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7 08:44:24  作者:秦洹

 ======================================================================

《斗罗之武魂是爪机怎么破》秦洹
文案:
 
系统:“宿主,你可以解锁第一个世界,请在《乐比悠悠》、《巴啦啦小魔仙》、《喜羊羊与灰太狼》中做出一个选择。”
 
余声:“……我选择死亡。”
 
系统:“宿主,请查看第一魂环技能。”
 
余声:“奇迹暖暖?一秒换装?”
 
余声:……我该如何在斗罗大陆生存
 
雪清河:“余生我养你。”
 
主角苏苏苏,实力颜值性格超能打!看标签:强强!!!天之骄子!!!情有独钟!!!甜文!!!
作者亲妈,一点不虐。
 
不会复制粘贴原文,放心追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声 ┃ 配角:雪清河 ┃ 其它:
第1章 chapter.1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寂夜烟雨,温柔有情,阑珊灯火之下,行人匆匆而过,徒留下几剪寂寥背影。
  天斗皇城,太子寝宫。
  雪清河从猛然从梦中惊醒。
  雪清河最近总是做同样一个梦,在梦中,总有那么一个少年,恍如隔世遥云,浮游仙境。
  在梦里,他挑灯看剑,那个少年一袭青衫,于梅花下舞剑,似行云万状,流水千行,剑舞落花,拨琴洒月,眼前岁月放纵,映衬山流水声,剑指婉若游龙,残阳如枫,他的背影遮住天空。
  他们会砌几杯好茶,观落梅二三,他们会温一壶老酒,看山水几程。
  茶凉言尽,月上柳梢。
  那个少年笑了,他的笑意很暖,眼睛的弧度很好看,昙花在月色下悄声绽放,在月色下恰似时光惊雪。
      旭日东升,清风拂面。 
      铁马冰河,夜夜青山,全是你。①
      于是,他醒了。
    雪清河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这是他第十四次梦到这个少年,每次所梦到的情形都不一样,但能确定的是,另一个人,是他自己。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成人,为什么会穿着与斗罗大陆截然不同的服饰,为何会弹得从未听过的音乐,他也没法解释,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不知道他姓甚名甚,不知道他年方几何。
        但,他知道,他很爱那个少年。这种感觉甚至影响到了现在的他,雪清河沉凝片刻,这对于他的身份来说,可有点不妙。
       人生有恨,云梦无边,满庭梅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繁花似锦,骄傲的落于春意枝头,看遍阴晴冷暖,离合被年轮冲淡,灵魂痴心守候于此,等待某一世缘分重来,和某一人,再续情缘。
  下床,轻声将桌边的烛火点燃,提笔记录着今日的梦境,烛火被风吹得摇曳,不知为何,今夜,他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忽然,雪清河双目一凝。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被月色所掩盖,但长年累月被暗杀的经历还是让雪清河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门外有人!
       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这两个人,魂力怕是至少在五十级以上!
       雪清河知晓,今日,怕是无法善终。
  “不过小小一魂师,区区九岁小儿哪犯得着你我二人出手,上头也是多此一举,随便派个分殿的殿长怕是都能将他玩弄于鼓掌,这小子连我一招都接不住吧,简直是浪费我们的时间!”一个尖利的女声传来,声音中有不耐,有轻蔑。
  “这关乎我武魂殿的十年大计,切忌如此轻敌,这小子不过九岁便已经19级,日后必成大患,非除不可。”另一人回话到,是名男子,较为沉稳,听声音约莫五六十岁左右。
  雪清河在心中暗暗思索起来,看来是他近期为了立威而太过于锋芒毕露,被武魂殿所忌惮。
  ……武魂殿么?他想,他们如此大动干戈地派出这二人的目的,绝非只是暗杀他这么简单。
  那么,他们的根本目的究竟是什么?
  心中推算着所有有可能的答案,第一,武魂殿想利用他的太子身份来威胁皇室。
       不,不会是这样,二弟与三弟在明面上的魂力与才华都比他要优秀,最近雪夜大帝力排众议立他为太子,他方才显露一角才华,以此来镇压朝廷中的反对势力,也是不愿再让父皇遭受流言蜚语影响。武魂殿就算是消息如此灵通,得到了他的方面消息,但也不会在第一时间派出人暗杀,必然要先观望一番再出手,现在这番急切明显是不甚理智的行为,他死了,自有二弟三弟上位,现今教皇比比东绝非原来的教皇千寻疾可比,心思缜密,走一步算百步,绝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第二,他们想让他归属武魂殿。
     雪清河皱眉将这个猜测从脑海中删去,若想与他合作,让他归属,便不会在此时的深夜来探访,更不会像门外二人一样杀气腾腾,“非除不可”这四个字,代表了他们此行的目的,也代表了他们的底线。
  第三,永绝后患。
