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19 16:34:53  作者:向家小十
  这时候,假如他是吉他手、或者主唱,没准还能站大街上卖个唱。
  可他偏偏是个鼓手,真没听说哪个鼓手能背着一堆架子鼓,一个人在街头卖唱的。
  于是,在日子越过越糟心的时候……
  某个优等生找上门,也为他带来了生活的一线转机。
  假如忽略性格上的缺陷而言,兰斯温菲尔德的外表颇具欺骗性。
  他有一头深黑色的柔软头发,还有一张精致漂亮的脸,丝绒般的长睫毛下是一双富有感情的深邃蓝眼睛,纤细的唇像是玫瑰花瓣一样。所以,他总能仗着无害的外表,轻轻松松营造出一种诚恳又真挚的谈话氛围。这使得他在对着鲍德温表述全部音乐梦想,并斩钉截铁地承诺‘永远不会放纵自己,也会督促乐队内部所有成员团结一致,走向成功’时,极具说服力。
  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什么永远、永久的都是小孩子的话,可鲍德温巴洛还是被他说服了。
  只是等他加入后,才吃惊地发现:骗子!
  因为这坑爹的乐队竟然只有自己和兰斯两个人!
  但兰斯依旧不慌不忙地告诉他:“我们现在就招人,这样多好啊,你都不用担心未来融入问题,一进来就是元老,还可以挑些合得来、看顺眼的同伴。”
  是,是这样的吗?
  可怜的鲍德温被忽悠得晕头转向,竟然还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这是坑蒙拐骗吧?’
  知道前因后果的詹姆斯忍不住这么想。
  可鲍德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也许是被骗后要面子死撑;也许确实真心那么想的;也许兰斯实在太好看了,没人能轻易拒绝他的请求……
  反正,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自我催眠,认为兰斯从来没忽悠过自己,而是用音乐才华打动了自己,两个人是高水流水遇知音,志同道合。
  再之后的发展就是……
  詹姆斯懵懵懂懂地闯进来,还积极主动地学习着融入;紧接着,自带车库的西奥维尔金也被鲍德温发展了进来。
  乐队整个组合过程,宛如一场传销:有刻意骗来的,有无意拐来的,有被忽悠瘸了的下线主动发展来的……
  至此,传销头子兰斯温菲尔德高踞在食物链顶端,才微微矜持地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回归当前正题,西奥维尔金的这次加入,还是挺重要的,代表着乐队终于初具雏形、渐渐迈向正轨。乐队成员们很快就不客气地彻底侵占他家废旧车库,把现有的乐器和设备都搬了进去,并抓紧一切时间地开始安排了第一场排练。
  第一次排练的时候,天气不算好。
  确切地说,英国的天气就没怎么好过,总是阴沉沉的天空,看不到一点儿阳光。
  这样一来,废旧车库就很阴冷,大家虽然尽可能穿厚一点儿,可还是觉得冷。
  而且,除了冷外,更多的是无所适从。万事开头难,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从哪做起也是个大问题。
  兰斯又一次主动站出来,快速地掌控全局。
  他特别自然地发号施令,把这间阴冷狭窄的废旧车库当成一个舞台,颇具权威地指挥着每个人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再挨个儿谈话,帮助大家分析一会儿该怎么表演,和大家具体怎么配合。
  詹姆斯表现得很乖巧听话。
  从某方面来讲,学渣总是仰望学霸的。
  他其实很崇拜那些成绩好又聪明还能被老师宠爱的孩子,尽管嘴上不承认。
  兰斯就是个让学渣仰望的存在。
  詹姆斯永远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是怎么长的。
  比如,那些该死的拼写课,他这辈子都没办法考及格,课本上乱七八糟字母们每天都像是在开一场超大的狂欢Party,不停地在脑袋里跳踢踏舞,哒!哒!哒,哒!哒!哒,没完没了,根本一眼都看不下去!
  可兰斯一节课就能翻完一本书!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能这么大?
