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8 11:18:35  作者:池上红衣

   《穿成渣攻宠夫郎[种田]》作者:池上红衣

  文案:
  忍着吐血熬夜看完了妹妹逼他看的一本渣攻与他同名的耽美种田文。
  第二天,薛木匠就穿进了书里,成了那个好吃懒做,家暴夫郎虐打儿子的人渣。
  楠木村,村如其名,房前屋后,村头山间全是楠木,几乎还都带了金丝。
  薛木匠如获至宝,继续他的木匠事业,赚钱养家宠夫郎,顺带带领全村人民致富。
  只是因着经了他手的家具都有特殊的能力,杉木能提高性能力,怀孕率;核桃木可以提高智商;梨花木增强体质;胡杨木能降温;黄菠萝能保暖;楠木缓解疲劳;紫檀能让人心安……
  薛木匠一不小心就成了皇商。
  阅读须知:日常温馨,苏,爽,宠。
  小攻带领全村人民致富的故事。
  有包子出没。
  读须知:汉子哥儿设定。
  剧情狗血,苏,爽,甜,宠。
  沙雕日常骚萌风。
  后期包子出没。
  人前肤白貌美小乖乖人后中二放飞自我受VS轻微听觉障碍占有欲爆棚樊猫攻。
  内容标签: 生子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文瀚;苏日安 ┃ 配角:豆子、苏日月、苏日明、李辉、苏世平、团子、豆糕 ┃ 其它:
 
 
第1章 
  被小了他十四岁的亲妹子逼着看了大半晚上的小说,好不容易等妹子去睡觉了,薛文灏才爬上床,但刚睡下耳边就迷迷糊糊传来了一男人满是恶意的辱骂声:
  “个小畜生,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让你去拿你阿姆的钱又不是要你的命,你哭什么哭。”
  “快去,别装死,听到了没有。”
  “不去!”另一个小孩带着哭声的奶音害怕的颤抖着,吸了吸鼻子,却又坚定的拒绝了。
  “不去?!!”男人像是被气笑了,后又气急败坏的道:“好你个不去,老子今天就打死你看你还去不去。”
  话音一落就听到前后“砰——砰——”的两声,像是东西抛起又掉到了地上,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小孩带着奶味的尖叫声。
  “啊——”
  薛文灏心头一跳,咻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他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的一幕。
  陌生的泥土院子里,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身材瘦肉面容枯黄的小男孩微微弓着身子咬着牙趴在地上,一双黑宝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前面弯腰驼背、面容猥琐的中年男人,眼神阴翳凶狠,就像毒蛇一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鼻子上还有个鼻涕泡,脑门上一个血窟窿哗啦啦的流着血,血染红了小孩的脸,还有他满是补丁的粗布衣服,流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小血滩。
  疼的面容都扭曲了,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小孩却一声没有吭,只是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满含恨意的盯着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苏五牛,你今天最好就把我苏豆子打死,要不然等我长大了就杀了你。”
  小孩的声音掷地有声,让人无端的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猥琐男刚开始也被小孩给震住了,反应过来后,脸色一变,当即就恼羞成怒的给了小孩一脚,“有人养没人教的畜生,老子今天就替你爹教教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拿眼睛瞪人了。”接着又要去打小孩。
  看到这一幕,薛文瀚脑门上的火蹭蹭蹭的往上涨。这个畜生,这还是人吗?对这么小的小孩动手。
  直接忘了想他睡了一觉,好好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扯着嗓门吼了一句:“你特么的住手。”然后迅速利落的从软榻上下来,就连起的太快造成的眩晕感都没能拦得住他,三两步冲了过去,抬脚一脚直接就将那猥琐男给……踢飞了。
  踢飞了——
  薛文瀚自己也是一愣,没想到他的力气会突然变得这么大,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什么。
  但还没来得及抓住就被地上满脸警惕的看着他的小男孩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薛文瀚连忙蹲下身去,将虚张声势,其实早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的小男孩抱进了怀里:“豆子别怕,我现在就给你包扎,然后带你去看医……郎中,别怕。”
  被薛文瀚抱住,小孩的身体下意识的一僵,泪水快要冲破眼眶出来了,却又被他生生的憋了回去,长长的睫毛乱扇着,像是害怕极了,却又咬着牙一声没敢吭。
  全身的防备。
  薛文瀚被他的反应弄得心疼不已,抬手,想拍拍他的肩安抚他,却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猛地打了个哆嗦,薛文瀚举在空中的手一顿,再加上小孩身上的伤,怕弄疼他,最后讪讪的收了手。
  随着薛文瀚的手放下,小孩明显松了口气,然后努力将自己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试图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薛文瀚很心疼,但他现在没时间想其他。
  低头,当看到自己身上质地柔软,明显比苏豆子好了几十倍的衣服时,薛文瀚一愣,微微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连忙从里衣下摆上撕了一条布条给苏豆子包扎。
  所以,当苏五牛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平日里连瞅苏豆子一眼都懒得筹瞅的薛文瀚正抱着苏豆子,还扯了自己身上价值二两银子的里衣给苏豆子包扎,惊得苏五牛的下巴差点掉了。
  这是天要下红雨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薛,薛兄,你这是……?!”
