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8 11:15:30  作者:靡宝

   =================

  《猎光》作者:靡宝
  文案
  数万年后,人类移居遥远的巨鲸座。
  光明神“圣主”以宗教统治新人类,足足上万年。
  社会僵化,文明止步。
  伊安刚刚通过了神父资格考试,被教廷派往备受争议的奥兰公爵的领地,担任驻地神父。
  年轻的神父认识了处于家庭边缘的公爵长子。
  乖僻,顽劣,傲慢,不服管教……
  当年才十二岁的莱昂纳多三世踩住了神父深蓝色的法袍,将他绊倒。
  “我会让你仰视我。我会让你以泪水来哀求我。我会让你永远铭记我的名字,膜拜我的光辉!”
  十六年后,年轻的皇帝亲手将后冠戴在伊安的头上,并且俯身亲吻伊安的手指。
  “吾爱,你是我永恒的光辉,请许我余生继续仰视你。”
  基本是个年下皇帝被真香打脸的故事。
  ABO,年下养成,星际机甲AI
  后期有生子
  年下霸道痴汉帝王A攻 & 禁欲高智商外冷内热O受
  双向爱恋互宠甜甜甜
  有关宗教设定纯架空(瞎掰),不要对号入座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安,莱昂纳多 ┃ 配角: ┃ 其它:AI,机甲,前世今生
  ==================
 
 
第1章 
  深夜,野风肆掠。
  古教堂耸立千年的巍峨身躯正被烈火疯狂吞噬,终于支撑不住,缓缓倾斜,继而轰然倒塌。
  飞腾起的火星席卷四方,热浪烫卷了士兵额前鬓角的碎发。
  牧师和教徒们跪在中庭的石板上,朝着这最后一座圣殿的残骸,发出绝望怆然的哭喊声。
  披坚执锐的御军兵遍布每个角落。
  “求求您——”白发苍苍的老主教朝着士兵的尖刀叩首,“陛下,您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
  身穿笔挺军装的高大青年缓步上前,猩红的披风内里在风中时现时隐。
  他身形极为伟岸挺拔,俊美年轻的面孔在火光映衬之下愈发分明如削。一双鹰目不比这夜暖半分,漠然地注视着匍匐在身前的大主教。
  “吾是天下之主,而你们则是邪教的余孽,是早就该归于尘土的亡灵。你们有什么资格求我?”
  老主教泪流满面:“陛下,您这么做,是触犯神灵,是亵渎他。他是奉神之人,身躯圣洁不可侵犯…………”
  男人嗤笑着打断了老主教的话:“吾就是神之子,就是他应当侍奉之人!”
  “不……”
  “况且——”男子逼近老者,低头注视着那张苍老的脸,压低了声音,“你知道的,他的身躯早已不‘圣洁’了,不是吗?”
  老主教浑身剧颤,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罢了。”男子的耐心已被耗尽,抬起了手。
  士兵们一拥而上,将挡路的老主教和教众强行拖开。
  而年轻的帝王在一片哀求声中穿过中庭,走上了一间小祷告室前的台阶。
  卫兵手中的光子门上的密码门锁轰得四分五裂。狂风卷着焦尘灌注进小小的室内,吹得神案上的烛火一片飘摇,熄灭大半。
  门砰然关上。
  伏跪在神案前的男人一哆嗦,克制不住地细微颤抖着。
  而男人的皮靴踏在石板上,步声沉沉,朝那个穿着红袍的身影走去。
  飘渺的烛光将两人的身影都拉得极长。
  红衣男子清瘦的身躯蜷缩在案前,法袍顺着他的影子逶迤在台阶上,仿佛是一汪自他身体里涌出的鲜血。
  细碎的祷告声在室内轻轻飘荡,仿若梦呓,又似情人无意义的呢喃。
  汗,成串的冷汗,正顺着男子苍白而清俊的面孔流淌而下,自秀气的下巴滴落,在法袍上浸出一片深斑。
  法师似乎正在同身体里巨大的痛苦对抗,并且期望着向神灵的祷告能将他从深渊之中解救出来。
  “你的神救不了你,伊安。”王站在年轻红衣大主教的身后。
  男人置若罔闻,紧闭着双目,念着祷告词。
  年轻的王却是不耐烦了,弯腰伸手,扣住对方冰凉的下巴,逼着他抬起头来。
  明明比自己还年长数岁,可男子面容似乎凝固在了时光之中,依旧那么清俊秀美,圣洁而宁静,令人移不开眼。
  剑眉入鬓,漆黑的双目如浸在泉水之中,目光早已涣散。光洁的肌肤苍白如纸,却因为体内的情潮影响,脸颊泛着醉人的红晕。而挺直的鼻梁下,是那双让人永远品尝不够的温润的唇。
  青年不禁用指腹轻轻摩挲那双被汗水打湿的唇,眸色转深。
  而红衣主教却因这个动作骤然清醒过来,双眼瞪圆,身躯猛地后退。
  青年浓眉一皱,顺势俯身,将男人笼罩在身影之下,锁在双臂之中。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想逃?”青年健壮的双臂构建成一个不容挣脱的牢笼,锁住蜷缩在身下的男子,“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伊安。你这最后一个藏身点也将不复存在。我说过,除了我的身边,你无处可去。”
  男子苍白的手指痉挛地抓着法袍,浑身阵阵颤栗,汗水源源不绝地从每个毛孔涌出,将乌发和衣服浸得透湿。
  他嘴唇哆嗦,呼吸急促,口中依旧无意识地念着祷告词。
  “吾无上的神主……请将光辉和力量赐予我卑贱的身躯……”
  “真可怜。”青年以指节轻轻拂过法师汗湿的鬓角,每一个细微的接触都会在对方身体里引发滔天的热浪,让他颤抖得更加厉害。
  “停了抑制剂的反应不好受,是吧?”青年忍不住俯身,在男人冰凉而光洁的额角充满怜爱地吻了吻,“向我认个错,我就给你药,终止你的痛苦。”
  男人终于将漆黑的双目转向男子,喘息着冷笑:“我不稀罕!”
