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6 09:49:30  作者:苏小漓么么哒

     《(全职高手同人)[伞修] 度清平》作者:苏小漓么么哒

 
  文案:设定与前置剧情沿用旧文《Ashes of Time》
  微病叶设定
  伞哥重生
  不按原著走
  目标宠叶,私设漫天,OOC存在
  前几章存在大篇幅与旧文相同的段落,请原谅我的偷懒
 
 
第1章 
  平心而论,苏沐秋这一辈子啊,过得并不好。
  父母去世的时候,苏沐秋7岁。
  7岁的孩子该是什么样子的?
  很多年后,苏沐秋偶尔也问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是他找不到答案。
  幼年的记忆不太完整,但是那些镂刻在灵魂里的片段却仍然历久弥新。
  苏家不算大富,却也清贵。苏家爸爸妈妈都是医生,工作忙起来两不着家,便请了堂妹当保姆帮忙照顾他和妹妹,但不论如何尽职尽责,总是不及父母多矣,故7岁的沐秋,就已经很能够像个小大人一样,为3岁的妹妹张罗生活。
  那一年,父母赴第三世界国家做无国界医生,牺牲在了武装暴动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拿着政府的抚恤金上门的时候,苏沐秋正在给3岁的沐橙洗手准备吃晚饭。阿姨去开了门,好水好茶招待了来人,等到送走那些客气可亲的叔叔阿姨,苏沐橙眨着大眼睛问他:“刚才那些人认识爸爸妈妈么?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家?”苏沐秋才恍然醒来——父母已经离开,永远的把他们留在这个残酷的世界。
  确实是残酷的世界。
  兄妹两个的祖父母一辈人早已病逝,父母都是独子,根据法律程序,他们两人的监护权落在了这位照顾他们良久的阿姨身上。工作人员做好了所有的抚恤工作和善后流程,却没有想到在他们离开后一个月,这位法定的监护人变卖了房产、转移了抚恤金、撬开保险柜拿走了苏家所有的财产——等到苏沐秋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家里已经门洞大开、人去财空。
  苏沐橙仍然懵懂,苏沐秋强迫自己冷静,去小区派出所报了案。
  但是一个7岁的小孩,纵然有天大的不公也不会被重视。
  警方受理了案件,将兄妹两个移交给福利院,然后,不了了之。
  沐秋和沐橙的童年是在福利院度过的。
  福利院嘛,生活不会十分美好,却有衣可蔽体、有粮可充饥,上有片瓦可遮天,更难得福利院的院长是个真正的善心人,孩子们虽日子过得苦巴巴,却真正和睦可亲。
  然福利院资源有限,苏沐秋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就被要求离开福利院,去读合作的职校——福利院将不再为他支付任何费用,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花销都要在职校勤工俭学。
  半工半读对于苏沐秋来说倒是无所谓,只是那所职校在邻市,封闭式军事化管理,他去了,每年,便只能见苏沐橙两面。
  那是从生下来那么一小团,他便踮着脚尖趴在摇篮边唱歌哄她笑的小人儿,更遑论这些年相依为命,未曾有片刻分离。
  早熟的少年格外看重家人,他想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带着11岁的沐橙离开了福利院。
  年少的沐秋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他拾过荒,收过废品,因为抢了别人的地盘被堵在小弄堂里打得一身淤青;在城郊的工地上搬过砖,在黑装修队里做过小工,因为没有钱给工头买烟抽,没有人愿意教他手艺,只能去做清理装修垃圾的脏活,脚底被扎了寸长的钉子,随便拔出来包了层纱布就算,伤口反复感染足足肿了有两个月。
  15岁的少年带着11岁的小姑娘,要居有定所,要维持温饱,还要坚持供妹妹读书,在杭州这个生活成本颇为可观的城市,中间辛苦难以言表。
  因为受了伤,被妹妹的眼泪差点淹死的苏沐秋开始考虑做一些危险系数不那么高的营生,他从几十块积蓄开始,进了一批盗版游戏人物的卡片在沐橙学校附近摆小地摊,有妹妹的情报,他总能进到小男孩们心目中的爆款,又薄利多销卖的便宜,居然生意还不错。
  慢慢的和这些喜欢玩游戏、又被家长管的严的孩子们混熟了,知道他们会省下零用钱把自己的游戏账号交给代练,只为到了假期可以玩游戏的时候,不被同服的大部队甩很远。
  ——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这么个特长:游戏打得不错。
  初中的时候上计算机课,班里的男生正是中二不服管的时候,有同学买了盗版的游戏光盘偷偷装在计算机教室的电脑上,老师讲完课,让他们自己操作的时候,一群小猴子就在下面暗戳戳局域网内游戏PK。苏沐秋凭借打遍全班无敌手的战绩很是嘚瑟了一阵子,不过后来实在是因为嘚瑟的有点狂,被老师发现了,家访到福利院,被院长罚擦了一个星期的地。