  虽然被打了,但因为薛文瀚的力气极大,村子里十来个汉子加起来都不是对手,苏五牛也不敢生气。
  当然就算生气他也不敢当着薛文瀚的面前表现出来。
  更何况他平日里还要仰仗着薛文瀚生活,要是薛文瀚生气了……苏五牛狠狠地打了个寒颤,生怕薛文瀚生气了他没果子吃,连忙献媚的凑过来蹲在薛文瀚的身边,挑着他觉得薛文瀚会喜欢的话说。
  “也是,这小贱种死了到底麻烦,还是薛兄想的周到,哈哈哈……”苏五牛尬笑了两声。
  “不过依我看啊,这小贱种命硬的很,肯定死不了,薛兄你大可不必如此小心,等一会儿等苏日安那贱人来了我就问他要些钱,到时候就陪薛兄去镇上的如意坊快活。”
  如意坊是赌坊。
  苏五牛想着拍薛文瀚的马屁,一口一个小贱种,却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子上,薛文瀚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转身‘啪’的扇了他一巴掌:“苏五牛,今天就算了,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说苏豆子和苏日安,看我怎么弄死你。”
  被薛文瀚打的,苏五牛一愣,虽然不明白薛文瀚为什么,也心有不甘,但却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他是真的惹不起薛文瀚。
  而薛文瀚,在打完苏五牛后就快速利落的替苏豆子做了个简单的包扎,抱着苏豆子往村里的郎中家跑,一边跑嘴里一边还安抚苏豆子说:“豆子别怕,爹……爹爹以后都不会让他们欺负我家豆子了,别怕。”
  说到“爹爹”两个字的时候,薛文瀚还有些别扭。想他一个单身了二十七年的贵族,一下子就变成了孩儿他爹……也就是薛文灏心理承受能力强,要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差的,非得吓出个病来不可。
  到这时候,薛文灏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穿到了昨晚妹妹逼他看的那本渣攻与他同名的耽美种田文里了。
  成了里面畜生不如的渣攻。
  说起这事,薛文瀚就觉得心塞。因为名字和渣攻一样,就被知道他性向的小妹逼着看那本小说,美其名曰让他好好学学,万万不可像里面的渣攻那样欺负自家小受受,却没想到……
  书还没看完,习也没学到,他人就变成了渣攻本渣。
  薛文瀚抚了抚额,低头看了看怀里没活过两章却贯穿了整本书的苏豆子,小家伙正因为他的一句话小心翼翼却又茫然的看着他,带着血的小爪子试探性的在他胸前抓了一把,当看到他衣服上带血的小手印后又吓得慌忙缩了回去,低下了头,身体微微发颤,眼睛里也全是害怕,小声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
  人心是肉长的,小孩惊弓之鸟的反应,除了那些铁石心肠的人,又有几个不心疼呢。
  但因为小孩身上有伤,害怕弄疼他,薛文瀚也不敢做什么,只是加快了去往郎中家的脚步,嘴里安抚忐忑不安的小孩:
  “脏了就脏了,洗了就好了,豆子别怕,爹爹以后再也不打你了,别怕。”
  苏豆子吸了吸鼻子,再次伸出小爪子抓住了薛文瀚胸前的衣服,抬眼小心翼翼的看向薛文瀚,生怕薛文瀚会像以前那样打他。
  想起以前,苏豆子又吸了吸鼻子。以前别说弄脏衣服了,就是他从爹爹面前经过,爹爹都说他是小贱种污了他的眼睛,忙的话就让他滚,闲的话就是一顿好打;不但自己打,爹爹还经常鼓励村里的小胖他们打他,还有苏五牛……
  想到这里,再看看眼前这个会抱着他说“脏了就脏了,豆子别怕”的爹爹,一直忍着没敢哭的苏豆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哭的肝肠寸断的,一双小手也紧紧地攥着薛文瀚胸前的衣服,上气不接下气的。
  “豆子,怎么了?是不是疼?”薛文瀚不知道苏豆子心里想的,还以为他疼了,连忙问。
  经常被打,而且越哭越打,苏豆子都已经习惯了疼就忍着。
  听薛文瀚这么一问,才感觉到他真的很疼,当即就哭的更厉害了,连鼻涕泡都哭出来了,“爹爹,呜呜呜……豆子疼,呜呜……”
  “爹爹知道豆子疼,看着豆子疼,爹爹也疼,不过我们豆子最乖了,再忍忍,再忍忍很快咱们就到郎中大爷家了,到时候让郎中大爷给咱豆子瞧瞧,瞧瞧就不疼了,好不好?”薛文瀚说着,再一次加快了速度。
  也就是这具身体的素质好,要不然换成其他的人像他这么跑早就累死了。
