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8 11:12:45  作者:大君归

   《老攻总想喂胖我》作者:大君归

  文案:
  壶仙居里有个不务正业的大掌柜微生,日常想微胖自家的二掌柜。
  二掌柜苍斗山:不,我不吃,我拒绝!
  微生:真的不能在吃一筷子吗?QAQ
  苍斗山:……那就最后一筷子吧_(:з」∠)_
  【真香.jpg】
  路人:二掌柜吃不吃我们不知道,反正这狗粮我干了你们随意:)
  伙计胡了:我是谁?我在哪?果然我是多余的吧?
  <安静如鸡风雅禁欲受vs市侩痞子糙汉攻
  两个吃货的互相投喂日常。
  内容标签: 强强 三教九流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苍斗山微生 ┃ 配角:胡了赵无涯秋薇歌 ┃ 其它:
  花萼里
 
 
第1章 小东西
  “咚咚咚。”
  在井边磨柴刀的微生愣了一下,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吐口唾沫接着磨,没过一会敲门声又响起来,错不了,敲的正是他家的门。
  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有人上他家门?他开门一看,正正对上了一张血糊糊的脸,吓得“妈耶”一声,转身几步跳回井边抄起柴刀:“你别过来!”
  那怪物抹了一下脸颊,伤口拉扯,闷闷地痛哼了声,他站着,显得有些局促:“有药吗?”
  微生一怔,随即明白他开口要的是治伤药,作为经常上山砍柴的人,他自然不缺这点药。
  “你谁啊?”
  他停了好久,说:“我是你隔壁的。”
  听这声音,微生先是觉得熟悉,然后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李屠户的侄子李东吗!
  李屠户早年丧子,恰巧他大哥病逝,留下一个儿子,李屠户便把孩子抱养过来。养了几年,不想铁树开花,李屠户五十好几的婆娘竟然怀了,还平安生下,随着亲子一日日长大,李东在家里的地位是一日日下降。微生离李屠户较近,没哪一天没听到李婆娘对李东的喝骂声,真是吵得要命。
  看这样子,是李婆娘恶向胆边生,把侄子推崖下去了?只是没想到侄子命硬,竟活了过来。
  “你叔婶呢?”
  “死了。”
  微生一愣,反应过来简直想大笑。
  怪不得他昨天晚上听到有女人惨叫,原来是因为这个!想来也是,大半夜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血淋淋的属于死人的脸,做贼心虚的人可不会被吓死嘛。
  他心情意外地好了起来,瞅瞅他:“这不是小事,我得去看看。”
  “李东”没说什么,乖乖地跟着他走。微生走近屠户家里,看到僵直地躺在地上的夫妻俩,摸了摸两人的鼻息,死得透透的,表情定格在极度扭曲的惊恐中,眼睛睁得老大,他更觉得好笑,笑出了声。然后他笑不出来了。
  以后要拿这小兔崽子怎么办?
  而且屋里的小摇床还睡着一个更小的小兔崽子……
  小小兔崽子睡得香甜,嘴角还有奶迹。
  他心念急转,有点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此时,“李东”说:“你给我药,我给你钱。”
  微生看了看小小兔崽子,想想抱起他:“‘你跟我来。”
  回到家,微生放下小小兔崽子,绞了一桶水上来,让他自己先洗洗,回屋里拿了药,走出来一看。“李东”蹲在地上,自己拧了蘸水的布巾轻轻拭去脑袋上的血迹,露出额角脸庞狰狞的伤痕,看着吓人得很。
  微生揭开罐盖,往他面前一递:“喏,给你。”
  “李东”低声说了句谢谢,蘸着药糊糊均匀地糊上脸。胳膊大腿上也有蹭伤淤青,上下涂完,微生一点存货全没了
  微生一门心思思考着怎么甩掉这两个烫手山芋,主意还没定好,“李东”走过来说:“谢谢你的药。”
  微生感觉颇为怪异,喏喏地应了。“李东”再问:“请问,这是哪里?”
  怪异的感觉更强烈了,微生盯着他:“你摔傻了?”
  ……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不?”
  “李东”摇头,确切的说,他清楚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只是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名字和身份。
  微生确定“李东”摔傻了,道:“你叫李东,东西的东,我是你邻居微生。”
  “微生?”“李东”神情微微一变
  山野之人,怎会取这种名字?
  微生察言观色的本事厉害,看他神情变化,那一点怪异的感觉终于有了几分头绪:李东的神情举止,压根就不像李东,倒像一个已经成熟的大人。
  他试探着问:“你究竟是谁?”莫非是黄大仙?
