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23 12:06:30  作者:清茶淡舟

   《魔族少主只想种田》作者:清茶淡舟

 
  文案:魔族少主泽漆是魔族的一股清流。
  他不想攻打修真界,也不想打打杀杀,只想种田做菜。
  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一只幼崽。
  幼崽期的百里钧躺平:摸摸。
  泽漆挠挠它的下巴,捏捏它的小肉爪。
  成年后的仙门少主百里钧:我要去魔族!我跟魔族的泽漆已经成亲了!
  泽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百里钧:我们一起住,一起睡,还互相摸过,你想抵赖?
  魔族众人、修真界众人:噫——
  泽漆:我不是,我没有,他瞎说。
  众人:负心汉!渣渣!
  泽漆:……
  此文又名《被亲手养大的小崽子反咬了怎么办》
  霸道占有欲极强小狼狗攻X稳中带皮人/妻受
  食用指南:①1vs1,主受,年下,HE
  ②没有生子,没有副cp,所有设定全是作者瞎扯,莫得考据,木有科学
  ③不喜欢请点X,构建和谐社会,你好我好大家好
  ④那个,弃文不必特意告知啦,谢谢
 
    内容标签: 年下 种田文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漆 ┃ 配角:百里钧 ┃ 其它: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修真
 
 
第1章 
  玄鹿大陆最近出了两件大事。
  一件是魔君之子泽漆从幻莲秘境回来之后性情大变,不仅不再喊着打打杀杀,反而劝阻魔族众人改邪归正。魔尊一怒之下将其逐出魔宫,他倒淡定的很,在魔宫山脚下开辟了几块地,每天种菜浇水养灵兽撸毛,怡然自乐。
  另一件则是仙尊的小儿子百里钧,人好好的在家里,突然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仙尊下了聚仙令召集仙门各派寻找幼子下落,还挂了重金悬赏,若是有报上可靠线索者,赏中品灵石一百块,若是有寻回百里钧者,则赏上品灵石一万块。
  这一举动无异于石子投水面,水滴落油锅,整个修真界都哗然了。
  灵石是修真界的通行货币,不管吃穿用住还是修炼仙法,都少不得。一块上品灵石能换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能换一百块下品灵石,而修真界普通人家一年的吧吃喝用度也不过百十块下品灵石。
  由此可见百里家的财大气粗,还有百里钧在百里家的绝然地位。
  ·
  不管外界掀起多少惊涛骇浪腥风血雨,都跟泽漆无关。
  此刻的泽漆又被魔君拎到了魔宫里训话。
  泽漆穿着一身褐色粗布短打,脚下踩着一双简陋的草鞋,鞋面上还沾着两片可笑的草叶子。头上戴着一顶雨笠,手中拿着一把挂着泥土的锄头,不像个魔族少主,倒像个十乘十的寻常农夫,闲悠悠地跟在魔宫婢女的身后走进魔宫大殿。
  现任魔君苍辛是个暴脾气,看到泽漆这番模样,胡子一翘袖子一甩,激动之下又摔了几个贵重的茶盏。
  茶盏掉在魔宫明可鉴人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立时裂成好几瓣,侍候的婢女们纷纷垂首下跪,大气不敢出一口。
  泽漆眼皮子都没撩一下,站在下方稳如泰山,身形纹丝不动。
  苍辛见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更加气了,抖着手怒道:“你看看你,成个什么样子!还有个魔族少主的体统没有?”
  泽漆这回有了点反应。
  他盯着地上的茶盏碎片,上下两片薄唇一碰,说出几个字:“三百块上品灵石。”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说的苍辛一怔:“你说什么?”
  泽漆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出口的话让苍辛觉得心口疼的厉害,仿佛那道陈年旧伤又裂了口子汩汩往外淌血。
  只听他道:“自我从幻莲秘境醒来到现在尚不足三月,父君已经摔了整整六十只上品灵盏,一只上品灵盏合五块上品灵石,一共是三百……”
  “滚滚滚,别在我面前碍手碍脚。”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苍辛不耐烦的打发走了。
  魔族领地大多荒凉贫瘠,物资和灵石极为匮乏,尤其是灵石。魔界不产灵石,只能从修真界抢夺,修真界也不是好惹的,两方多年争斗,不死不休。直到苍辛力排众议,勉强跟仙门达成休战共识才消停了几年。
  只不过,战火是停下来了,穷却没有。
  泽漆撇撇嘴:“明明是您非要找我说话,每次说不上两句又赶我走,下次我不来了。”
  苍辛两眼一瞪:“我叫自己儿子来说说话,还有错了?”
  泽漆抬腿往外面走,边走边嘟囔:“谁敢说你有错?天大地大都没你大。”
  苍辛被气笑了:“你这小兔崽子,好好的魔族少主不做,非要学人间那些贱民去种地,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泽漆人都走到门口了,又停下脚步,扭头回一句:“你好好的做着魔族魔君,魔族不还是穷的一清二白?”
