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22 13:42:36  作者:离川挖掘机

   《(全职同人)[叶蓝]田螺先生说他不想修仙》作者:离川挖掘机

 
  文案:一个沙雕私设脑洞,玄幻与现代背景结合,含修仙打怪设定,主打叶蓝,其他CP自由心证~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修,蓝河 ┃ 配角:全职众 ┃ 其它:叶蓝
 
 
第1章 
  荣耀之森里来了个新角色,可没有人,不,没有哪个妖知道他是什么种族,只知道这家伙笑眯眯地自称“君莫笑”。
  “听说他在城旮旯里盖了一间小木屋。”
  “他不管晴天下雨,出门一定会带伞。”
  “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到过他的本体。”
  修炼成妖的生物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水生一族蓝雨,草木一族微草,玉石一族雷霆,鼠兔一族呼啸,飞鸟一族烟雨,鹿马一族霸图,猫科一族嘉世,花卉一族百花,昆虫一族皇风,狼犬一族轮回,在交换情报之后,都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派出卧底。当然,热爱围观的史前一族三零一度也在暗戳戳地隔岸观火。
  而叶修,依然在慢条斯理地擦着他的千机伞。
  从他的小木屋朝外看去,是恢宏壮观的荣耀之都。这个由荣耀之森里修炼成妖的生物所建成的都市,里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不,只是这些妖精都化了形,其实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些与原本的同胞进阶为不同种族的妖群在荣耀之森里各自建起了有模有样的集市,并各自结盟形成了盘踞一方的势力。他们靠猎杀城市外部的怪物为生,也以普通的生物为食——荣耀之森其实是很大的一片天地,用人类的语言形容,应该类似于“世外桃源”,但这里却和良田屋舍鸡犬相闻的桃源毫不相像,反而充满了带着腐朽气息的瘴气。荣耀之都则是千万年来修炼成妖的这些生物一点一点开辟出来的净土,饲养了普通的的动物也种植了普通的植物,一半是为了充饥,一半是为了修仙长途后继有妖。至于修炼的方式,则是一边摸索大道法则一边猎杀瘴气里的怪物,从而获得天道赐予的丰厚奖励。
  其实荣耀之都里不是没有未加入任何势力的散修之妖,只不过这一次来的这个,且不说居然没人看得出来他的本体,甚至他连荣耀之都入口的“照妖镜”都能“视若无物”——有恰巧在现场的妖精说,照妖镜里什么都没有。
  各个妖族都派出代表去拜访,可那家伙就一直笑眯眯的,却什么都不肯说。有一方名叫诛仙的小势力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去强行将他收入麾下,结果叶修一个人就把他们诛仙一族的河口鳄妖、大鲵妖、森蚺妖、箭毒蛙妖、玳瑁妖五大金刚给绑了一个串儿,最后还是给了叶修足足十五张蛇妖渡劫时蜕的皮才把这五个倒霉家伙给赎回来。还有不信邪的小妖族认定这家伙身怀异宝,倾巢出动想要围杀叶修,叶修却靠着风骚的走位把他们戏弄了一番,末了捡上一堆法宝就跑路。重金招揽不来,单挑又打不过,围剿又追不上,这让各大妖族都颇有些泄气。
  “我怀疑他是沼泽瘴气里诞生的精怪,因为有灵识无本体,所以照妖镜才看不穿也拦不住。我怀疑虚空一族的突然失踪和他有关。”嘉世的无毛猫刘皓义正辞严地说着。他试图在树枝组成的空中公路上来个即兴演讲,结果爪子落空,把自己掀掉了下去,本来就不多的毛又掉了一大把。
  黄少天则在一旁的泉池里玩耍。他身为剑鱼的长颌不断地打出水花,伴着他的语速在水面上抖出一圈一圈的波纹:“虚空一族消失已经是三十多年前了,你是从哪联想起来的?你怎么不说你们嘉世渡劫失败的那个‘一叶之秋’和他有关?怎么说这两桩事儿也更近一些。”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刘皓的耳朵不自然地抖了抖,“总之我们蓝雨暂时不会同意你们嘉世的围剿方案的。还没查清楚之前,干嘛那么急着赶尽杀绝?反正一个卧底也是派,十个卧底也是派,大家各凭本事好了。”
  说罢,他就一头扎进水底,很快就从地下暗河里离开了。
  刘皓气呼呼地往旁边的石块上挠了一爪子,接着翻身爬起来往回走。
  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这家伙都死了三十年了怎么还如此阴魂不散?当初要是他肯通融一下,不但嘉世能更上一个台阶,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秘法来挽救一下自己的秃毛症。
  虽然照妖镜显示他天生本体无毛猫就是这样,可刘皓还是不甘心。特别是嘉世还有一个号称全荣耀之森最漂亮的猫妖“沐雨橙风”——她和她早亡的哥哥都是缅因猫与布偶猫的混血,漂亮得不像话,能与之齐名的也就只有轮回的纽芬兰白狼妖“一枪穿云”了。不是他斤斤计较,他真觉得从水里随便捞个青蛙上来都比他发量多——老板陶轩本体是只金吉拉猫,根本不会理解脱发的苦恼!
