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5 08:53:15  作者:木苏里

   《全球高考》作者:木苏里

  文案:
  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
  梗概:两位大佬对着骚。
  1v1,HE,通篇鬼扯。
 
  内容标签: 强强 无限流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惑,秦究 ┃ 配角:于闻,狄黎,舒雪,吴俐
 
  作品简评:
  因为一个小意外,游惑被拉进一场奇怪的考试中。暴风雪中的猎人小屋考物理、四面环坟的山中野村考外语、茫茫大海上的礁石荒岛考历史。一个场景代表一门科目,徒手考试,真身刷题,及格活命。主角游惑三进三出监考处,因此跟001号监考官秦究结下梁子。针锋相对之下,他发现自己似乎早就认识秦究,而考试背后也藏有秘密……作者用风趣幽默的语言描绘了一个惊险刺激又谜团重重的世界,令人捧腹,值得一读。
 
 
第1卷 最后的晚餐
第1章 送命题┃开场即结局
  雪下了四个小时,没有要歇的迹象。
  这是一间荒山小屋,墙上挂满了猎具,虫蛀的长木桌摆在正中,桌边围坐了一圈人。男女老少都有,还夹带了一个老外。
  屋里很冷,所有人都沉着脸打抖,却没人起来生火,因为桌上的老式收音机正在说话。
  【现在是北京时间17:30。】
  【离考试还有30分钟,请考生抓紧时间入场。】
  收音机声音沙哑,带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特有的电流声,孜孜不倦地闹着鬼。
  这已经是它第二次播报了,第一次是在三小时前,说【欢迎来到003712号考场】,直接把一个老太太欢迎昏过去,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而另一个不听指令、企图强拆收音机的人……拆完电池盒就中邪一样冲出去了,五分钟后尸体跟着屋顶的积雪一起滑了下来。
  那之后,再没人敢碰过这东西。
  【请没入场的考生尽快入场,切勿在外逗留。】
  整段话循环播放了三遍,屋内一片死寂。
  许久之后,有人轻声问:“又发指令了……怎么办?它怎么知道有人在外面逗留?”
  众人脸色难看,没人回答。
  又过片刻,坐在桌首的人很不耐烦地问:“所以谁还没进来?”
  这人烫了一头微卷的土黄鸡毛,身材精瘦,个头中等。两条膀子纹成了动物园,看不出是驴是狗,但架势挺吓人的。
  旁边的人瑟缩了一下,答:“老于。”
  “哪个老于?”
  “进门就吐的酒鬼,带着儿子和外甥的那个。”
  答话的人朝墙边努了努嘴,小心翼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墙边有一张破沙发,躺着那位外甥。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个子很高,模样极为出挑,扶着上门框低头进屋的时候,跟身后的山松白雪浑然成景。不过他从进门起就臭着脸,显得有点倨傲。
  据喝大了乱抖户口本的老于说,外甥名叫游惑。
  “他刚回国没俩月,趁着国庆假抽了个空,来哈尔滨找我。本来明早就要送他去机场的,哎……都怪我!没把住量!”
  老于一顿送行酒把自己喝飘了,仗着夜里人少,在大街上蛇行。
  儿童医院前面的人行道上,不知谁放了一堆银箔纸钱,老于蛇过去的时候没稳住,一脚踩在银箔堆里,然后天旋地转,连儿子带外甥打包送到了这里。
  进这间小屋的时候,他还没缓过那阵晕劲,“哇”地吐了游惑一身。吐完老于就吓醒了酒,诚惶诚恐,不敢跟游惑说话。
  来这里的人都是青天白日活见鬼,毫无准备。只有那位叫Mike的老外背包里有套干净衣服。
  游惑换上之后就远离众人,窝在沙发上再没吭声,似乎睡过去了。
  越过挡脸的手臂,可以看到他右耳戴着一枚耳钉,映着屋内的油灯和屋外的雪色,亮得晃眼。
  ……
  天应该是黑了,但漫山遍野都是雪,衬得外头依然有亮色。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惊慌地看向橱柜,手机时间在这里变得混乱,只有橱柜顶上的钟能告知时间:“快6点了,那个老于会不会……”
  咣咣咣!
  话没说完,屋门突然被拍响。
  众人惊了一跳,瞪眼看过去。窗户上的雪被人抹开,老于那张大脸抵在玻璃上,用夸张的口型说:“是我啊,开门。”
  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赶在6点前回来了,没有送命。
  进屋的两个雪人正是老于和他儿子于闻。
  “外面怎么样?”大家急忙问。
  老于原地抖了一会儿,用力搓打着自己的脸,又打了打儿子,终于暖和了一点:“我兜了一大圈,没用!不管往哪儿走,不出十分钟,一准能看到这破房子横在面前,走不出去!”
  “有人吗?或者别的房子?”
  老于丧气道:“没有,别指望了。”
  众人一脸绝望。
  手机没信号,时间混乱,树都长一个样,分不出东南西北,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
  哦,还有一个收音机,吵着闹着让人考试、考试。
  考你娘的试。
  老于前脚进门,收音机后脚就响起了沙沙声。
  一个下午的时间,足以让大家产生条件反射。众人当即闭嘴,看向收音机。
  【考生全部入场,下面宣读考试纪律。】
  刚入场的老于和于闻相继咽了口唾沫。
  【考试一律在规定时间内进行。】
  【考试正式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中途不得擅自离开考场,如有突发情况,须在监考者陪同的前提下暂时离开。】