  不过那以后,在福利院工作或者义工的几个小哥哥有什么过不去的副本或者打不赢的竞技场,都会等苏沐秋放学回来帮忙,一来二去市场上主流的游戏也玩的很溜了。
  因为对游戏感兴趣,苏沐秋还找计算机课的老师要了两本编程的基础教程,自己暗戳戳学了一阵——别的不敢说,做个外挂什么的不在话下。
  于是苏沐秋开始了在游戏里讨生活的日子。
  比起早出晚归的体力活,苏沐橙对哥哥打游戏赚钱这件事不能更赞同。
  虽生活艰辛,但苏沐秋一直都觉得自己其实是幸运的。
  最幸运的事,便是有沐橙。
  很多时候,看着这个被自己一手,从小小团子逐渐拉扯成亭亭少女的妹妹,他都能看着看着眼睛一酸流下泪来,但却转眼抬手抹掉。他上无所依,但还好,沐橙于他,是寄托,更是行于这世上不多的牵挂。
  第二幸运的事,十六岁那年之前,他一直以为是遇到了陶轩。
  世事沉浮,人心难测,苏沐秋短短七八年时间,实实是遇多了冷眼。但陶轩的仗义,从最潦倒的泥淖中,将他拉了一把。
  陶轩年纪不大,二十出头,也是爹走了妈不要,光溜溜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脑子活泛好折腾,自己倒腾二手电脑配件攒了点家底儿,在街口开了个黑网吧,也便宜,一小时两块钱,就赚逃课翘家打游戏的少年仔。
  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陶轩一直对苏沐秋颇为照顾,低价租了自己网吧楼上半间屋子给兄妹两个落脚——那屋子原本是个储物间,不大,二十多平米,一扇尺寸十分寒酸小窗子朝着阳,里面摆两个货架就要满,陶轩和沐秋两个人整理了半下午,将货架往里挪了挪,挪出了能放两张单人床的空间,靠窗户那张是沐橙的,木板床,90cm宽,是在大学城收旧货收到学校宿舍淘汰的。中间拉个帘子,往外一张钢丝弹簧的行军床是他的,一床显旧的床褥下是经过精心擦洗仍然无法祛除的斑斑锈迹,夜里睡觉不敢翻身,一动就吱呀吱呀响。
  淘换了一张旧桌子一盏台灯,支起一个小小的蜂窝煤炉子,陶轩自己也不甚富裕,却也锅碗瓢盆,很是支援了一些。
  虽然简陋,但总算有个固定的住处,清晨的天光照进来,就算是,有个家了。
  后来,苏沐秋才知道,原来,他此生最幸运的事,最重要的人,彼时还没有出现在他生命里。
  ————————
  我终于开新坑了
  大家爱不爱我
  既然大家都不介意我沿用旧设定那么我就不要脸的上了
  (试图蒙混过关自己的懒)
 
 
第2章 
  忘记放了,本章BGM,雷光夏《黑暗之光》
  ————————————
  任何人都无法预见哪一天是送给他的,这天那些琐碎的小事——或是临河宅墙上映出的粼粼波光,或是一片随风飞舞的枫叶——会使他永远铭记心头。①
  多年以后,苏沐秋读到这句话,总能想起,那年秋雨漫漫的杭州,风过微寒的午后,突然闯进他短暂的生命,并且扎扎实实填满了他漫长时光的那个少年。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正是苏沐秋的生日,又适逢周末。
  十月的杭州,三秋桂子,甜香正浓。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苏沐秋一直都能想办法让日子虽艰难,却不至于潦倒。
  给沐橙精心挑选的粗棉床单上有大朵的向日葵,自己的是干净清爽的格子,一张旧案板刷得干干净净,餐厨具虽少却齐齐整整,每日简单的应季蔬菜搭配合宜,买一篮鸡蛋,每天白水煮一个溏心,给沐橙长身体。
  从福利院离开一年余,苏沐秋从来没有过一刻真正放纵和休闲,兄妹两个早就计划好,这日要放下一切生计,到乡下去采桂花回来酿——福利院里有几株上了年份的丹桂,自幼失怙,每年秋季里酿一罐糖桂花,是这些茕茕孤单的孩子们,一年里难得的甜蜜。
  但是天不遂人愿,这天的杭州冷风过境,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越下越大,风裹挟着缠人的雨丝,湿凌凌的空气里带着刺骨的冷,兄妹两人只好继续缩在陶老板的黑网吧里,沐橙写作业,沐秋打游戏。
  苏沐秋接了一个刷胜率的单子,竞技场一场又一场从未输过,只差两场胜利就能交活,结果被叶修搅和了。
  他一直记得那天他略带低哑的嗓音,一如之后的很多年,音色温淳,咬字带着带着北方人特有的干净爽朗,尾音里是全然不同的漫不经心,于那漫不经心中,似又藏着一丝锋锐。
  苏沐秋回头,看到少年一手拖着行李箱,一身湿淋淋看着狼狈不堪,但不见丝毫局促,坦然惬意如同闲庭信步,毛茸茸的脑袋沾染着水汽,像是某种狡黠而慵懒的小动物,看着他的一双眉目清朗,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眼睛里有光,胜过十月暖阳。
  ——这么好听的声音,它的主人,合该是如此的。
  苏沐秋有瞬间恍惚,然后应了战。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开打,苏沐秋眼看就快到95%的胜率一路往下垮。
  一垮就垮了三个多小时。