      在这场简简单单的暗杀之下,绝对隐藏着不为人所知更深层的目的,他们绝对不会为了一个仅仅十九级的魂师而如此大动干戈,哪怕他是太子也亦是如此,永绝后患绝不会错,但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十年,十年大计,为什么恰恰好一定要是十年?
      十年之后的他十九岁,有什么是他能够得到的,有什么是他可以做到的,所以武魂殿才急急忙忙将他铲除。
       或者,十年之后,武魂殿能发展到何种地步,他们的野心,在何处。
  如今,天斗,星罗与武魂殿三足鼎立,若将天斗与武魂殿相联系,那么星罗帝国万万无法与其争锋,到时候,武魂殿就会通过天斗帝国统一大陆,那么,他们会选择什么方法?
  战争?不不不,他们必然不会如此愚蠢,这种方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且得不到百姓信任,得不偿失,那么,只能以和平的方式悄悄蔓延整片斗罗大陆。
  他们有什么方法能够让天斗心甘情愿和武魂殿合作呢?
      ……十年。
    忽然,雪清河脑中精光一闪!十九岁,正是他将坐上的那把明黄交椅!他们的目标是天斗皇位!
      他们也许会找个人代替他,慢慢杀死雪夜,依托他的身份继承皇位,将天斗纳入武魂殿势力范围!
  只是这短短几秒,雪清河竟然将武魂殿的目的猜的□□不离十,可见他的未来将会是如何惊才艳艳的人物。
  多智近妖,唯有这四个字方可窥得他的一丝才华汲汲。
  雪清河无意识地将手上的笔转了起来,假设他刚刚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能接触到这件事的只有武魂殿中心人物才对。
  听声音,门外的男子大约五六十岁,有能力爬到中心的位置,魂力想来不会低于六十级,既然敢来抓他,必然有了万全的准备。
      他已经有一会没听到侍卫巡逻的声音,想来是已经被解决了,呼唤在这种时刻绝然不会起作用,反而更加容易将自己置于不利的境地。
  怎么办?
  在这短短的几句话的时间,千转百回的思考不过一瞬,雪清河只能来得及在隐蔽之处用皇室密语写下“狸猫”二字,来隐晦的告诉他人这件事。
  怎么办!
  大脑飞速运转之时,二人已然冲进他的房屋。
  烛火掩映下,局势分明。
  两站一坐。
  他逃不了!
  心念直转而下,他脸上摆出温润的笑意,身姿放松,斜靠在椅子上,笔头旋转,偏头就这样望着武魂殿派来的二人,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下,更显得神秘莫测,从容不迫,似是早已料到二人的前来,而他,也准备好应对之策,就等着瓮中捉鳖,这令武魂殿派出的追雪二人组不禁讶然,没想到雪清河在夜半十分正清醒,更没想到他竟会以如此姿态等待等待,思考上下,不敢过多动作。
  雪清河抬头看向二人,启颜一笑,做出了欢迎的姿势:“欢迎到访。”
  这是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最快能想到的方法了,说好听点,是空城计,说难听点,就是装神弄鬼。
     他看着互相对视不敢轻易动做的二人,笑的更加开怀,虽然卑鄙,而且想来支撑不了多久,他们便能发现,但愤怒更能蒙蔽他们的理智,让他得以逃生的机率提高到数倍不止。
     他还不想死,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活下去。
       活下去,他能够等到他想要的。
  所以,任何有效的办法他都想尝试。
       从刚刚的话语中可以推测,女子对他很是轻蔑,她认为他决计逃脱不了,态度轻视,正是可以为他利用的一点,男人似乎要更稳重一些,地位似乎也较女人高,做事更为稳妥,那么,看来要先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啊……
      ……
      日月,星辰,旷野雨落,山川,江流,烟袅湖泊。
  林下漏月光,川流熙攘间,山水踏尽处。
  正在与系统漫无目的闲聊的余声心脏蓦地一紧。
 “宿主,怎么了?”系统关心地询问道。
  余声抬起手,月色从指尖抚摸而落,洁白细腻,充满了孩童的稚嫩。
  只有他知道,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个世界。
  “没事。”只是,不知为何,痛入肺腑,无法呼吸。
  “请宿主看淡离愁,不惧浮沉,该回来的终究还是会回来。”系统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刻意开言宽慰。
  余声瞥了系统一眼,从它的话中捕捉到了什么信息,“该回来的终究会回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哈哈,没什么意思,呀,宿主,第一个任务发布了!”
  相当生硬的转移话题,余声知道,系统是故意的,故意告诉他这件事,然后再故意转移话题,很拙劣的表演,想引起他的好奇心,以此来为其后续工作谋得更多便利。
  但最终,他却没有答话,也没有更多追问,余声微微一笑,他想,正如系统所说,该回来的终究会回来,而他,从不畏惧等待。
      未来的路渺渺茫茫,但他不应有惧,因为人世间,一定会有这么一个人,与他前世同船共度,今生风雨同行。
     夜如何其?夜未央。②余声不无浪漫情怀地想到。
   随手点开任务面板,心中并没有多少紧张之意,仔细查看。
     任务一:在主角唐三面前刷存在感
     任务奖励:经验加100,魂力等级加1,适配魂环加1,金币加500。
     余声静静思考,忽然,眉开眼笑。
 