  刘皓尽量保持着优雅轻盈的身姿,迈着步子朝嘉世驻地走去,远远地就能看到孙翔那只兔狲正探头探脑地张望着,一边还死死地摁着一块blingbling的粉□□抓板。刘皓差点又呕出一口血。
  说到孙翔他又是一肚子气。这家伙本是被菌菇一族越云捡到了,但越长越大越吃越多,爬上爬下的不消停,对有希望化形的那些菌菇相当有威胁。于是陶轩出面与越云接洽,付了越云一大笔物资与地盘作为“乔迁费”,把孙翔带回了嘉世订了契约。
  至于孙翔自个儿是怎么被“骗”来的,无非是陶轩告诉他“你是猫科动物就应该来嘉世享受猫抓板”。
  越云小门小户的自然负担不起给孙翔定制耐磨猫抓板的费用,可孙翔虽然没见识过猫抓板,但还是很拽地扭过头去:“当我没见过世面啊?”
  陶轩毫不犹豫地答道:“我们自然会提供嘉世力所能及最好的猫抓板!”
  孙翔的尾巴尖下意识地翘了起来,但依然梗着脖子。
  陶轩继续循循善诱地卖安利:“还有各种纸箱做成的滑滑梯和猫爬架,你想钻哪个钻哪个!”
  孙翔这才板着脸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先签半个甲子吧。”
  待到刘皓在嘉世门口迎接到孙翔时,陶轩正好殷勤地在同孙翔说“要不要给你派个专门的铲屎官”,吓得孙翔一蹦三丈高,把嘉世大堂的天花板都给挠出来一个洞:“铲铲铲铲什么的官?你们到底是不是正规单位?”
  刘皓心里啐了一声,但还是友好地上前为老板解围:“孙道友看来对两脚兽的腐朽行为很瞧不起啊,嗯,看来孙道友的道心还是很清明的。”
  孙翔却红着脸挥了挥爪子:“才不是什么道友呢,我还没开始入道,以前一直在种蘑菇。”
  刘皓差点脚下一滑,但还是努力地放彩虹屁:“没关系没关系,阁下天赋异禀,入道以后定能大放异彩,种蘑菇陶冶道心也是不错的。”
  孙翔疑惑地歪了歪头:“种蘑菇也能陶冶道心?可我种蘑菇是为了吃啊。”
  刘皓迅速决定转移话题,忍痛把手里的玄铁猫抓板推了过去:“区区见面礼不成敬——”
  “这是给我的吗?”孙翔的注意力却被苏沐橙爪下的粉□□抓板吸引了——那是苏沐橙尚未化形时她哥哥亲手为她做的,去找百花一族要了各种鲜花,找虚空要了一些荧光粉,找雷霆要了许多漂亮玉石,还找微草要了很多猫薄荷,然而成品不仅风格浮夸得一言难尽,还已经禁不起如今的苏沐橙一爪之击。
  苏沐橙今天带这个出来干嘛?是想提醒陶轩念旧情吗?
  此刻听见孙翔开了口,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陶轩最先回过神来,温和地开了口:“沐橙,和新伙伴要好好相处。”
  苏沐橙琉璃般的眸子里闪过一瞬意味不明的光,笑了笑,没有搭理陶轩,反而把猫抓板朝孙翔跟前一推:“送你了。”
  孙翔大喜过望,如获珍宝般把那个辣眼的猫抓板小心翼翼地抱起来,从此除非是外出打猎否则决不离身,甚至还抱着它睡觉。
  当初刘皓本以为少了个顶在自己头上的重石多了个二愣子大爷能让自己过得更快活,可没想到孙翔这家伙完全接不到他的任何暗示——
  “你怎么会觉得苏沐橙在针对我?她可是把嘉世最棒的猫抓板都送给我了!”
  你说这是她最喜欢的猫抓板我也就忍了,怎么就成了嘉世最棒的猫抓板!
  眼见着孙翔签下的半甲子契约还有一年就到期了,刘皓在琢磨着怎么把这家伙给打发走,不过陶老板似乎并不这么想。
  “刘皓,刘皓!”孙翔腾出一只爪子朝他挥手,“你上哪儿去了?快点跟我走,从雷霆签来的‘生灵灭’马上就要到了!”
  是了,陶轩也觉得孙翔这样没办法顶事儿,于是下了血本把雷霆的首席大王牌肖时钦给哄来了。不过肖时钦似乎只打算暂签一年,刘皓就对此很是嗤之以鼻——怕不是想来“哄”他们嘉世的物资吧?雷霆明明是玉石起家,还偏要守着金山喝西北风,坚持认为每块玉石都有开灵智的可能,舍不得拿来换物资。嘁!也就“一叶之秋”那个傻子会选择签五个甲子的契约,亏他还能想得到死遁,不知道现在还能剩几分道行,呵呵。
  刘皓心里不舒服,可面上不显,依然热络地飞奔过去,跟着孙翔走了。
  说到这倒是有一桩怪事,雷霆首席肖时钦其本体却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只藏狐。轮回也想过挖走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答应了嘉世却没有答应轮回。
  初次见面,肖时钦现了本体,与各位新伙伴寒暄了一下,就去签了一年契约。
  与苏沐橙擦肩而过的时候,肖时钦停下脚步,声音很切近但身形却很疏离:“荣耀之都的女神,如果我的消息渠道没有错,你应该只剩下最后一年契约了吧?”