  【除了开卷考试以外,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请考生自觉保持关机。】
  【考试为踩点给分,考生必须将答案写在指定答题卡上(特殊情况除外),否则答案作废。】
  收音机说完,再度归为寂静。
  片刻之后,屋子里“嗡”地掀起了一阵议论。
  “监考是谁?”
  “还有开卷?”
  “答题卡又是什么东西?”
  “还研究起来了,你们疯了”纹身男摸着一把瑞士军刀,不知道在憋什么主意。
  “不然怎么办?”大肚子女人哭过的眼睛还没消肿,轻声说:“别忘了之前那个……”
  她指了指屋顶。
  纹身男想起那具尸体,脸也白了。他僵了片刻,终于接受现状,捏着瑞士刀冲这边招了招:“小鬼。”
  于闻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叫我?”
  “对,就你,来,坐这。”纹身男拍着离他最近的空位。
  “我他……”于闻转头看了一眼他哥,发现他哥依然死在破沙发上。他很识时务地咽下脏话,说:“我18。”
  更何况那纹身男顶多也就二十五六岁,哪来的脸管别人叫小鬼。
  “称呼无所谓!”纹身男有点不耐烦,“坐过来,我问你,你是学生么?”
  于闻:“是的吧。”
  纹身男皱着眉说,“你会考试么?”
  老于条件反射地说:“他会啊!他就是考试考大的!”
  “你可闭嘴吧。”于闻对着酒鬼老子总是不客气。
  但他呵斥完亲爸一转头,发现屋里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着他。
  于闻:“……”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说:“我6月刚高考完,疯球了三个多月,已经……嗯已经不太会考试了。”
  大肚子女人惊慌了一下午,勉强冲他笑了一下:“那也比我们强。你才三个月,我们早就忘光了。”
  “不是。”于闻觉得有点荒诞,连害怕都忘了,“你们平时不看小说不看电影吗?闹鬼时候的考试能是真考试?那肯定就是个代称!”
  “代什么?”
  于闻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反正鬼片都是死过来死过去的,谁他妈会在这里考你数理化啊?这房子教育部建的?”
  他说还觉得不过瘾,意犹未尽加了句:“呵。”
  那位死在沙发上的表哥终于被他“呵”醒了。
  于闻转头看过去。
  就见游惑坐起身,半睁着眼扫过众人,然后闷头揉按着脖子。他踩在破木地板上的腿很长,显得沙发更加矮旧。
  时间仿佛是掐算好的,在他终于放下手抬头的时候,橱柜上的钟“当当”响起来。
  6点整。
  收音机的电流声又来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18:00,考试正式开始。】
  【再次提醒,考试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过程中不得擅自离场,否则后果自负。】
  【考试过程中如发现违规舞弊等情况,将逐出考场。】
  【其他考试要求,以具体题目为准。】
  它哔哔着威胁了一通,停顿了两秒,说:
  【本场考试时间:48小时。】
  【本场考试科目:物理。】
  于闻:“……”
  【现在分发考卷和答题卡,祝您取得好成绩。】
  收音机说完最后一句,又死过去了。
  于闻:“……”
  狗日的考卷和答题卡不是应该先发吗???
  大肚子女人低低叫了一声,惊慌地说:“这面墙!”
  她说的是火炉子上面那堵墙,之前这块墙面除了几道刀痕,空空如也。现在却多了几行字——
  题干:一群旅客来到了雪山……
  本题要求:每6个小时收一次卷,6小时内没有踩对任何得分点,取消一人考试资格,逐出考场。
  这两行字的下面是大段空白,就像考卷上留出的答题区域。
  这叫什么题目?问什么答什么?
  众人都很茫然。
  别说6小时,就是600个小时,他们也不知道得分点怎么踩。
  就在这时,一阵冷风裹着雪珠灌进屋,劈头盖脸砸得大家一哆嗦。
  他们循风看过去,就见游惑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窗边,打开了半扇窗。
  “你干什么?!”纹身男怒道。
  游惑一手插在长裤口袋里,另一只手正要往外伸,闻言回头瞥了一眼。可能是他目光太轻的缘故,总透着冷冷的嘲讽和傲慢。
  纹身男更不爽了:“开窗不知道先问一声?万一出事你担得起?”
  “你谁?”
  游惑丢下两个字便不再理他,兀自把左手伸出去。
  老于忍不住了,拱了拱儿子,低声怂恿:“你问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老于总显得很怕这个外甥。
  于闻喊道:“哥,你在干嘛?”
  游惑收回左手,朝他晃了一下,总算给了个答案:“试试逐出考场什么后果。”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因为殷红的血正顺着他的手指流向掌心,因为皮肤白的缘故,显得愈发触目惊心。
  他随意擦了一下,又在窗台上挑挑拣拣,拿起一个生锈的铁罐丢出窗外。
  众目睽睽之下,铁罐在瞬间瓦解成粉,随着雪一起散了。
  这时再看墙上的“本题要求”,每个人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惊恐。
  墙边。
  游惑把窗户重新关好,目光一一扫过他们的背影。
  唯一跟考试沾得上边的于闻……他再了解不过。
  这位同学高中三年周旋于早恋、聚众被殴、翻墙上网和国旗下批斗,公务繁忙,还要抽空应付高频率突发性中二病,目前尚未脱离危险期。
  物理?
  指望他不如指望狗。
  至于其他人……
  老、弱、病、孕,还有小流氓。
  五毒俱全。
  开局就是送命题。
 
