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8 11:14:30  作者:林萨

   《即兴发挥》作者:林萨

  简介
  傻/黄/甜,白月光,狗血。
  受追攻→攻追受。
  真香
  颜控渣攻x痴情呆受
  前风流渣渣后深情忠犬攻X主动美人学霸受
 
 
第1章 
  简然趴在床上,洁白的身体赤裸的在灯光下,泛着一层淡淡的荧光,少年的身体纤白干净,手脚上缠着的红绳铃铛都让这一场面多了几分色/情和淫/荡。
  细白的皮肤上已经被磨出一点点红痕,他全然不觉,扭着身体在床上蹭着,眼梢发红,难堪又难捱地去看对看旁边还穿的整整齐齐的男人。
  虞世尧手里拿着一根特质的小皮鞭,用毛尖在眼前这具皎白的身体上游走着,每动一下,床上的人就颤抖一下。拂过精致深陷的锁骨,粉红微颤的/乳/头,平坦柔软的小腹,然后在那根小巧泛红的性/器上停了一下来,那里已经立了起来,顶端还吐出了一点点银丝。
  他欣赏着少年绯红着脸,咬唇不出声的样子,手下不轻不重的在简然那根高高立起的性/器上抽了一下。
  “啊!”简然忍不住叫出声,压着嗓子,带着丝丝勾人的迷茫,“别....”
  “是么?可是我看你很兴奋。”虞世尧掐起他的下巴,吻住他不住呻/吟的唇,把手里的皮鞭扔掉,换成了自己那双带着薄茧的手扶住,然后熟练又带着狠劲的套/弄着。
  不一会简然就颤抖着交代在他手上,脱力在伏在他怀里,脚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舔干净。”虞世尧的声音带着沙哑,奖励般的咬了咬简然被他吮的鲜红的唇。
  简然看着伸在面前的手,乖乖伸出红艳艳的舌尖在一根一根舔过他修长的手指,他不喜欢那一股味道,但是在虞世尧手上,他露出很享受的样子。
  突然他整个人颤了一下,牙齿也咬在手指上,虞世尧嘶了一声,摸着他下面的手也用了一点力,指节没入了濡湿禁闭的穴/口,在紧热潮湿的里面摸着简然身上最娇的软肉。
  简然的细腰塌下来,含不住虞世尧的手指,咬着牙齿忍着异物在那个地方进进出出,有点涩痛,但是更多的是羞耻。
  简然自己很少关注自己身上多处来的穴/口,他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了,带着这个秘密化成一团骨灰,没有想到现在就恬不知耻张开腿,用那个地方勾引男人。
  简然秀气的性/器下面没有囊袋,而是两瓣白嫩的花唇,里面藏了一朵嫩红的花。
  两瓣白嫩的肉唇被手指撑开,露出里面娇红翕动的穴、口,里面湿热的软肉挤着虞世尧的手,像是要把他挤出去,又像是邀请他往里面,又纯又骚。
  虞世尧像只是验货,很快抽出手,从娇红的穴口带出一条晶莹的淫液,看着糜/艳色情,他摸到穴/口地一个小突起,捏了一下,简然马上细细叫了一声。
  “阴/蒂/你都有?”
  听说虞世尧话里的嘲弄,简然埋在胳膊里的脸有些发白,小声“嗯”了一下,虞世尧坏心眼地捏着他的小豆子玩,下面冒出淫水,有了情/色的水声。
  “这么敏感,平时自己也这么玩?”
  简然马上摇头,又补充说:“虞少您是第一个。”
  虞世尧露出一个不明深意的笑音,“我验验。”
  然后拍了一下简然白腻的屁股,让他坐起来,解开裤子释放出涨红狰狞的性/器,腥热地扫过简然白净的脸上,简然听话地舔了一下,被虞世尧掐住下巴,简然马上想到是因为刚才舔了自己的东西,说:“我去漱口。”
  虞世尧抓着他的肩膀,把他仰面推到在床上,说:“不用。”
  虞世尧在简然腰下塞了两个枕头,下面的穴/口在刚才的玩弄中,已经从禁闭的肉蚌中露出一条浅红的隙缝,粗/大炽热的冠/头抵在上面,挤开了两边的软肉,寸寸往里挺进,淫/液被挤出来顺着简然的大腿往下流。
  简然尽力把腿张开,还是无法适应虞世尧的尺寸,下面有一种被劈开的痛感,脸上也发白,“疼,不要进来了……”
  “疼么?”虞世尧薄唇勾了一下,俊美的五官带着一丝邪气,掐着简然的腰,狠狠往里掼把紧闭的肉都捅开,“马上就不疼了。”
  简然眼瞳猛地一怔,受不了疼地眼泪哗哗往下流,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嘴唇发白伸手想要他亲一下自己,虞世尧伸手摸了摸他湿漉漉的脸,声音低哑,带着蛊惑的温柔和疼爱,“乖,放松,等会让你舒服。”
  简然里面又紧又热,像一个肉套子,严丝合缝咬着虞世尧的性器,里面的软肉像是活动的肉嘴,爽得人头皮发麻。
  简然的肉道有点短,整个进去,硬硬的耻毛抵在穴口,往里再掼就能抵到他另一个壶口,圆圆的,更紧更有肉感,虞世尧知道那是简然的子宫口,眼里有一丝惊奇。
  简然被他戳着那里,马上哭着摇头,他已经受不了了,“求求你了,虞少,我真的疼。”
