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5 08:59:42  作者:归赵

   《回炉游戏》作者:归赵

 
  文案:一场奖金千万的游戏,你有信心胜出吗?
  一张传单,让急需用钱的阮泽淼卷入最新的回炉游戏。
  完全错开的时空,一幢独立的别墅,九个身份各异游戏玩家,只有一人能够获得最终胜利带上奖励回到现实,其余每轮淘汰玩家都要接受游戏主办方的回炉重造。
  回炉重造?
  重新做人?
  什么鬼。
  既来之,阮泽淼决定获胜。
  可是旁边的选手......怎么有点眼熟?
  就是一个分开多年的主角莫名陷入一场另外时空的游戏,试图用嘴炮气死对方却最后重新搞到一起的甜甜(?)故事。
  向明X阮泽淼。
  抠门学霸一朝人模狗样易炸毛攻 X 娇滴滴小公子变失业糙汉爱吐槽受。
  (不会写文案的我心里好苦)
  是HEHEHEHEHEHEHE请看我真诚的双眼。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未来架空 大冒险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泽淼,向明 ┃ 配角:艾文,刁十一,何东生,苏思,田家淑 ┃ 其它:你死我活,另外时空,旧情复燃
 
 
第1章 
  公元2120年,人类社区社会形成后的第62年,阮泽淼出生到世界上的第24年,也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1年。
  看着橱窗里的马丁D28,摸了摸口袋,还是没钱。
  叹了口气,阮泽淼紧了紧身上的米色旧风衣,继续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楼道里的灯好像又出了点问题,昏黄的灯光闪了闪,终于还是灭了。
  阮泽淼决定明天早上上班之前先把灯修好,紧一紧应该就可以了。
  这层楼的其他户大都是中年人、老人,他懒归懒,也不想听到谁谁谁摔倒的消息,更何况中年人之中还有他的母亲。
  “妈,今晚吃什么啊?”
  脱鞋进门,阮泽淼弯下腰去把靴子规规矩矩地放在玄关处的塑料鞋架上。
  顺着香味走到餐厅,餐桌上的白灼凤尾还冒着丝丝热气。
  “排骨,冬天应该给你补补了。”
  一个穿着白毛衣系着围裙的的短发女人端着煲汤锅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上去四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只是已经掩盖不了脖颈和手上的细纹了。
  阮泽淼想接过汤锅却被女人一个眼神赶开,“烫着呢,没看我也是垫了毛巾拿的。”
  阮泽淼往汤锅内看了一眼,已经熬得发白了的汤汁,棕褐的排骨、金黄的玉米、橘色的萝卜、青色的葱段,很是好看。
  阮泽淼感叹:“哇,咱们今天吃这么好?”
  “瞧你说的,咱们也不至于连排骨都吃不上了吧。”
  尹言好笑地看着已经等不及坐在餐桌一旁的儿子一眼,将盛好米饭的两个小碗拿出来,同筷子一并递给他,又拿起一个空碗去帮阮泽淼乘汤。
  “妈,先吃饭吧,我自己来就好。”阮泽淼嘴里包着排骨,模糊不清地说。
  “顺手的事,你先喝口热汤,暖暖胃。”
  尹言把乘得满满的汤碗放到阮泽淼左手边,这才开始吃饭。
  “工作上还好吧?”她顺口问道。
  “嗯……还行吧。”
  阮泽淼现在在一个小培训公司上班,帮着做一点简单的海报、邀请函之类的东西。
  “我也帮不上你。”尹言说着又往阮泽淼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家里存款也基本上没有了,你毕业以来一个人撑起这个家这么辛苦……”
  眼看着尹言的表情越来越悲伤,生怕她想起以前,阮泽淼赶紧把话题叉开:“没事儿,我这不是刚毕业积累经验吗?我给你说,我们公司那个小张......”
  阮泽淼说了一大通同事的八卦和糗事,总算把妈妈的注意力移开了。
  却惟独没有说,今天是他最后一天上班。
  这已经是他毕业以来的第四份工作了。
  可能是我天生适合混吃等死吧。
  躺在床上,阮泽淼心想。
  明天还得去办离职手续,好在他没有什么东西,但是阮泽淼还是挣扎着直起身子来在房间里找了一个大一点的包。
  包里还夹杂着一张传单,应该是上次用过顺手放的?