  果然还是修车简单点儿……
  哦,对了,现在还有唱歌。
  总之,他们开始排练。
  非常好玩,就像是学校组织一场大合唱,开始的时候,总会有人跟不上调子,或者跑调。
  乐队也一样。
  团体协作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兰斯此时的吉他技巧已经相当熟练,但在配合队友方面却还差着点儿火候。
  他猝不及防之下,接连弹错好几个和弦后,立刻不高兴起来,整张脸都变得面无表情,耳朵还有点儿羞愧地泛红。显然,这种低级错误对于一向都是完美主义、对别人严格,对自己更严格,又有着强烈自尊和固执天性的摩羯座来说,简直不能容忍;
  鲍德温巴洛不愧是有演出经验,又技巧娴熟的人,对这种状况并不意外,是唯一表现不错的人。
  他仅仅是皱着眉头,一下一下地敲着鼓,试图调节整首歌的节奏,再想办法把已经偏到十万八千里的调子拉回来。
  可也有句话叫‘孤掌难鸣,独臂难支’。
  在集体跑偏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接着是贝斯手西奥……
  应该还有人记得吧?他以前是弹吉他的。
  所以,尽管这孩子是个人才,弹得激情四射,满脑袋的长发甩得飞起,头拼命地前仰后俯,又扭腰摆臀地展现出摇滚明星的装逼范儿,也不能掩盖他作为一名贝斯初学者,正在一下一下弹棉花的人间真实。
  这一刻,车库中男孩们不仅仅身上发冷……
  他们的心情也快和外头的天气一样阴冷阴冷的了。
  除了詹姆斯!
  他的情绪一直没受到任何干扰,始终闭着眼睛,自得其乐地沉浸其中,唱得高亢又感情丰富,区区一个人,却能把所有的乐器声都压下去,把一首歌完完整整、一字不漏地从头唱到了尾。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一直坚持没有停下歌声的缘故……
  这场谈不上默契的表演很可能在一开始就被暂停了。
  但主唱还唱时,伴奏停了不太好。
  这有点儿像是打架,大家既然约好一起上,哪怕明知道打不过,碍于义气也还是得在场上苦苦支撑,总不能扔下傻逼主唱一个人。
  所以,他们只好继续荒腔走板地演奏着噪音,直到结束……
  完美!
  詹姆斯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潇洒地转过身,舔了舔有些干的唇,在胸前朝着队友们比出两个大拇指,绿眼睛中盈满了骄傲和自我陶醉:“God,I\'m good!”
  什么?什么?
  兰斯愕然抬头:“可你一直也没在调上啊,兄弟!”
 
 
第8章 
  排练的这段时间里,兰斯一直自动承担着领导大家的责任。
  他尽心尽力,认真严谨,极为注重专业性,只是有时候太较真,尤其在气急时,往往本性暴露,口不择言,丝毫不给人留任何情面,刻薄地让人简直想跳楼。
  贝斯手西奥维尔金因为天性中的那点儿散漫和不求上进,一个走神就被他骂得险些想退队。
  有时候闹得不可开交,詹姆斯还会主动上前,悄悄提醒‘想想车库,兄弟’。
  兰斯每次都气得抓狂,抓着他衣领低吼:“你什么意思?我会在乎一个车库吗?”
  但事后,他确实偃旗息鼓,对西奥仁慈许多(詹姆斯:呵呵)。
  为此,毫不知情的西奥对总帮自己说话的詹姆斯感激不尽。
  他俩的友谊就这么突飞猛进起来。
  当然,有一个严厉的领导者也是好事。
  在兰斯每天都不松懈地指挥和督促下,大家配合得越来越默契。甚至有时候,他一个眼神瞟过去,成员们就能立刻会意,赶紧该弹的弹、该敲的敲,该唱的也唱起来。
  “我仿佛不是加入了一个业余摇滚乐队,而是入读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
  西奥偷偷和詹姆斯这么吐槽说。
  但詹姆斯却觉得这样挺好,作为初学者,多练习总是好事。
  而且,和独生子的西奥不同,作为莱蒙家最小的孩子,他早早就习惯了在被亲爹和亲哥的命令下生活,导致他对这种被人管束的练习毫无异议,反而总能看到好的一面,比如,他现在学了很多首歌,每首歌基本都能在调上了,真可谓一大进步。
  西奥大概也就是随便抱怨一下,过过嘴瘾。
  事实上,有着吉他基础的他才是进步最快的一个,他现在已经把贝斯弹得有模有样,偶尔还能耍出一点儿高难度的技巧。
  至于鲍德温,完全不用说,一直稳定发挥!
  他的每个鼓点都仿佛能准确地敲在人心尖上,咚!咚!咚!
  至此,Planet合唱团,不对,是Planet乐队很快就练熟了大约二十来首曲子。
  其中多数是披头士的歌,也有那么三四首是近期的流行金曲。
  乐队成员们进入了膨胀阶段,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们开始集体期盼着,期盼着走出废旧车库,寻找更广阔的舞台。
  但演出机会并不好找。
  这时候玩乐队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厉害的角色,而一支刚刚组队,还没什么名声和业绩的团队暂时还没办法与这些乐队竞争。
  为了得到演出机会……
  大家做出了一个相当艰难的决定:不计报酬进行演出。
  ——兰斯的好主意。
  这个满脑袋鬼主意,浑身都是心眼的漂亮小子认为,乐队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练兵,只有大家都熟练了舞台,也熟练了观众,彼此配合到天衣无缝的地步了,才算是一个合格的乐队。而一个合格的乐队,在未来会有更多赚钱的机会。相反,假如现在为了钱计较太多,反而会错失成长的良机。
  道理讲得非常好。
  只是……
  全身心沉浸音乐中的詹姆斯终于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在排练的这一个月里,除了第一周的两英镑外,兰斯从来没把说好的工资发给他,也许是最近大家太投入,所以,忘了?