  虞世尧在床上一向是温柔的,安抚性地亲了亲简然哭得可怜地眼睛,“你摸摸,是不是全都进去了?”带着简然的手去摸两人相连的地方,还教他揉自己的穴/口,让自己放松。
  窄小的肉/穴吞下虞世尧的东西还是太勉强,穴口的肉都被撑成薄薄的,透明似的,简然是很疼的,可是想到这个人是虞世尧,他又很能忍受,甚至能觉得快乐。
  虞世尧给他适应的时间很短,很快开始挺腰抽动操/干/简然,粗长紫红的柱身从艳红的小口进出,带出黏滑的淫/水还有媚红的肉。
  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淫/乱的肉/体撞击声在房间里面响起。
  虞世尧是一个很合格的情人,他不像尝到了甜头就只顾自己的毛头小子,一边操着简然,一边又会照顾他的感受,富有技巧地挑逗起简然的欲望。
  疼过最初的那一阵,简然也尝到了快感,欲望从身体里面复苏,被捅穿地痛也变成被填满的满足感,身体里的粗/物抽出去的时候,里面的软肉食髓知味地痒着,在狠狠撞/进来的时候,被填满的欲望把他高高抛起,身体盈满了要浸出来的水。
  “舒服吗?宝贝儿?”虞世尧一边轻声问他,下面动作又狠又凶。
  简然脸色酡红,浓密的眼睫颤抖如蝶翼,眼睛都是娇媚地情态,伸手去抱虞世尧,虞世尧把他的手按在床上,附身亲着他泛红地耳垂,“骚货。”
  简然尖吟了一声,十指抓紧床单,一股热流从深处涌了出来,顺着已经磨出白沫的穴/口溢出来,泛红的腿根也跟着痉挛似的颤抖。
  虞世尧被里面吸得腰眼发麻,狠狠掼了几下,抽出来滚烫的精液浇在烂熟红肿的穴/口,烫得还处在高/潮中的简然一阵哆嗦。
  虞世尧只解开了裤子,身上还是穿戴整齐的,现在似笑非笑看着沉浸在快感里面的简然,整个人像是迅速从情欲中抽身,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沉沦进去。
  从看到床上故作轻松的少年第一眼,他就猜到这不是自己今天要的人,不过出乎意料的满意。
  少年纤细娇软,手上一点茧都没有,看人的目光也湿润含光,恰到好处的青涩,又纯又骚,一看是有人专门送来讨好他的。
  谁安排的人,虞世尧不感兴趣,就像他不感兴趣这个少年是谁一样。
  至少他现在非常满意。
  按灭了烟,虞世尧解开衣扣,精壮强悍的身体重新把少年纤白修长的身体翻过去,打开他绞紧的腿,腰杆沉下去,重新进入那块被他操熟了发红发肿的小/穴。
  简然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面飘着淡淡的膻腥味,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地上有几个用过了的避/孕/套。
  虞世尧在床头给一笔价格不菲的小费,还有一张名片。
  虞世尧长得好看,也好美人,简然长相并不能入他的眼,可是他有一具怪异奇特的身体。
  昨天在虞世尧走进房间的时候,脱得溜光的简然就说自己想跟着他,并主动身体引诱了他。
  现在他把名片留下来,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还是有点兴趣?
  简然从床底下,翻出自己的书包和衣服,把名片夹进书里,然后才抱着衣服扶墙去了浴室。
  虞世尧是一个很克制的人,并没有在他身上其他地方留下什么奇怪的痕迹,不过简然还是按照习惯把拉链拉到最上面,把尖尖的下巴藏在领口,才背着书包准备出去。
  门一打开,外面就站着一个人,瘦高,有点晕妆的脸有一种雌雄莫辨的漂亮。
  看到简然,马上就把他推进去,简然腰酸腿软,被他轻而易举推得倒退了几步,“啪”的一声门被关上。
  叶艾伦是被保洁发现,在一堆拖把里面醒过来,现在看到简然从本该他出现的房间出来,脚指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弟弟把他弄晕,自己来替他了!
  他气得手抖,尤其是闻到房间里面还没有散尽的味道时,他更是想一脑袋撞死在墙上。
  “叶哥,虞少不知道换人了,你放心。”简然从包里把虞世尧留来的小费给他,“虞少给的。”
  叶艾伦看了一下上面填的数字,拿过来揣进兜里,既没有被睡,又得了一笔钱,心里怒火稍微熄灭了点。
  “这个应该够你做手术了。”
  听到这话,叶艾伦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拿出烟抽了几口,“不是,弟弟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突然想到什么,匪夷所思看着简然,“你不是也想接近虞少吧?”