  薛文瀚跑得快,身后面,追出来后只看到薛文瀚一片衣角的苏五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不仅苏五牛,路上碰到的任何一个楠木村的村民看到薛文瀚抱着苏豆子狂奔的时候,都像是见了鬼了一样,口口相传,没过多久,薛文瀚抱着苏豆子去郎中家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楠木村。
 
 
第2章 
  郎中家,薛文灏听了郎中说苏豆子伤的太严重了他无能为力后心一沉,后厚着脸皮借了郎中家的牛车,央了郎中家的大哥驾车送他和苏豆子去镇上。
  路上,薛文灏终于有时间整理脑子里多出来的……极为混乱的记忆。
  根据他得到的原身的记忆,以及昨晚看了一半尚还没有看完的小说,和刚刚发生的与小说里头一般无二的“故事情节”。
  以及清新的空气和陌生颠簸的土泥路上赶车的郎中大哥。
  薛文灏终于真实且又清楚的认识到——他穿了,穿到了那本书里,穿成了那个与他同名,害得他被妹子逼着看小说;好吃懒做,还做下畜生不如事情的渣攻身上了。
  说他渣攻,其实都是抬举他。
  畜生都不如。
  人都说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却能眼睁睁的看着苏五牛活活打死苏豆子,连眼皮都不带跳一下的。
  虽然说当初苏日安因为年龄到了,害怕被官府拉去官配,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强行与他成了亲是苏日安的不对。
  可若当初不是苏日安救了他,他薛文灏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
  而且这么多年,苏日安给他当牛做马,伺候他供着他,是块石头都捂热了,可他薛文灏不但不给苏日安好脸色,还动不动的就羞辱殴打苏日安。
  不但苏日安,甚至就连亲生儿子的苏豆子都不放过。
  自己打了不说。
  有时候还拿苏豆子当玩物,让村里的那些小孩们打苏豆子,赢得那个就给糖吃。
  可谓是残忍之际。
  好在苏日安拼了命的护着,村里的大人们知道后也都告诫了自家的小孩子,不让打苏豆子。
  苏豆子才顺利活到这么大。
  但……总有苏日安护不到的时候,总有一些小孩子奔着糖果,大人与苏日安结了仇,小孩儿和苏豆子不合的。
  每每苏豆子都被打的鼻青脸肿,刚开始的时候,被打了小家伙还会哭泣,但因为越哭越打,渐渐的小家伙就不哭了,就算再疼也只是咬着牙忍着。
  想到这里,薛文灏就恨不得杀了那个畜生。
  还皇亲国戚呢,亏得太子(薛文灏他爹)在争权夺利的时候失败了,要不然有这么一个畜生皇帝或王爷,天下特么的还不得生灵涂炭吗。
  幸亏失败了,也幸亏——
  他死了。
  要不然还有的苏日安父子受得。
  薛文灏感叹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苏豆子,却发现苏豆子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皮也耷拉着有些睁不开了。
  心头一跳,生怕他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薛文灏也顾不得害怕他疼,连忙抬手拍了拍苏豆子的脸颊:“豆子,醒醒,别睡了,快醒来……”
  难道还是要失去苏豆子吗?
  原书中,苏豆子就是今天在薛文灏的眼皮底下活生生的被苏五牛活给打死的。
  苏豆子的死,直接推动了后面剧情的发展。
  可现在自己穿过来了,也不打算按着薛文灏的路走,苏豆子也要死吗?
  虽然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但薛文灏已经对这个乖巧可怜的让人心疼的小孩产生了好感。
  真不希望他死。
  “豆子,别睡了,快醒醒,醒了爹爹就给你讲故事,什么大闹天宫啊,三打白骨精啊,真假美猴王的,哦对了,还有大战红孩儿,豆子肯定都没听过对不对,只要豆子醒了,爹爹就一个一个讲给豆子听,好不好,豆子,快醒来。”薛文灏的语气微微有些急切,却又十分自然。
  就好像他一直这么疼爱苏豆子一样。
  惊得知道薛文灏人渣,一路上都不愿意搭理薛文灏的郎中大哥张大了嘴……嗫嚅了老半天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不过,薛文灏能这样到底是好的。
  比以前除了吃喝玩赌就知道打人强多了。
  心里想着,郎中大哥默默的抽了老牛一鞭子,吆喝了一声,让老牛走快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