  好奇心驱使阮泽淼将传单展开来看看。
  回炉重造游戏。
  这是什么奇怪的游戏?也不说规则,就印着这么个大字。
  倒是下面的数字吸引了他。
  奖金5000万元。
  足够让他和她妈下半辈子过上衣食无忧生活的钱。
  报名截止日期:2120年12月25日。
  今天是12月23日,也就是说还剩下两天就报名截止了?
  阮泽淼有点心动,先去现场看看也不损失什么吧,反正他也没工作了不需要请假。
  可是他将传单翻过来覆过去,除了这三行字,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信息。
  连报名地点和报名手续都没有?
  阮泽淼拿出手机,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回炉重造”游戏,一条有用信息都没有抓取到。
  骗人的吧?
  阮泽淼想道,将传单扔到一边的书桌上。
  顺便一提,这张传单的设计真的low爆了,黑底白字华文细黑,三排字,一张纸,可能是哪家小学生搞着玩的。
  他想着又觉得自己似乎是看不起小学生群体,毕竟现在连小学生都开始挑剔笔刷了。
  第二天的阮泽淼晃悠了一天没有找到新工作,干脆早点回家陪妈妈。
  说公司提前下班了尹言也不会怀疑他。
  他狠下心来买了妈妈以前很喜欢的那家蛋糕店的一小块黑森林,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连拖鞋都没有穿地探头进去,看见尹言正在沙发上坐着摸着一根玉镯,满是怜爱,但是又在叹气。
  玉镯的水头和颜色都很好,从阮泽淼记事开始,尹言就带着,在他们家还没有败落的时候,尹言的名贵珠宝不计其数,但是这只玉镯却从来没有被她从手上取下来过,也是这后来需要做家务了,尹言才将玉镯取下来保管。
  是她最喜欢的首饰了,也是她现在唯一还保留着的首饰。
  阮泽淼垂下眼皮思索些许时间,又悄悄地退出了家门。
  尹言不会想让他看到这一幕的。
  就像他一点也不希望尹言作出接下来很有可能的那个决定。
  出去兜转了一圈子,按照正常的下班时间到家,阮泽淼将蛋糕递给尹言的时候看到她果然很高兴。
  一边还在埋怨他又乱花钱了。
  嗯,女人嘛,可以理解的。
  他笑嘻嘻地和陪母亲吃完晚饭又看了一会儿电视才进到卧室。
  又检索到两家正在招美工的公司,阮泽淼想了想,将另外三家离家稍微远一些正在招服务员的餐厅地址也记在了手机备忘录上。
  能有个工作就先工作着吧,他心想。
  不免有想起昨天看到的那张传单,传单还放在书桌上,阮泽淼伸手将传单拿到跟前,又仔仔细细地翻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任何除了截止日期以外和“报名”有关系的字句。
  还是无果。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怕不是想钱想疯了,这么不靠谱的传单也要被寄托希望了。
  可是那是5000万啊。
  他现在5000块都没有。
  也没有人脉、没有高学历、没有社会经验。
  想让母亲过上从前那样的好日子除了一夜暴富,还有别的可能吗?
  阮泽淼睡前都还在心里暗暗地想,如果这个游戏是真的就好了。
  此刻他是真心很想参加。
  再次醒来之后。
  阮泽淼发现,游戏可能的确是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总的来说是一个不太严肃的故事,所以希望大家也不要拿太严肃的眼光来看它啦。
  毕竟作者是一个逻辑废物。
  虽然发表过一篇文章但是完全搞不懂晋江的评分机制,这篇文章可能又会开启漫长的单机之旅。
  如果觉得还可以一看的话,希望大家能够收藏留言帮我多多推荐呀谢谢。
 
 
第2章 
  眼前是一个纯白的房间,没有窗户,有一道门是锁上的,阮泽淼试过了打不开。
  房间正中央是一张白色的桌子,桌子上空无一物。
  桌子后是一张白色的皮质靠背椅,阮泽淼就是在这里醒来的。
  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绑架了。
  但是不应该啊,家里早就在几年前无权无势了,现在的他哪里还有绑架的价值。
  都进步到社区社会了,绑匪应该不是傻子。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显示是2120年12月25日00:00。
  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才睡了一个小时?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阮泽淼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沿着房间走了一圈,既然门打不开,那会不会有什么暗门?