  自己玩游戏什么时候被这么虐过?苏沐秋直打得心头火起。
  但随后,一腔子的无名火被瞬间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个说话带着一股子天生的损劲儿的小少年,大头朝下,晕了。
  当时的苏沐秋,看着在自己简陋的床上烧到面色潮红的少年,觉得这简直是活了十六年来,自己过得最差劲的一个生日。
  但后来,他才知道,他十八年的生命,这个生日,美好得无以复加——他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上天才在他十六岁生日时,将他人生中,除了妹妹以外,最重要的人送到他身边。
  他一直知道他家境优渥,以为他不过是厌倦了富家子弟的无聊生活,闹够了,知道生活不易,自然会回家去。
  但他没想到,他真的就这样和他们一起住了下来。
  他和他一起,熬夜帮金主刷装备,打竞技场,拿着各种小号去公会里打工,眼圈熬的乌青,一张自来不甚圆润的脸愈加消瘦。
  冬季里,没有钱买冬衣,他就到处找人打听有没有什么额外的工作可以做,瞒着他自己跑到几公里以外的小酒咖去弹琴,大冬天的,穿着店家提供的劣质薄衣,全身被冻得冰凉,再顶着一路冷风步行回来,两个少年人在被子裹一夜,仍然手脚冰凉。
  叶修总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他们兄妹俩的生活好起来。他去蛋糕店打小时工,因着手巧,总能拿丝带打出各种各样繁复美观的蝴蝶结,深得店主欢心,每晚都能打包到当天没卖完的点心,那个冬天,虽然没有了往年的桂花糖,嗜甜的他却从来不缺零食。
  他看着他来去奔波,跟着他们吃穿简陋,两个逐渐长开的少年睡一张窄小的床,胼手砥足,一床尺寸不够的棉被捉襟见肘。
  总是在想,他到底何苦呢。
  他本是丰衣足食养尊处优的,人生自有坦途。何必跟着他们,穷困潦倒、衣食无着。
  所以当三个人开始略有结余,苏沐秋总是会专程买些上好的小排或牛肉,简陋的蜂窝煤炉子上,加上土豆或者玉米,仅仅一把盐就能炖的汤鲜味浓,试图让叶修吃好一点,但每次这人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将最好吃的部分放进他和沐橙的碗里。
  很多时候,苏沐秋看着这个总是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少年,总觉得大概,他就是上天派来守护他的吧。天使,会比他更好么?大概,是不会的。
  叶修一直都说他很好。说他历经磋磨依然初心不灭。
  可是苏沐秋自己知道,并不是。他知道苦难并无法使人高贵,它使人自私、猥琐、狭隘、猜忌,它把人的注意力吸引在细小的事情上。人无法从自己的苦难里学会成长。②
  他苏沐秋不是圣人,他偶尔也会怨天尤人,也会愤世嫉俗,也会站在茫茫的街口感觉世事艰难不知所措。
  可是还好有叶修,他仿佛从不曾、也永远不会被生活打倒,他眉目从容,笑容明朗,撑着他和沐橙一路前行。
  他一直在想,叶修为他做了这么多,有什么是他能够替他做的。
  似乎,做什么都嫌不够。
  尤其是,当他知道他的旧伤。
  那是叶修16岁生日的时候,苏沐秋送了他一件自己觉得,最能拿的出手的礼物——一杆通体乌黑的战矛,银武,却邪。
  银武的名字都是系统自动生成,这柄苏沐秋亲自打磨的战矛,最终亮起的赫然是这两个字。
  叶修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上邪即天,而他们两个,都是用一己之力,对抗宿命的人。
  让上天都退却,不管过程是怎样的磋磨苦难,这个结果听起来,都有那么一股豪气干云的爽快。
  战斗法师站在竞技场中心手挽枪花豪情顿生,一套连击把苏沐秋的神枪手打到跪。
  “靠,叶秋你敢不敢更土一点!”
  “土又怎样,照样虐你。另外,沐秋,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叫我叶修~”
  苏沐秋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叫做叶修。叶秋是他双胞胎弟弟的名字,因为害怕家里找到,所以一直没敢暴露真名。
  他气坏了,感觉被好友瞒了这么久不太开心,扑过去把叶修按在椅子里挠痒痒。
  自己玩的正高兴,并没有发现手下的少年清瘦的腰线有那么一瞬间僵硬。等他闹够了抬起头,快被叶修难看的脸色吓死了。
  他知道叶修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但是没有多想——在家千好万好的公子哥,离家出走在外,就算现在温饱无忧,也是受苦的。
  何况他顽固性低血糖的毛病一直没怎么好,苏沐秋专门买了个粉红色小心心的糖盒子,装了各种粉色蓝色blingbling充满了少女心和恶趣味的糖果给他备用。只是偶尔也会疑惑,甚至有点自责,三人的生活越来越好,沐橙和自己都开始有点白胖胖的趋势了,但这人的脸怎么就一直不见圆润,还有越来越消瘦的趋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