  年轻的王剑眉微锁。
  “我所经历的一切伤痛,都是神对我曾犯下的错的惩罚,我甘之如饴。我不稀罕救赎。如果神要我的身体腐朽,那它就腐朽好了。”
  “伊安·米切尔!”王怒喝。
  伊安的目光却在威胁的咆哮声中再度涣散,越过青年俊美分明的面孔,投向不知名的空间:“我的魂灵终将和圣光融为一体,洁白,无罪,得到永生……”
  青年愤怒地拉起了伊安:“你这个疯子!你究竟要和我对抗到什么时候——”
  他的咆哮在目光接触到男子平坦的小腹时戛然而止。
  红袍之下,伊安白色长袍已被汗水浸透,紧贴胸腹,清瘦单薄的身躯一目了然。
  “你……”年轻的王者一手将红袍青年摁在地上,一手探向他腹部,只摸到削薄柔软的肌肉和清晰的胯骨。
  “不对……怎么……”青年狂躁,一把揪住伊安的领子,“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伊安游离的目光再度聚焦到男人脸上,嘴角勾起冷笑。
  “给我弄死了。”他淡然道,“那种罪恶的杂种,本就不该诞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青年浑身剧震,像野兽一样喘息,双目腾起血雾。
  “那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第一个孩子!它本该还有两周就要出生了!”
  伊安坦然迎着王者的怒火,笑意加深:“我说过,莱昂,我们俩都是罪人。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青年狂怒地将男人掼在地上。
  伊安喘咳着,发出低低的笑声:“你终究有一天会明白,你并非无所不能之人。”
  “是吗?”年轻的王低沉的声音似乎又恢复了镇定,“而你看着我长大,也该知道,我从来就不信神灵,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终将都会落在我的掌中。包括你,我的‘小老师’!”
  咬牙念出来的这个称呼令伊安身躯忽然一颤,显然勾起了激荡的回忆。
  而青年已不再耐烦听这个男人废话。他手掌抓住单薄的衣料,随着撕裂声,伊安布满汗水的白皙身躯曝露在昏暗的灯光下,湿润的肌肤犹如涂抹了一层乳油。
  “你——”伊安再也无法镇定,“你要做什么?这里是圣堂——”
  “没有什么圣堂。”青年毫不留情地、近乎粗暴地撕扯着身下人的衣物,“我是你的皇帝,你的教廷没有得到我的认可,这里不过是一件普通的民房。而你,则要侍奉于我!”