  令他失望的是,不管他如何仔细地敲敲打打,也没有发现任何有可能是暗门的迹象。
  手放上去的触感也不像是摸到泥制涂料或者陶瓷,更像是摸到玻璃,用指甲刮刮还能够听到些微刺耳的声音。
  但是这四面墙壁就像是一体,连玻璃接缝都找不见。
  真是见了鬼了。
  现在的建材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吗?
  或者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而已?
  再试试能不能继续睡?
  阮泽淼重新坐回靠背椅上,还特意调低了椅背,让自己躺着舒服一点。
  心里估摸着好一段时间过去了,无果,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意识很清醒。
  出于习惯,阮泽淼再次拿出手机看看。
  2120年12月25日00:00。
  他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从他睡着以后时间没有流逝,那么现在应该是他睡觉那会儿的时间,将近十一点。
  如果时间也是在走着的,不论快慢,那么这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不会一分一秒都不变。
  如果不是手机坏了的话,那就是说时间停止在了一个特定的时间段?
  科技发展到今日,在没有强烈物理冲击的前提下,手机坏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阮泽淼立马感觉自己起了一后背的冷汗。
  与冷汗同时出现的还有不知从哪里传出的温柔女声。
  “您好,阮泽淼。”
  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阮泽淼的冷汗更多了。
  温柔刀还在不顾他反应地剐着他的心口,女声继续道:“欢迎来到回炉游戏。”
  阮泽淼仔细分辨了一下,仍是无法感知到是从哪个方向发出的声音,或者倒不如说,他感觉这个声音是从房间的各个方向传来,就好像自己在它体内一般。
  等等,回炉游戏?
  阮泽淼机械化地眨了眨眼睛,当机的大脑开始缓慢运转,抓取记忆碎片中的有效信息。
  ……
  回炉游戏!
  5000万!
  2120年12月25日!
  是的如果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没有出错的话,那么游戏的截止日期就是今天。
  那么说,自己这是真的是参与到游戏中来了?
  可是......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睡觉。
  阮泽淼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一百多年前一个运动品牌的标语:
  一切皆有可能。
  ……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也太古怪了吧!
  而且!
  主办方有钱就可以无视社区法规吗!
  夜晚十点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是绝对的社区公民个人时间,除非公民自愿,任何打扰都会被惩以15天以上3年以下的行政留看!
  “你好?”
  大脑不清醒,心中忿忿不平,觉得自己公民权利被侵犯的阮泽淼开始尝试和这个诡异的音源沟通。
  AI的话,应该也可以做到。
  “您好。”
  果然,毕竟现在连扫地机器人都可以提供各地方言聊天服务了。
  “现在才零点。”
  阮泽淼迂回地提示了一下。
  “根据时间显示,是的。请问您有什么意见或者需要吗?”
  女声还是很温柔,程序设定真是一个好东西。
  “没有需要。但是我的确有一个意见……呃……你们不觉得这侵犯我的公民权利了?按照社区法律,现在可是处于绝对个人时间。我完全可以让我的律师起诉你……当然,我现在没有私人律师了,不过我相信对于这种小案子,任何一个服务站的律师都能够在两个工作日之内成功解决。”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属于社区法律管辖范畴。”
  “哦。”
  那就没得聊了。
  虽然知道是机械化粗暴设定的结果,但是在对方这种理直气壮的语气下,阮泽淼还是选择暂时服软,毕竟从他醒来到现在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件都让他觉得不太现实。
  “那你们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
  他换了个话题。
  “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不管您在哪里,只要收到了邀请函,同时又有参与意向,我们都能够在保证您身体四肢健全的情况下把您请到游戏现场。”
  说真的,你们不加那个保证我心里能好受点。
  看吧,这么牛逼,果然还是不能和主办方正面刚。
  阮泽淼很感激自己在这几年学到的生存手段之一——识趣。
  阮泽淼:“这就是游戏现场?”
  一片纯白,就算是单机游戏你也得给我一个电脑或者全息设备吧?
  “这里只是玩家等待区,请您稍微耐心等待,待所有玩家都进入等待区后,游戏就会开始,我们会将您送到游戏区。”
  ……在保证我身体四肢健全的情况下。
  所以还是对抗性游戏吧?
  5000万,也不知道会吸引来多少玩家,阮泽淼感觉自己前路艰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