  说完麻溜地撒丫子就跑。
  老远还听到后面苍辛的怒吼:“小兔崽子,给我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泽漆一溜烟已经跑远了,魔宫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忽略一路走过去魔族上上下下异样的眼光,泽漆扛着锄头慢悠悠往山下晃去。
  魔宫建在澜沧山的山顶,而他月前则在澜沧山的山脚下划出几块地,其中一大部分用来种植灵植,另外的一小部分则用来养灵兽。
  走到山腰处,远远的就能望见自己搭建的小草窝,泽漆有点累,嘴里叼了根草蹲在地上出了会儿神。
  自他从幻莲秘境醒来,已经快三个月了。身体还是那个身体,里面的芯子却早就换了。
  泽漆一觉醒来就穿到了这个跟自己名字一样的魔族少主身上,不仅同名,连说话语气都差不多。要不是面貌看上去比自己小,泽漆还真会以为是自己是原装货,这个躯体跟自己实在是太契合了。
  他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原主之前曾去过魔族的圣地——幻莲秘境。
  幻莲秘境每隔三百年自动开启一次,历来只有魔君才能进去,而里面的秘密除了魔君本人无人能知。
  泽漆是板上钉钉的下任魔君,今年满打满算恰好是三百岁,按魔族年纪来算刚刚成年,自是去得,却没想到第一次去就在幻莲秘境被剥除了一身法力,甚至连魂魄都被吞噬没了。
  魔君苍辛只道泽漆失去一身法力后一时无法接受,才自暴自弃跑去种地。心疼爱子陡然从云端跌落尘埃,虽然日日训话,却是默认了他的荒唐行径,对他百依百顺。
  只有泽漆自己知道,他是真的喜欢种菜做饭,自娱自乐。
  虽然这个修真的世界里,所有人——不管仙、魔、还是修真之人,都不吃饭菜只食丹药,只有最低等没有根骨的普通人才会以食物为生。但是要他一顿不吃热乎乎的饭菜,简直是比死还痛苦。
  况且他还有个深藏心底、除了他自己无人知道的秘密。
  休息的差不多了,泽漆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准备回家。他养的那只灵羊今日要下崽了,他得回去看着点。
  不料没走几步,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泽漆一个趔趄,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一扑,骨碌碌滚了下去,沿途连撞不少树木压塌不少草丛惊起无数鸟雀。
  晕头转向地滚了好几圈,好不容易下滑的趋势稍减,泽漆抬眼望前一看,一声“卧槽”脱口而出。
  这几个月以来他对这块地方摸得门清,哪里有坑哪里有水他都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眼看着就要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里,好在手里锄头没丢,泽漆手忙脚乱地抡起锄头一挥,勾住了一棵小树苗,险险将自己挂在了水潭上方。
  泽漆低头瞅瞅冒着寒气的水潭,不由打了个寒颤。他不怕水,但是他怕麻烦。这个时候,他有那么一丢丢后悔之前拒绝魔君派人保护他的提议了。
  泽漆抬头看看树杈,一只手紧紧拽着锄头,深深呼吸几次,另一只手伸长了往上够,试图勾上树杈爬上去。
  一点,一点,就差一点。
  试了好几次,指尖距离树枝只差一公分左右。
  泽漆吸了口气,缓了一会儿,准备再来。
  这回大概老天听到了他的呼喊,指尖已经触碰到树枝了。泽漆心中一喜,正要一鼓作气拿下。
  与此同时,头顶传来什么东西窸窣作响的声音,且离他越来越近。
  泽漆心中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成功在即,他自欺欺人的假装没听到,刻意忽略掉那种异样,使出吃奶的劲儿整个人往上一窜,抓住了树枝!
  成了!
  还没等他高兴,那个让他感觉不好的预感实现了。
  就在他抓住树枝的同时,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从上面滚到了他勾住的树杈上,以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力瞬间将树杈压断,滚入泽漆怀里。
  “不!”
  泽漆无比绝望地伸着手抓着那支折断的树杈,仰面朝天直直坠入了水潭里。
  作者有话要说:  ——————
  下面是时间,接档文《穿成昏君之后[穿书]》求个预收吖,点击作者专栏就能看到啦,爱你们,笔芯?
  文案:余景穿成了《权谋天下》里的反派昏君祁璟。
  他本以为自己只要抱紧主角晏止澜大腿,成功让位给对方,就能改变自己以后身死国亡的悲惨命运。
  没想到晏止澜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后知后觉的余景:我一心想把皇位让给你,你竟然只想上我?
  晏止澜:我只想辅佐(上)你,对自己做皇帝完全没有兴趣。
  余景想摔剧本: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腹黑攻X感情迟钝受
 