  虞世尧出手很大方,跟他一次都能赚到,要是运气好,还能在他身边留一段时间。
  简然拉着书包带子,眼睛看着前面,摇头,说:“有点好奇,都是玩玩,他那么帅我也不亏。你不是不想被像女人一样被/操吗?只要你不说,你老板也不会知道昨晚不是你。”
  要是换一个人,叶艾伦肯定不会信这些鬼话,但是说话的人是简然,一个干干净净的学生,不缺爱也不缺钱。
  而且,简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真的没其他想法?”叶艾伦提醒他,“他们不是普通人能招惹的,这件事最好就这么算了,你别害了自己。”
  简然扯嘴角笑了一下,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往门口走,说;“我能有什么想法。”
  在另一边。
  虞世尧坐在车上,长腿交叠,修长的五指在膝盖上漫不经心敲着,另一只手里捏着一张学生证,上面的照片不怎么清楚,穿着校服的少年,从领口伸出一截细白的脖子,五官秀气,半长的黑发,目光阴郁地看着镜头,旁边是他的名字和班级。
  “简然。”虞世尧舌尖念出这两个字,桃花眼露出几丝玩味,“果然不是什么艾伦么?”
 
 
第2章 
  走出酒店,背后的冷汗被七月干燥的热风吹得后脊发凉。
  叶艾伦和简然没有什么关系,顶多算是病友,简然没有找同类的习惯,要不是从叶艾伦口中听到虞世尧的名字,他也不会主动去认识叶艾伦。
  幸好他有一张具有迷惑性的脸,苍白寡淡,放在人群里也找不出来,更掀不起祸水的大浪,能轻易接近人,也能骗人。
  磨磨蹭蹭去了学校,还有一节课就放学了,现在只有升高三的年级在补课,学校大而安静。
  保安拦下他,让他登记班级姓名,简然没找出自己的学生证。
  他走的时候把酒店都检查了一边,确定自己没有东西落下。
  难道是昨天搬叶艾伦的时候掉在外面了?
  “没带?直接写名字吧。”保安认识简然,附中一共有三千多学生,可是年级第一只有三个,简然就是其中万年不变的一位,从刚刚入学,到现在准高三,简然在他们年级的位置就没有变过,每次开学典礼的学生代表都是简然,不说保安队,就是学校保洁也认识这个小学神。
  简然登记好,走进教室的时候,刚刚打下课铃,周围桌椅都动起来,上厕所的上厕所,接水的接水,对迟到的简然没有投去多大的注意。
  把书包放在脚边,简然趴在桌子上,手埋进胳膊里面,偷偷吸了一口冷气。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只是刚才走路被磨到,现在针扎了一样疼。
  “简然,你没事吧?生病了?”陈蓓在他桌上放了一瓶水,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简然摆摆苍白的手背,说:“没事。”
  “今天老师讲的笔记给你放桌上了,你等会看。”
  “谢了。”
  陈蓓坐在一边,和他讲今天早上发生的事,直到上课铃响了才回到座位。简然在老师来之前,拿着桌上的那瓶矿泉水去了厕所。
  男厕骚腥味很重,几个上课迟到的男生也在简然走进来的时候,跑回了教室,简然走到最后一格,关上门,下面肿得像是馒头,外面一层薄薄透亮,像是再磨一下就要破掉。
  把冰冷的水浇在上面,简然缩了一下,伸手去搬开肿胀发热的花/唇,把水淋向里面的肉/花,他冰得吸了一下肚子,像是浇熄了烫人的火,下面的刺痛缓解了一些,还带来隐秘的快活。
  冷水让他想到了虞世尧的手,刚开始有点凉,不过很硬,一只手能包住他的下面,揉得人很舒服。
  用完一瓶水,简然用纸巾擦了一下,盯着牵连出来的淫丝,看了一会,面无表情扔进了垃圾桶,洗手回了教室。
  化学老师正在做实验,他趴在桌子上,记了一会笔记,玻璃窗就被敲响,班主任站在外面,示意他出去。
  “简然,怎么回事?昨天晚自习就不在,今天早上也不在,是生病了?”
  简然穿着长校服,站在阳光里,脸上是一种阴郁的白,点头承认自己有点发烧,并为自己忘记请假道歉。
  简然是学校的金疙瘩,听到他声音发哑脸色发白,班主任关心了几句,高三是个关键时期,让他注意身体,还问他要不要把今天上午落下来的课补上。
  简然说自己没有问题,顺便请了下午的假,回到教室翻开陈蓓给的笔记,帮她把上面记错的地方划出来,正好下课放学,吃饭时间到了。
  要去食堂的同学都跑得很快,回家的人也没有在教室磨蹭,教室反正对学生来来说都不是久留之地。
  简然把自己写给班主任的请假条拿给陈蓓,背着自己那个沉甸甸的书包回了家。
  回家昏昏沉沉睡了一觉,梦里总是有个虞世尧,一会是潮湿的雨天,倾垂的伞,如线的雨珠落在他胳膊上,一会又变得灼热滚烫,在难捱的浪潮里面起起伏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