  “李东”沉默半晌,道:“我叫苍斗山。”
  曾是天下第一宗门羲和宗心门的大弟子。
  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
  微生嗤笑:“原来是孤魂野鬼。”顿顿又假意感叹了一句:“你运气也太好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是要回老家去吗?”微生问,他已打定主意,管他说是回老家还是留下来,最终都要把小小兔崽子丢给他,他才不收拾这烂摊子!
  苍斗山问:“你知道羲和宗吗?”
  微生心想什么玩意儿?嘴上道:“这个我不大清楚,你去问问村长吧。”
  “你带我去。”
  微生不爽了:“你他娘的什么态度啊?!这是对人说的话吗?老子管你之前是什么牛逼人物,现在就一平头百姓,摆什么臭架子呢?”
  苍斗山生前只被师父训过,头回被凡人训了个劈头盖脸,不免心下凄然。然而此时他既无法力,又无钱财,还不知师父宗门现在如何了,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
  微生斥了苍斗山一顿,见他低头不吭声,脸上又有伤,怪可怜的。软下语气道:“走吧,我只负责带你去,怎么问是你自己的事了。”
  白水村多李姓,村长自然是李姓最大的长辈。微生带他到了村长家门口,往里一指:“进去找他吧。”
  “你不进去?”
  微生一屁股坐下来,头都不抬一下:“让你进去就进去,哪来这么多废话。”
  苍斗山看了他一会,扭头走近村长家的大门,守门的家丁望了微生一眼,脸色很不好看:“来搞啥子?”
  “我……我父母死了,请村长来主持丧事。”
  家丁脸色好了点:“跟我来吧。”
  见了村长,他听完事情始末,上下打量了苍斗山一会,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可怜你了,你放心,办丧事的钱都由族里出,你和弟弟我自会安排族人收养。”
  苍斗山点头,努力做出无辜的神情:“村长,羲和宗是什么啊?”
  “嗯?”李村长疑惑地看着他,他道:“就是,我醒来后,总有人在我耳朵里说些很奇怪的话,念叨什么羲和宗啊,虞朝的,我想问问,羲和宗您听说过吗?虞朝又是什么?”
  李村长沉吟:“唔!竟有此事……”他盯着苍斗山,想了半天,摇头:“未曾听说过世间有此宗门。至于虞朝……算时间,灭亡已有千百余年了。”
  苍斗山心一紧,他不明不白死的时候,是虞朝仁通二十七年,紧接着过五年,虞朝灭亡,大靖王朝取而代之。
  一代王朝灭亡,必然会牵连宗门气运,牵绊极深的,甚至会伴随旧朝一起灭亡。虞朝时期,羲和宗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宗,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与虞朝皇室多有交涉,虞朝灭亡,不知羲和宗有没有幸存下来。
  看村长反应,八成是没希望了。
  村长道:“你能听到这些,应该惹上了前朝孤魂吧,改日找个法师驱驱邪,省得招惹事端。”
  苍斗山乖乖地说:“我明白了。”
  他一出来,微生拍拍屁股走过来:“怎么样?村长说怎么处理那个小兔崽子了吗?”
  苍斗山本来想说句:“如你所愿。”话到舌尖又咽了下去,“村长答应办丧事,孩子会让族人收养。”
  微生闻言松了口气。
  解决了小小兔崽子,小兔崽子怎么办,他还拿不定主意。
  毕竟人家背景来历还没搞清楚。
  有运气借尸还魂的人,将来或许也不会差。
  可是能不能攀得上……那还是两说呢。
  临到微生破屋门口时,苍斗山停下脚步,半天没动。
  微生道:“怎么,你要跟我住?”
  ……
  “你要是跟我住一块儿我没意见。但是呢,你别想着我伺候你,我让你干啥就干啥,租住的费用我可以不计较,你干活来抵,明白不?”
  苍斗山闷闷地嗯了声。
  微生心里暗暗诧异,再吓唬他:“我从小被批过八字,算命先生说我命硬,克人。你看到那些人的脸色没,跟我住一块,你不怕被我克死?”
