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8 11:17:20  作者:无毒河豚

 《旧友》 作者:无毒河豚

 
韩通明有时会觉得自己罹患精神分裂,他认知中的程眠,一半是清光暖日下的温柔少年,一半是纸醉金迷里的浪荡游魂。
他想把程眠变回以前的样子,可好像,那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程眠有时会觉得自己走进了楚门的世界,周围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演绎,像沙漠旅途后的甘泉和漂泊尽头的归宿,等他的噩梦醒过来,还能枕着熟悉的人的手,撒个娇说:“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啊……”
 
 
 
CP类型大概是  外冷内热嘴硬心软的攻 x 酷爱卖惨脑子稀里糊涂的受
 
竹马竹马一门心思想破镜重圆,一下没圆好,第二下圆好了。
 
嘿嘿。
 
 
 01
 
       程眠获得意识的瞬间,大脑就被宿醉后的疼痛所霸占,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太阳穴就开始突突地跳,里面好像有一根针不上不下地刺在里面,根本没有酣睡一晚应有的满足感。
       他脑袋里一团浆糊,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谁床上,到底在不在床上。
       眼皮酸胀,他决定放弃起床,蠕动着把被子兜住头,遮住无孔不入的日光。
       他记得昨晚是跟Weyman一起去了酒吧,那个心怀鬼胎的怂包,拍摄的时候借调整姿势为由,手一直不老实地乱摸,衬衫被他从裤腰扯出来又塞回去,来来回回好几遍,还只打擦边球,只敢在自己腰上来回摩挲几下,比地铁上的咸猪手还懂礼貌,更别提伸手再做点更下流的事了。
       试探了老半天,像原地跳了一场贴面舞一样,拍摄结束后,还是自己提议要不要去喝一杯,他才蠢蠢欲动地兴奋起来。在吧台上,Weyman自己攥着一杯女人才喝的甜酒嘬到了天荒地老,大概是怕等会儿被酒精影响老二发挥,然后拼了命地灌程眠。
       程眠心里嗤笑一声,也不点破他的小心思,来者不拒一杯一杯地喝,他酒量不好,但也看准这个怂货玩不来干柴烈火,最好就是自己软绵绵躺成一团,他才有胆子下手。
       呸,肉包子都追到嘴边上了还不敢咬,活该单身一辈子。
       喝到最后,连Weyman说话他都听不清了,只记得天旋地转间一片光怪陆离,仿佛一头栽进了万花筒,酒吧里昏暗的氛围和不时刺目闪烁的灯光让他大脑混沌,眼色迷离,在彻底被酒精淹没之前,只来得及双手捧着眼前的脸用尽全力气嘱咐道:“记得,戴套。”
       然后他就几近昏迷了,意识模糊间对方动作粗鲁地把自己扯来扯去,抓得自己很痛,完全是个急色鬼的样子。
       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想到这他在被子底下吃吃笑了两声,闭着眼懒洋洋伸出手在床上到处乱抓,看看能不能抓出手机或者男人之类能提醒自己时刻的事物,床单是柔软的棉质,摸了半天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怂货还挺绅士,程眠心想。绅士地动手动脚,绅士地上完拉倒,一点痕迹没留下,跟没上过一样。
       ……诶?
       这到底是跟没上过一样还是根本就没上过?
       程眠脑子一震,瞬间有点清醒了,伸手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下半身完全没有做`爱以后该有的感觉,合着这位大哥根本没打算跟他上床?!
       ……还是说太过细小,倒腾了一夜根本没感觉?那一身腱子肉都是假的咯?!
       程眠本来就头痛得要死,发觉自己被另一种意义上骗炮,心里说不上来是气还是笑,小声嘀咕道:“外强中干,装什么1号。”声音嘶哑得像破锣一般。
       他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勉强睁开眼睛审视自己的身体,果然一点暧昧的痕迹都没有,只有腰上倒是有一小块淤青,他试探地按了按,立时疼得呲牙咧嘴。
       “嘶——”这人该不是个偷肾的吧?
       房间昏暗,只有一束刺眼的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透进来。程眠费力地眨眼,环视周围,整个房间简约整洁,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装饰,所有的东西都严格与地板瓷砖的边线呈90度放置,连床上用品都是纯白色,跟病房一样,可以想象房间主人有多么的冷感而无趣。
       这样的人可真少见,自己这么多年来也就认识那么一个,想到这人,程眠心情顿时五味杂程起来,反正肯定不会是Weyman那种又怂又荡的人会住的地方,难道他趁醉把自己转手了?
       他苦笑着挠挠头,觉得嘴巴又苦又干,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玻璃杯,水居然是温的,还带着点蜂蜜的甜味。
       他享受地咂咂嘴,决定一会看看这位坐怀不乱真君子的面目,若是对自己的胃口,来一腿也不是不可以。
       “哐!”
       房门被一脚踢开,吓得程眠一个激灵,在床上弹了一下,水溅出来几滴落在床单上,晕出几朵小花。
       脑中刚刚蹦出来的人与眼前颀长的身影合为一体,程眠感到心脏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他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韩通明单手抱着一堆衣物走进来,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到阳台,“刷拉——”一声拉开了窗帘。
       日光瞬间从巨大的落地窗倾泻进来,满室一片光明,韩通明毫不留情地举动瞬间刺瞎程眠的双眼,他长期昼夜颠倒,如今鬼一样被暴晒在阳光下,险些现了原形,捂住眼睛发出一声呻吟。
       程眠向床里面缩了缩,试图躲进阴影里,透过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出的泪花,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背影。
       韩通明没穿上衣,棉质的家居裤很宽松,裤腰处露出一点内裤边,包着毫无半分赘肉的腰部,骨骼向上延展出几近完美的弧度,肩胛骨随着手臂的动作起伏几下,勾勒出紧实的斜方肌,宽阔的肩膀被正面的光线描了一层金边,美而有力,看在程眠眼里性`感极了。
       他吹了声口哨,音量压得极低,跟气音似的,怕韩通明听见回过头来揍他。
       他之前十分想拉韩通明入行,肌肉练到这么漂亮,身材比例又好的男模不止是后天努力就能达成的,更多的是爹妈基因得给得好。后来想想,让韩通明在镜头面前搔首弄姿,只怕比杀了他还来得艰难,万一遇上Weyman那种不长眼色的人想上去吃点豆腐,估计腿要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折。
  