  苏沐橙不置可否地拨了拨刘海:“往前走穿过回廊就能看到嘉世的大型猫爬架了。”
  “美丽的猫小姐,我想你应该清楚得很,我是犬科。”肖时钦摸了摸自己腕上的表壳,笑容恬淡。
  “入乡随俗。”苏沐橙眨了眨眼,自顾自地走了。
  “呵,‘嘉世’的猫爬架,不是‘我们’的猫爬架。有意思。”肖时钦自言自语道。
  与此同时,蓝雨的驻地正在抽签定卧底。
  锤头鲨妖春易老把一堆贝壳放在摊开的大王莲叶子上,珊瑚妖曙光旋冰试探着戳了戳,砗磲妖入夜寒撇撇嘴:“又喊我侄子们来打零工啊。”
  乌贼妖笔言飞白了他一眼:“全世界带壳的都你家亲戚!”
  鮟鱇鱼妖灯花夜悄咪咪地开了自己的探照技能想偷窥一下——他是极其罕见的基因变异品种,有着雌鱼才有的探照灯。
  海葵妖系舟弱弱地举手问道:“所以抽到吐沙的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春易老揪起莲叶的茎摇晃了一下进行“洗牌”:“谁抽到吐沙谁去。不用担心做不好任务,阁主会帮忙下掩饰修为的障眼咒的。”
  蓝魔虾妖蓝桥春雪支起了下巴,叹了口气:“我也好想像阁主他们那样有一个两脚兽那样的俗世名字啊。”
  笔言飞笑得吐了一口墨水:“现在的名字不好吗?我觉得这比两脚兽的俗世名字可要好多了。”
  蓝桥春雪摇了摇头:“不,其实我们这种名字是两脚兽在虚界里面才用的。我总觉得不太真实。”
  “虚界?那是什么?”入夜寒很好奇。
  “大概……像佛偈里面说的‘须弥’?”蓝桥春雪犹疑地说。
  “我怀疑你看了盗版。”曙光旋冰率先伸手去捞贝壳,“不是我。”
  “也不是我。”
  “我的也没吐沙。”
  “我保证我侄子没给我放水。”
  “同上,啊呸,不是我侄子。”
  “我的也没有。蓝桥,你的呢?”春易老把目光投向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默默地摊开了手心——一手的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蓝你也有今天!”损友笔言飞狂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后背,“我会天天给你烧香的!”
  蓝桥春雪嫌弃地推开了他:“我先跟你绝交一个月!”
  “好了,你先跟我去见阁主吧。看他怎么安排。”春易老打断了掐架的两人。
  于是蓝桥春雪直到从蓝溪阁出来都还在发懵。他朝蓝雨驻地的大门走去,手里还捧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大螺壳——没错,螺壳。喻文州安排他伪装成寄居蟹,并告诫他只需传消息不用出手,一旦处境危险就立即终止任务:“你千万要记住,你的修为被压制到了刚刚能化形的小妖级别,基本上不会有人能看出来你的真实水平,但你千万别逞强,一旦在这个状态下受了重伤,你的修为也会受到损伤的。这次就辛苦你了,一切小心为上。”
  恍恍惚惚的蓝桥春雪走了好久才到了小木屋附近,准备寻找机会再打入内部。结果他刚到附近的小溪旁,就看到了树下的车前子——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家伙本该是一只天麻妖。
  “哟,你也在啊。”蓝桥春雪于是心情很好地打了个招呼。
  车前子无语地努了努嘴:“你瞧这儿多热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卧底来的。”
  蓝桥春雪扫了一眼前面各种伪装成普通生物却忘了身份要符合时令地域的卧底们,突然心情很好地唱起了歌:“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车前子:“你唱错了吧?不应该是‘让我们荡起双桨’吗?”
  蓝桥春雪:“切,老古董。”
  他闭了嘴,把螺壳挪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钻了进去,再探出头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这在兴欣榕城的附近——兴欣榕城是一只漂亮的挪威森林猫拥有的场所,据说是她因天劫过世的父亲依附着一株千年榕树建起来的,聘请了许多蜘蛛小妖在此结成了巨大的网,非常适合初开灵智没法化形更不能出城去历练的小妖们进行对战练习的修行。这只挪威森林猫化形也有十个甲子了,可修为却一直没什么长进,除了寿数增长以外没别的收获,不过榕城的收入也足够她吃饱喝足了,因此她很少到荣耀之森的深处去,最多只在城外近郊活动一下筋骨——她听父亲说过荣耀之森的深处有一个霾谷,那里是最难以接近的禁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