,捻着他的发丝,也闭眼靠在座椅上。
  入了夜,两人才到了地方。
  刚上岸,景之就发现这地方就是当年自己跟陆晋承来过的镇子。
  他又去看陆晋承,那人牵着他直直地往前走。在之前租下的院门前停下了,推开门,里面的装潢还是没怎么变,只是那些东西因为时间久了,显得破旧。陆晋承进屋点了灯,又拿出来说:“我都说好了,再租三日,然后咱们再去看看大河,坐坐船,我再带你一路玩回去,在深林里住下了,以后就没机会再出来了。”
  “好!”景之笑,走到放躺椅的地方坐下。
  这把椅子也旧了,人刚坐上去就“吱嘎吱嘎”响。
  景之却是在上面脱了鞋袜,盘腿坐好。等着陆晋承走过来,他又伸手去解他的裤带。
  椅子终究是不敢再拿来胡闹,于是景之被陆晋承抱起来背靠着柱子,双腿悬空,这种感觉让他头皮发麻,那东西进得前所未有的深,而且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要喘不过气,头仰起来靠着柱子,陆晋承抱着他颠上颠下,耳边充斥着狗叫,还有自己私/处接纳陆晋承时发出的水声。
  “啊…”一次难耐的呜咽,隔壁院子的狗也跟着叫起来,吓得景之把陆晋承抱得更紧,下面吸得也更紧。
  说着带景之在这地方住几日到处看看,景之却是连院门都没出过。腰酸得难受,走路转身都疼,陆晋承只能陪着景之在院里坐着晒太阳。
  
  
  番外三
  
  陆晋承带着景之回观里的时候,小屋已经做好了。依照他的要求,只有一个房间,屋子左边摆了一座书架,正中间是一对椅子,床榻在书架后面。再添了一个衣柜,虽说跟景之两人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但也不能丢地上不是。
  外面铲平了一大片路,嵌了青石,往外走大概十步,围了一圈栅栏。陆家的人依照他的吩咐,在栅栏前坐了几个架子,还种了几种花在这里。
  除开生火和备柴的地方,又圈了一小块地,做了个小棚子,陆晋承打算日后在山里若是遇到什么可爱的小玩意就逮来自家养着,反正自己也住着山里。
  再往外走几步,便是桥,去观里倒是也方便。
  景之看着这屋子欢喜,陆晋承也是满意的不得了,又拉着景之去道观里找云中喝茶。
  云中倒是不耐烦,茶水一上,陪着他们坐了一会就找理由走了,陆晋承也不在意,跟着景之把那壶茶叶喝完了才摸着有些涨的肚子回了家。
  床被也是陆家的人准备好的,大约是拿出来晒了晒,景之扑上去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扑到了太阳怀里。
  陆晋承又去打了水,在院儿里架了柴,蹲着等这水开。景之就搬了两个小凳坐在他身边,夜里这风吹得狠,两人被风吹得发懵。
  好不容易等水开了,陆晋承让景之拿桶来接,然后又接着烧水。终于捱到洗澡水烧好,景之说话已经有些哑了。
  陆晋承赶紧带着人进了屋,两人把衣服一脱,进了浴桶又抱在一起。
  景之跨坐在陆晋承腿上替他揉肩,两人的性器便挤在一起,慢慢的陆晋承的手指也探到了身后那处。
  景之一僵,自暴自弃般把头抵在陆晋承肩上,说“先擦干,省得明日难受。”
  陆晋承也遂了他的意,抱着人起来,三下两下擦干了水,又替景之拢好上身的衣物。
  景之还纳闷儿为何要穿衣,陆晋承就把他拉到窗口前,推开窗户,夜风吹进来,景之打了个激灵。陆晋承站在他身后把住他的腰,景之顺从地塌下身,双腿站开,陆晋承把自己挤进景之腿间。又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脂膏,在手心捂热了,就周到地涂在景之穴周围。
  他俩平日里也没少做这档子事,穴几下便被揉开了。
  等着景之开始前后摆着臀,嘴里发出不满足的嘟囔时,陆晋承才撤出自己的手指。龟头抵在穴口,刚试探着进了一点,就受到了里面的吮吸。
  陆晋承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完全顶了进去。他听着景之因为被填满而发出的鼻音,又伸手顺着腰摸上去捏住了景之的乳首揉搓。
  这一下景之穴里绞得更紧,腿也想夹紧,却也被陆晋承顶住,让人拿手撑住窗桕,又顶弄起来。
  这么多年下来陆晋承把能让景之痛快的点都摸清楚了,调整了一下站姿,对着最让人舒爽的点顶撞,听着景之发出越来越难抑制的呻吟,陆晋承只觉得舒畅。
  “那块地,养点什么好?”陆晋承边顶弄边问。
  景之不答,只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低着头小声哭叫。
  陆晋承却停了动作,阳物撤出些许,正好抵住那块地方,他的手摸着景之的腰腹,果不其然,手下的肌肤正在颤抖,又使了坏心往那处顶,又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次。
  “呜…兔…兔子…”景之说着,撑着窗的手也有些软。
  “只要兔子吗?要不再去买口缸,养几条你爱吃的鱼?”
  “依你…都依你…呀,别往那处…”景之说不出话了,一波波的快感涌上来,争先恐后地把他的思维都吞噬掉。
  陆晋承又顶弄着,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要景之认花,又要他去看那湖。
  景之头皮发麻,脑子里亮光闪闪,却是要站不住了,腿曲着,上半身倚在窗上。
  陆晋承看他确实站不住了,又把人翻了过来,往后一推,景之差点以为自己要栽出去。陆晋承却抱住了他,把腿抱起来,顶了进去,又把人搂起来,就这样肏弄着去了床上。
  景之喘着粗气,手脚用力夹着陆晋承的腰背,又因为屁股里那根随着走动而乱戳的东西四肢发软。
  短短几步路,他却觉得仿佛是爬了一次山那么久。
  当陆晋承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景之已经射了。精液溅在二人胸腹间,陆晋承也不管,就着这样的姿势顶弄起来。
  景之身上都被汗糊湿了,衣物贴着身体,乳首挺立,隔着衣物也能看见那一点。陆晋承俯下身,咬住了那里,景之痛的直抽气。
  要射的时候陆晋承撤出来,精液撒在景之腿间。陆晋承又倒下去,跟景之亲吻着,手在景之的腿根一下一下画着圈。
  又将就凉掉的水把腿上的脏污擦掉,二人搂着睡过去。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人,景之走出去,看着陆晋承正蹲在那看着什么东西。
  他走过去往陆晋承身上一压,陆晋承用手撑住地,才避免二人压死面前着兔子的情况出现。
  “哪来的?”景之问。
  “自己跑来的,你说巧不巧?昨夜刚说了要兔子,今早就跑咱们院里来了,见着我也不跑,我刚去云中那讨了几片叶子给它吃。”
  景之脸一红,又从他身上起来,蹲在陆晋承身边去看这兔子吃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