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27 11:27:41  作者:桃之夭夭夭夭

   《农门神断》作者:桃之夭夭夭夭

 
  文案:穿越后,穆清彦在渡口开了家饭铺子。
  平时做做饭,偶尔破破案。
  天生植物亲和,异能逆天。
  回溯时间,重现过往。
  重生后,穆清彦为生计重操旧业。
  寻人、寻物、解疑追凶……
  问前程?问姻缘?
  吾乃神断,非神算!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异能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清彦 ┃ 配角:闻寂雪,穆林 ┃ 其它:经商,悬疑,断案
 
 
第1章 重生穆家少年
  凤临县城七八里外,有个青山村。
  正值阳春三月,桃李纷飞,这个时节县城里忙着踏春,农人们却忙着耕地春播。村西有几户人家是十二年前逃难来的,其中一户姓穆,今日除了在家养病的穆清彦,其他人都下地了。
  穆清彦十五,白净清隽,身体瘦弱,一股书卷文气,不似乡下农家养出的孩子。
  实际上,穆清彦也的确不是穆家人。
  穆父七年前出河役死了,穆母则是积劳成疾,加上产后失于调养,在五年前病故。剩下一家子兄妹,穷困的家境,以及欠着的外债,凄风苦雨熬到旧年年底,长子穆林在县衙找到差事,才略微好转。
  穆林二十二,行二的穆婉比穆清彦大两个月,十二岁的穆文穆武是对双胞胎兄弟,下面还有个最小的穆绣,九岁。
  仅仅从穆婉和穆清彦的年纪上也能看出端倪,更何况,穆清彦跟穆家人长得不像。
  据说,穆家是在逃难的路上捡到了年仅三岁的穆清彦。那时候南边闹荒,逃难的人很多,死的人也多,穆清彦混在其中并不显眼,但往往这样健康白净的孩子,多是被歹人拐走卖掉。
  穆家夫妇动了恻隐之心,收养了他。
  穆家的确是善心人,但如今的穆清彦并非原来的穆清彦,他回看这么些年穆家对待他的态度,简直太好了,岂能没有点儿内情?
  他从小身体不大好,穆家养着,给读书,还没干过什么重活儿,就像是在养少爷。
  穆家对外称穆清彦是亲戚家的孩子,但穆家人清楚内情,如此殊别待遇,难得穆家大大小小没一个嫉恨的。可惜原主似乎幼时落了病根儿,前阵子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人没了,这才有了现在的穆清彦。
  穆清彦没想到还有重活一世的机会,又正值春光明媚,心情自然前所未有的愉悦。
  青山村依山傍水,规整的好地有限,又多被城中大户占据,穆家是外来户,同一起外来落户的几家一样,村里不管分地,但允许他们开荒。
  早年穆家有点积蓄,但多年耗损,仅剩两亩水田、五亩开荒的坡地,家无余财,且有二十两的外债。
  穆家一年不吃不喝也挣不来五两银子,所以二十两绝对是巨额外债。
  也正因有外债,又有未成年弟妹,致使穆林大龄未婚,妙龄的穆婉也婚事成愁。
  穆家的房后开了一片菜地,又绕着房子栽种了几棵野桃树,间或有母鸡带着小鸡在草间捉虫吃。
  穆清彦站在桃树下,平心静气,打了一套养生拳。
  日光晃晃,春风拂面,在肉眼不可见的空中,无数大小不一的绿色光点从草地、桃树、菜地上漂浮出来,最终汇入穆清彦的体内。这些绿色光点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好似甘霖雨露在滋养,原本因生病而苍白的面色逐渐恢复了血气。
  这些光点沿着经脉行走,最终汇入丹田,源源不断,直至凝出一枚芝麻大小的碧绿珠液,蛰伏不动。
  这时穆清彦才停止动作。
  从植物中提取生机,是他的天赋能力,他天生对植物亲和力极高,虽不像小说中说的那样操控植物战斗,但他能做到其他很神奇的事情。操控这股能力,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但有得必有失,身体毕竟是肉体凡胎,无法承载那么强大的精神,便导致身体虚弱。若非他有充足的生机修复支撑,早就病倒在床了。
  前世他就注意锻炼身体,养生拳练了十来年,意外的可以将凝练出来暂时用不着的生机存储在丹田内。
  他将凝练出的碧绿光点称作“生命精华”,丹田内一次最多能容纳九滴。
  “二哥,你怎么出来了?外面有风,要是再病了,当心大姐骂你。”
  日影渐高,穆文穆武两个回来了。