       程眠还在后面视奸,韩通明已经打开窗子,放进一阵微凉的晨风,吹散了一点压抑了一晚上混浊着酒精的空气,他把程眠的衣物头也不回地往床上一扔,往晾衣架上挂被单。
       程眠扯过衬衫,上面还带着柔软剂的香味,是他喜欢的柑橘味,他磨磨蹭蹭地系扣子,心想明明都烘干了,还要再晒一遍,韩通明的怪癖真是从小到大都不变,说什么喜欢阳光的味道,根本就是过度洁癖。
       容忍一身酒味的自己睡在他床上,已经可以算得上十分仁慈的举动了。
       “咳咳……昨天晚上……是你把我捡回来了?”程眠见他一副不打算搭理自己的模样,只得率先开口试探地问,自己喝断了片,还不知能干出什么蠢事来呢,“咱俩一起睡的?”
       韩通明没说话,理都懒得理他。
       他光着腿爬下床,看着韩通明伸长手臂晒衣服的样子,觉得养眼极了,这人手长脚长,肌肉形状好看得不得了,不知道每天要泡多久的健身房。他从侧后方只能看到韩通明冷峻的侧脸,鼻梁高挺,唇线锐利,程眠受了蛊惑,虫子一样从后面慢慢贴过去,手十分不老实地想往腰上摸。
       他手底下腰部肌肉猛然僵硬了一下,韩通明像只360度视角的变色龙,准确捕捉到程眠的动向,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
       这可真是没收力,程眠皮肤薄,被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得肉眼可见地涨起了一块红红的痕迹。他拿手揉了揉,有点委屈:“你干什么这么用力打我,都被你打红了……”他试图把手臂往韩通明面前递,被对方不耐烦地用胳膊肘推开。
       韩通明深吸一口气,把被单上的褶皱抚平,转过头来,看着程眠光裸的双腿,下巴骤然一紧,眉头狠狠地拧到一起。他强迫自己抬头盯着程眠宿醉完苍白的脸和泛红的眼角,嘴唇几不可见地动了动,说道:“穿衣服,赶紧滚。”
       声音又冷又硬,带着晨起的沙哑,低沉得像风雨欲来时的气压。
 
 
 