 
第2章 监考官┃“你不会……认识吧?”“忘了”
  游惑把墙角装炭的铝盆踢过去,老于小心翼翼地生了火,映得炉膛一片橙红。
  于闻蹲在炉边,垂头丧气地往里扔木枝。
  火光摇晃,他闷闷地看了一会儿,觉得临死前有必要找人聊聊感受。结果一抬头,就见他哥站在旁边烤手,一副兴致缺缺的冷淡模样。
  于闻考虑了两秒,决定还是安静地死。
  ……
  “诶,那什么。”老于突然出声。
  游惑朝那边掠了一眼。
  “不知道称呼你什么。”老于拍着大肚子女人的肩:“你挺着肚子呢,怎么能在这发呆挨冻呢?太不讲究了,过去烤烤。别受了寒气,回头弄个两败俱伤。”
  大肚子女人闻言愣了一会儿,眼泪啪啪往下掉。
  老于吓一跳:“干什么,怎么了这是?”
  女人低低哭着:“有没有命生还不知道呢……”
  话虽如此,她还是挪了椅子坐到火炉边。
  女人哭了一会儿,终于停了。她鼻音浓重地冲老于说:“对了,叫我于遥就好。”
  老于努力哈哈了两声,宽慰道:“没想到还是个本家,我看你跟我外……”
  他余光瞥到游惑在看他,舌头抡了一圈改道:“……儿子差不多大,挺有缘的,回头出了这鬼地方,我们给你包个大红包冲冲晦气,保证母子平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