  苍斗山对命理八卦不甚精通,只觉得光看面相,微生不是那种注定为恶的面相,反正他是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也不怕:“我不怕。”他想想又说了一句,“我看你不像一个恶人,或许是那算命先生是个骗子也不说不定。”
  微生呵呵,他平日一日两餐,粗茶淡饭,可不信苍斗山忍得了。
  他还真没想到苍斗山忍得了,平时乖乖的他让打柴就打柴,让挑水就挑水,从不说半句废话。
  李屠户夫妻的葬礼由村长凑合着钱办了,儿子也由李氏族人收养,事情完美解决。
  就是苍斗山脸上的伤让他有点担心,留了疤可不好看。
  苍斗山运气好,半个月过去,他脸上可怖的伤疤一个接一个脱痂,容貌也起了变化,越发清俊可人起来,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了一番,原来的李东可是扔进人堆找都找不见的。
  小东西长得越来越别致了。微生叼着狗尾巴草瞧着苍斗山在锯木头,气喘吁吁的,他漫无目的地扫了周围一圈,不远处有几个姑娘聚在一块儿窃窃私语,杏眼莹莹。
  啧。
 
 
第2章 鸡蛋面,红薯粥
  入夜,秋虫唧唧。苍斗山劈了一天柴,肩酸背痛,他躺在床上,静静调整着呼吸,心神沉静。
  这具身体的资质不算好,也不算太坏。奇经八脉有四脉不通,但是堵塞情况不算太严重,努力修炼仍有开通的机会,只得先用玉门调息法先行打通堵塞的四脉,再开始修炼。
  苍斗山生前天生八脉畅通,是世间少有的天才,修炼素来是一帆风顺畅通无阻,如今头回尝到了“不通”的滋味,虽然心知通脉之事急不得,到底意气难平。
  修行至半夜,苍斗山睁开眼,面前赫然一张大脸正对着他,他一口气没上来,既惊又怒:“你做什么!”
  微生眯着眼睛笑,胳膊叠起:“你修得什么功法,也教教我呗。”
  苍斗山定了定神:“你想修炼?”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
  苍斗山嘴抽了抽,道:“你靠近点,转过去。”一手伸出,按在微生琵琶骨上。
  微生扭了扭背:“要咋样?”
  “不要咋样。”苍斗山神识沉海,顺着八脉导入到微生身体里,而微生感觉就像有什么虫子钻透皮肤,入骨,在他身体里转了一圈,闪电般退出了。
  “不通。”苍斗山叹了口气,精神有些疲倦。
  微生把身子转过来:“不通?你的意思是我没法修炼?”
  苍斗山斜眼睨他:“非但不通,而且是八脉都不通。普通的凡人起码有一两条是通的,有三脉通便可入门,你这是万中无一,最差的一种。”
  微生一听更加不爽:“不行就不行,干嘛还要加句‘最差’?找打是不是?”
  苍斗山轻轻一哼:“事实如此。”
  “你真找打!”微生吼叫着扑了上去,抡起拳头就揍,苍斗山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已无还手机会,被微生摁在床上挨了好几拳。微生下手不重,可是压得他牢牢的,叫他无从反击。微生一边打一边半是调笑半是威胁地说:“我最差的还能打得你满地找牙!服不服?”
  苍斗山躲也躲不开,力气也比不上他,不得已道:“服,服总行了吧?”
  微生松开禁锢,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这还差不多。”
  苍斗山气忿忿的,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微生下床穿上鞋子,扭头看了他一眼,眉毛挑起:“是不是想着,等我以后修炼有成了,再揍回来?”
  苍斗山一甩头,心里把他骂了个万儿八千遍。
  “切,老子告诉你,你别以为你可以修炼你就可以得意,正道功法我修不了,大不了我去修魔,听说修魔还比正道来得更快……”“你敢!”
  苍斗山怒瞪着微生,微生道笑容渐渐凝滞,变成了轻佻的玩味,他俯下身,认真地盯着苍斗山:“如果我修魔了,你会杀了我吗?”
  苍斗山胸口一起一伏,表情变化莫测,他嘴唇微微颤动,半晌难以下定决心。
  “如果不是玩笑,我会的。”
  笑容又回到了微生脸上,他用力一扯苍斗山脸蛋,苍斗山吃痛,微生猛地推倒他,拉过被子盖上,拍拍他的脸蛋:“好好睡,明天还要打柴。”
  道罢,他扭头啪嗒啪嗒走远,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躺下的时候他哎呦了一声,似是感叹,不知何意。
  苍斗山久久难以平复情绪。
  如果不是玩笑,他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微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他铁了心要修魔,他只能尽力挽救,一杀了之是最下乘的办法。
  下半夜,苍斗山睡得很不好。
  他梦见了生前。他坐在绝心崖上,远方落日熔金,霞彩万千,灵风浩浩荡荡地从远方吹过来,搅弄风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