  “不……”红衣大主教仓促反抗,可是饱受停药后遗症折磨的身躯早就深陷欲火,浑身肌肉酸软酥麻,力量来不及聚集就已溃散。
  肌肤被粗粝的掌心抚过,反而泛起一阵愉悦的颤栗。而且青年那雄浑的适配者气息早就烧灼着他每根神经的末梢,已挑起他身体上所有反应。
  他痛恨这种对自己身体失控的感觉,可这又是自出生起就标记在他身上的烙印,将伴随他到死亡的那一天。
  “不了解我的人,是你,伊安。”青年扯开精美的军服和衬衫,露出健硕精悍的胸肌和腹肌,俯下身来。
  “不过没关系。”肌肤相贴那一刻,皇帝温柔地吻上了爱人带着血气的唇,“我始终很有耐心,会陪着你厮磨完这一辈子。而我们也还会有很多孩子,一切重新来过——就从今夜开始……”
  语音消弭在疯狂接吻的唇间,堵住了青年的抗拒地低呼,只允许那难以抑制的喘息扬起,将这一方小小的房间填满。
  浑浑噩噩的晃动之中,伊安的目光投向案上高高伫立的神像。
  神面色安详,双目慈悲,俯瞰着脚下纠缠的恩怨。
  而伊安发觉自己竟真的没有再被神羁绊。他的思绪反而飞去了更远的地方,渡过岁月长河的波涛,到达彼岸。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一个春末,他第一次同那个叫莱昂的孩子相识的日子。
 
 
第2章 
  弗莱尔,古人类语里,花朵的意思。
  伊安·米切尔神父抵达弗莱尔星首府的时候,正是那儿的春季。
  教廷直航的太空舰在一片纷纷扬扬的落花中缓缓降落在航空港的停机坪上。来自海洋的水蒸气则凝聚成雪山般的云山,堆积在地平线上,雄伟壮丽。
  年轻的神父一走出舱门,便被这迎面而来的盛景深深震撼,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在帝都人口中荒蛮偏僻、异兽遍地的边境星球。
  从航空港到帕特农庄园的一路上,繁花与云构造出了一座春神眷顾的星球。
  攀爬成篱笆的蔷薇和月季,枝头垂下的紫藤,飘散的晚樱,星空海棠……就连在帝国首都极为稀奇珍贵的空海星萝,在这一颗偏远的星球上满地盛放,如打翻了紫红的颜料。
  这里的天空呈现出一种微微泛紫的蓝色,如梦如幻。沿途的房屋全都粉刷成白色,四处都有鲜花点缀。
  “这里和首都很不同吧,神父?”公爵府的司机热情地寒暄。
  “确实大相径庭。”伊安微笑着,唇角带着一个浅浅的小窝,“这是一座充满了诗意的城市。”
  陆上悬浮车尾扬起一串花瓣,正沿着郊外的林木道疾驰。
  “弗莱尔一年十八个月,有十五个月都在春季。”司机自豪地赞美着家乡。他是一个Beta,脸颊上有着当地人特有晒斑,性格爽朗,又因伊安的神职人员身份,对他分外亲热。
  “您来的正是时候,神父。雨季刚刚过,天气正好。我们这里的夏天不会太热,公爵的庄园就更凉快了。而且现在也到了狩猎的季节。您狩猎吗?”
  “不。”伊安礼貌地笑了笑,“神职人员是严禁歌舞、狩猎等娱乐活动的。”
  “瞧我!”司机拍了一下脑门,“真抱歉,神父,是我糊涂了。主要是您看着实在不像一个神职人员。”
  伊安·米切尔今年才刚满二十岁,却以优异的成绩自首都中央神学院毕业,并且一次性通过了神职人员资格考试,成为了一名相当年轻的神父。
  因为赶路的关系,他并没有穿着法袍。身上的白衬衫和卡其裤,再加上一顶鸭舌帽,压在他微微卷曲的柔软黑发上,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青涩的大学生。
  而且他还是一名Omega。虽然服用了优质的抑制剂,可是年轻人蓬勃浓郁的信息素就像车外关不住的春色,总会有一丝半缕泄露出来,飘到鼻端。
  年轻的神父有一双温和的、漆黑的大眼睛,如黎明前闪着寒星的黑夜,肌肤则是Omega特有的白皙细腻。他五官轮廓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棱角还不太分明,总是微笑的唇角令人如沐春风。
  “我确实年纪不大。”伊安温和地说,“不过请相信我对圣主的敬仰和爱,同任何一位虔诚的信徒都没有区别。”
  “当然!”司机忙道,“公爵和庄园里的人都对您的到来充满了期待呢。自从莫尔斯神父去世后,公爵就盼着教廷新派遣一位可亲可信的神父来主持我们教区。听说您可是夏利大主教的嫡系弟子?”
  “是的。”伊安优雅地点了点头,“夏利大主教同时也是我的抚养人。他将我抚养长大。”
  “愿主保佑他!”司机大声道,“您的身份如此高贵,这真是我们全教区的荣光!公爵为了迎接您,还将教堂彻底翻修了。瞧,就是那一个紫金顶的教堂!”
  悬浮车爬上了小山坡顶端,前方是绵延起伏的丘陵,林地和牧场将大地分隔成深深浅浅的方块,野山樱如一团团粉云,飘荡在旷野之中。
  山地如锋利的镰刀,勾住了一片碧海。海湾如镜,倒映着天光与云山。
  而密林环绕之中,教堂高高的金顶在阳光下皑皑生辉,圆拱顶犹如一轮旭日。
  在同教堂斜对着的海湾的另一端,则有一座古朴庄重的城堡依着山坡而立,俯瞰着海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