  于是,他直接找了过去。
  两个人之间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兰斯,你是不是还欠我三周的工资?”
  “有吗?”
  “有的。”
  “哦,那你先记账,以后还。”
  工资还他妈的能记账?
  詹姆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跌坑里爬不出去了。
  先不说什么狗屁的音乐梦想,辛辛苦苦排练快一个月,现在辞职不干,之前的汗水岂不是都白流了?
  值得欣慰的是,乐队中还有比他更惨的。
  自带车库的西奥有一次在詹姆斯抱怨工资问题时,居然吃惊地说:“什么?加入乐队还有工资?我们难道不是为了梦想吗?”
  詹姆斯心里立刻平衡了。
  后来每次轮到他给乐队搬设备、打扫场地时,他总喜欢把西奥叫过来一起干:“为了梦想!为了梦想!为了梦想,伙计!”
  后来西奥再也不说梦想了。
  詹姆斯懂他。
  但抱怨归抱怨,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
  詹姆斯就不用说了;鲍德温早年为音乐离家出走,好不容易要熬出头,却遭遇乐队解散,后来一直没出路,穷得差点儿卖鼓(一套架子鼓还是挺贵的);西奥如果不加入乐队,就是街头不入流的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一直在家吃父母,手里也没多少钱。
  所以,目前,乐队的财务全靠兰斯在支撑。
  他的家境是所有成员中最好的一个,再加上学习好,每年都能拿奖学金,攒下来也是一笔大数目。可问题在于,他的花销同样大,比如,西奥的贝斯就是他出钱买的;除此以外,他还要给自己买吉他,给乐队买音箱和外置放大器一类的设备,这些玩意儿都是填不满的巨坑!
  不做事的时候,往往觉得钱花不完。
  可一做点儿什么,简直事事都要钱,这世界真他妈不是东西。
  但哪怕是这种艰难的情况……
  他依然固执地坚持‘不计报酬的练兵式演出,直到乐队水平真正达到及格线,再考虑赚钱’的长远计划,宁可不要脸地耍赖、拖欠成员工资,也坚决不在事关乐队前途问题上头有一丝一毫地妥协。
  大家还能说什么?
  虽然他们私底下都认为兰斯过于苛刻求全,可也知道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好,所以,只能加倍地努力练习,争取让Planet早日成为一个成熟的、能自己去赚钱的乐队。
  于是在排练阶段,他们都练得很疯狂。
  最疯的应该还是詹姆斯和兰斯两个人。
  莱蒙家里,老约翰和林德不得不开始面对一个连洗澡、上厕所都要陶醉地引吭高歌一曲的神经病,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詹姆斯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他心里其实也很茫然,那些对即将改变的命运和未知生活的恐惧,时常涌上心头。
  拜某个混账天使所赐,除了唱歌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另一边,兰斯就简单多了。
  头顶优等生的光环,父母放心,很少管他,所以,他开始长时间借宿鲍德温家练吉他。
  由于鲍德温家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他就跑去二手市场买了一个便宜的厚床垫回来来睡。
  可又由于他睡床垫总是辗转反侧,一晚上、一晚上地睡不着,黑眼圈越来越大,最终,鲍德温只好让出了那张属于自己的单人床(他后来怀疑兰斯是装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床睡)。
  但不管怎么说,兰斯成功霸占了那张狭小的单人床,开始了鸠占鹊巢之路。
  他靠着墙,难得姿势乖巧地蜷缩在床角,那张漂亮的脸上盈满热枕和认真,手里紧紧抱着自己的第一任情人,一把常见的泰利龙(telecaster)电吉他(Fender公司出产,便宜白枫木做的琴颈,造型优雅古典,音色清脆动听。为了够炫够、够与众不同,他在上头画了零零散散的几颗星星),然后,忽略周围的一切声音,全神贯注地继续白天的练习,一遍遍地弹奏重复的旋律。
  有些旋律听一遍很好听。
  可假如连续听上一百遍……
  鲍德温巴洛被他烦得头到炸了,只能半夜出门散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