 
 
作者有话要说:
①出自《江海共余生》
②出自《诗经》
  写这篇文章的的念头已经很久了,或许是某个深夜突然在脑海中上演的片段吧。
  因为是学生党的原因,父母抓的也蛮紧,找不出时间来满足自己的个人爱好,只能在无数个深夜,思绪飞舞,片段越来越多,细节也越来越生动。
  同人文真的是看了不少了,其实真的大部分都是复制黏贴的作品,主角在里面的戏份都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几句话,甚至是主角的身份都千篇一律,说实话,看的多了,看的久了,真的有些倦了,然后就想,我为什么自己不能开一篇文章,写我爱的一些情节故事呢?
  趁着考试完的这个长假,思考了很久,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把这篇文开了。
  因为是新人的缘故,可能还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够到位,不论是剧情还是文笔都有很多不足,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包涵,所有的评论建议我都会认真看,也会找到不足,认真改进。
  所以,和文章简介一样,不复制黏贴,不融梗,不作妖,亲妈作者,主角实力颜值很能打,感情线很甜。
  感谢大家愿意阅读,建议,支持。
  鞠躬。
 
 
 
 
 
浮世清欢
第2章 Chapter.2
      流水一梦,遍地春远。
  斗罗大陆,天斗帝国西南。
  在法斯诺行省,在圣魂村。
  如同昨夜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轮廓,薄雾亲吻着如烟的朝霞,流水穿过群山一座座,白云听着霜天诉说①,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温柔地铺了满地。
  毗邻圣魂村的一座只有百余米高的小山包上,却已经多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那是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显然,他经常承受太阳的温暖,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短发看上去很利落,一身衣服虽然朴素,倒也干净。
  他走得很从容,但在从容之下的,是速度,甚至远远超过一个成年男子,对于他这么大的孩子来说,攀爬这百米高的山丘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奇怪的是,当他来到山顶的制高点时他却面不红、气不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不过一名普普通通的五岁幼儿,竟能一步近一丈远,极速行进与山间的坑洼不平之间,看起来,这圣魂村,不简单啊……”系统随着余声一起眺望圣魂村山旁的景象,刻意压低声音,显得愈发出世神秘。
  “……你是怎么做到装的和没看过原著似的。”余声对系统的中二认识显然仍然不够准确。
  “惊爆!!光天化日之下,习武圣童,一步百丈,竟是为这般……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关注下期三儿有话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