 
第2章 
  “呸呸呸!”
  泽漆一连吐好了几口,好不容易将灌进去的寒潭水吐了出来,四肢呈大字型张开瘫在潭边喘气。
  胸前有点儿痒,泽漆低头,一个小东西甩着湿漉漉的脑袋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似虎非虎,似豹非豹,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跟他四目相对。
  良久后——
  “啊啊啊!!!狮虎兽!!!”
  泽漆大喊一声,惊得那又像虎又像豹的小东西嗖一下又钻回了他怀里。
  泽漆强忍住激动的心情,伸手探进怀里捞,捞,捞不动?
  非但捞不动,还疼的自己“嘶——”的连连倒吸几口凉气。
  魔族四季分明,现在正处春夏交接之际,泽漆就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外衫短打,里面什么也没套。那小东西四只小肉爪紧紧扣着他的胸前肉,特别是两只前爪,正正扣在他的胸前那两点敏感位置上。
  泽漆想捞它出来,它就扑腾着四爪用力摁在他胸前肉里不肯出来,短钝的指甲都扎进了肉里,虽然没流血,但是止不住那里皮薄柔嫩经不住刺激啊!疼的泽漆嘶嘶直叫。
  泽漆不敢再用蛮力拉它,一人一动物僵持了半晌。
  最后泽漆无奈,心里又挂念着家里那只要生产的灵羊,只好委曲求全,率先妥协。
  他垂着头,透过领口望向里面紧紧抱住自己的小东西,露出一个软软的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温和一点,试图跟它讲道理:“你放开我,我保证,保证绝对不伤害你!你看,你全身的毛都湿了,我带你回家给你烘干毛,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小东西睁着一双金灿灿的眼睛,微微歪着头看他,小模样懵懵懂懂。
  泽漆呼吸一滞,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疼,面上平静,心里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太萌了!!!犯规!!!”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要沟通。
  泽漆咳了一声,清清嗓子道:“我知道你听得懂,你刚才耳朵动了。要是你同意,就松开爪,我带你回去。要是你不同意——”说到这里,故意拉长了音调,果然见那小东西虽然扒着他的领口左顾右盼像是听不懂的样子,实际上两只耳朵竖的挺直,很明显是在认真听。
  泽漆假装叹了口气,道:“要是你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强行把你拽下来,丢进这水潭子里泡澡了。”
  他话音刚落,就又轻声“嘶——”了一声,这不知轻重的小东西,又摁到了他的敏感部位。
  好说歹说一番,说的泽漆喉咙都干了,小东西还是紧紧的贴在他身上不撒手,弄得他一身热汗。
  眼看着时辰快到了,泽漆无奈之下只好站起来,找到落在不远处的锄头,一手拎着锄头抗在肩上,一手托着怀里兜着沉甸甸的一团,无他,以防它往下坠的时候抓自己的心头肉。艰难地迈着步伐一摇一晃地往家里走去。
  ·
  紧赶慢赶赶回家里,泽漆丢下锄头就往羊圈跑,站定之后发现灵羊已经生完了,三只白软的小羊羔正偎在母灵羊的怀里吃奶。
  泽漆站在羊圈外面,傻乎乎的站了半晌,露出宛如老父亲一般慈爱的笑容。
  他太过于专注灵羊,没注意到领口处钻出来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抬头看到他的样子时,不偏不倚地翻了个白眼。
  母灵羊湿漉漉的眼睛看到泽漆,冲着他哀哀叫了几声。
  泽漆一拍脑门,突然想到了什么,随手拿了一只竹篮,揣着怀里的幼崽,风一样跑到屋后面的菜园子里,开始摘菜。
  幼崽微微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那些它从未见过的东西。
  泽漆摘了几个红彤彤的西红柿,掐了几根嫩生生的黄瓜,又掰了十几根玉米棒子,剥开了外面的皮,露出里面鲜嫩的玉米粒,弄了满满一大竹篮带回去清洗干净。然后一股脑全部倒在母灵羊身边的食槽里,伸出手轻轻抚着它的背,满脸慈爱道:“辛苦了,补充点儿体力。”
  这些都是母灵羊平时最爱吃的,只是泽漆种的不多,平时也就当个零嘴偶尔给它吃上一两口,今天难得大方一回放开了让它吃,母灵羊费力地叼起一根它最爱的玉米,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泽漆怀里幼崽的目光,幼崽无声地冲它咧开嘴露出尖锐的虎牙。
  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瞬间让母灵羊察觉到了危机,它凄厉的哀嚎一声,浑身抖成了筛子,在幼崽威胁的目光下拼命地将玉米兜进嘴里。
  泽漆没看到幼崽的小动作,只感觉到手下的灵羊颤抖的厉害,还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它,他知道有些家养的动物平时温顺亲人,生产的时候却是怕人的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