02
 
      昨晚刚交付了一个项目,忙了将近半年的项目组终于能松口气,喜迎奖金了。公司里几个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从半个月前就开始闹着要身为技术总监的韩通明请客搞团建。他本意是“你们玩,我结账”,结果小崽子们不消停,怂恿着几个觊觎韩通明美色的小姑娘一齐上阵,硬是让他请完了饭还陪他们一起去了酒吧。
       几个闹腾的年轻人喝了两杯,窜到舞池里去一通乱扭,比表情包还活泼,看得韩通明有点啼笑皆非,幸亏自己跟着来了,里面还有两个女孩子,别跟着他们闹得太过火,出点事就糟了。他往嘴里倒了一口啤酒,眯眼看着灯红酒绿的舞池,不知在想什么。
       “韩总监……”
       韩通明回过神来,见是设计部新来的一个小姑娘,好像叫于婧,刚刚本科毕业,还穿着帆布鞋和牛仔裙,双手捧着一杯暖色鸡尾酒,有些局促地坐到他旁边。
       “叫明哥就行了。”韩通明温和地一笑,眼神扫过来,疏离又随意的样子,“怎么不跟他们去玩?”
       “不太会跳……”于婧有些害羞,眼睛盯着酒杯不好意思直视韩通明的眼睛,“小安他们非说要找个热闹的地方才有气氛,明哥也不常来这种地方吧?”
       韩通明平时雷厉风行,说话言简意赅,在办公室跟手下只谈工作效率,有时不苟言笑到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生气了,很少见到他工作之外放松的状态,于婧难得有跟他轻松交谈的时候,觉得脸上都热起来了。
       “不常来,你们魏总倒是喜欢,以后你们再想聚可以叫上他,”韩通明朝舞池抬抬下巴,回头冲于婧眨了下眼,“买单。”
       他平时冷峻深刻的眉目多了一分狡黠,仿佛冰山一隅的冰层下藏着几瓣桃花。
       小姑娘涉世未深,脸瞬间涨得通红,半晌说不出话来。
       两人聊了聊于婧的学校和专业,渐渐无话,重新盯着舞池发呆。于婧喝完手中的酒,看着韩通明英挺的侧脸,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道:“那韩……明哥你有女朋友吗?怎么都没见你提过?”
       韩通明听到这个问题稍显意外,挑起一边的眉毛,刚想开口。
       忽然他的表情凝固了。
       他甚至还来不及褪去嘴角的笑意,眉头渐渐拧紧,整个人迅速阴沉下来,视线越过于婧死死地盯着她身后,周身都是风暴欲来的气息。
       于婧吓了一跳,赶紧转头去看,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任何异常,吧台边站了几个年轻人在喝酒,周围座位上的客人也在灯光交织中谈笑,她有些不明所以地回头望着韩通明。
       韩通明举起酒瓶,目光冷冰冰地盯着吧台的方向,半晌才移回于婧脸上:“你刚才说什么?”
       于婧明显感觉到他情绪不对,有点忐忑地说:“我说明哥你还没女朋友吗?”
       “没。”韩通明回了一个字,用力往后朝沙发上一靠,明明是一个放松的姿势,却能令人感到他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之后于婧虽然时不时与他交谈两句,却明显感觉到韩通明心思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又不敢回头十分仔细地盯着酒吧客人们看看到底哪里出了差错,坐立难安地祈祷大家赶紧回来结束这尴尬的局面。
       终于闹累了的同事们勾肩搭背地回来了,于婧长出一口气,招呼大家喝东西。同组的盛小安用肩膀拱了她一下,挤眉弄眼地问:“你跟明哥聊什么呢?”
       于婧赶紧低声道:“嘘……等等给你讲。”
       “哎呀你们还聊出秘密来啦?”
       “祖宗你快小点声吧……”
       一大桌年轻人叽叽喳喳很是热闹,让本来就高冷的韩通明不是那么沉默得显眼,但尽管他时不时也参与大家的哄笑,于婧还是能敏锐地察觉,他的眼光飘飘忽忽一直往她身后看,眉头越皱越紧。她终于忍不住扭头去仔细打量吧台边的人,那是两个年轻男人,一个身形很是高大,穿着又薄又透的紧身衬衣,勒出一身明显的肌肉,头发却梳得油光水滑,正把酒杯往另一个人眼前推,那人来者不拒,滚着冰块的百龄坛一杯一杯地灌,看得于婧都胃疼。
       没一会儿那被灌酒的男人整个人就软了下来,被肌肉男搂在怀里撑着离开座位,准备往外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