  虽是双胞胎,但因为性格的关系,还是很容易区分。穆文鬼主意多,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很乖巧。穆武是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动手。
  穆家人个子都不矮,兄弟俩身板儿也壮实,合力拖着一捆竹子。
  穆清彦上前帮忙。
  兄弟俩一齐摆头:“二哥不用你!”
  在他们看来,穆清彦太弱了,就是书上说的“手无缚鸡之力”。再者说,家里大哥大姐都护着二哥,要是让大姐看到他们让二哥干活儿,一顿骂逃不掉。
  反正都到家门口了,穆清彦就没坚持。
  “不是去播高粱地吗?”问着,进厨房舀了两碗温开水。水是锅里早先烧好的,还有余温。
  穆文咕咚咕咚仰着脖子喝了一碗,抹着水渍说道:“我们家地少,田里还种着麦子不用管,就五亩坡地,我们家四个人,干几天就完了。”
  四个人算的是穆婉、穆文穆武,以及九岁的穆绣。
  穆家的两亩水田是麦稻两种,坡地的庄稼就是要注意除草,空闲时间比较多。
  家里开销又大,总不能指着穆林一个人。
  穆林做捕快,要求虽符合,却也托了关系,送了银子。
  捕快没有工钱,只有贴补的工食银,一年不过十两。虽如此,捕快却是吃香的职业,凤临县是个大县,十分繁华,做捕快就能得到各种“规费”,如勘查案件,可以向当事人收取的车费驴费鞋袜费和饭费茶水钱,这些都属于“正常收费”,官府默认合法,只要不敲诈勒索。
  穆林就是冲着挣钱去的,但他性子直,又是新人,如今收入有限。
  穆婉是长姐,家里一应事务都是她料理。担着一家子吃喝用度,根本不敢闲着,忙完地里活儿,她便砍竹子回家,编些竹篮竹筐拿到县城里卖,多少也能换些油盐。
  穆武开心的喊道:“二哥,大姐说今天包饺子,肉馅儿的!”
  最近都忙着春耕播种,家家户户都会吃些好的,更何况穆家这几个正长身体的,肚子简直就像无底洞,吃点儿油腥就跟过节一样高兴。
  “去挖点儿嫩嫩的荠菜,吃荠菜肉馅儿饺子。”穆清彦挽起袖子洗手,打算亲自动手。
  前世他一个人生活,大菜做不了,家常饭菜难不住他。
  穆武拎着竹篮子就去挖荠菜。
  穆文却纳罕的打量他:“二哥,你会做饭?”
  原主身体的缘故,做的都是轻便活儿,在厨房里顶多是烧水煮粥,略微复杂点儿都没沾过手。
  “天天给大姐打下手,今天我也试试。”穆清彦一脸平常。
  穆文有点儿纠结:“二哥你别勉强啊,好不容易吃一回饺子。”
  穆文不知多盼着这顿肉,生恐被他弄砸了。
  “帮小武挖荠菜去!”穆清彦直接转移话题。
  穆文见他一脸坚持,怕说的很了让他脸上不好看,最终也只能叹口气走了。
  穆清彦笑着摇摇头。
  这穆文果然心思多,若是穆武,直接就嚷出来了。
  揉面,切出饺子皮儿,穆清彦手上麻利,饺子皮儿不软不硬,拿湿布罩了备用。
  穆文穆武拎着荠菜回来,已经在溪水边简单清洗过。
  昨天穆婉让邻居赵婶子帮着从县城里带了一斤肉,现在温度不算高,肉一直隔水搁在水缸里,天然的冰箱,没有一点儿异味儿。
  穆清彦到底没敢把一斤肉都剁了,只取了一半。
  猪肉一斤三十文,穆家只在逢年过节及农忙时吃一回,也绝不可能敞着肚皮吃。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穆清彦剁着饺子馅儿,思索着挣钱的门道。
  穆文穆武馋的不行,进进出出好几趟,眼睛陷在陶盆的馅儿里拔不出来。
  正要开始包饺子,外面传来说话声。
  “大哥回来了!”穆文穆武欢呼一声跑出去。
  穆清彦走出去,只见院外走来两大一小。
  穆林身长八尺,相貌堂堂,穿着黑底滚红边的捕快服,挎着大刀,格外英武。在他旁边的穆婉低他一头,但在女子中也算高了,面目秀美,身姿窈窕,如桃花初绽、梨蕊吐芳。
  跟在两人旁边的则是穆家最小的穆绣,梳着两个包包头,吃着穆林带回来的饴糖。
  “二哥吃糖!三哥四哥吃糖!”穆绣欢欢喜喜的给每人分了两块儿糖。
  糖可是奢侈的零嘴儿,往年难得吃到,现在穆林有了正经差事,一月里总会买两回给弟妹解馋。
  穆清彦接了糖块,拿纸包着没动,他注意到穆林神色低迷,穆婉也皱着眉头。
  “大哥,你有三四天没回来了,衙门里有案子?”往常也有这种情况,他们捕快就是有案子的时候最忙,再看穆林神色,这回怕是还挺棘手。
  “二弟做的?”穆婉看到厨房里准备好的饺子皮儿和馅儿,尝了咸甜合适,惊讶难掩:“二弟第一回 做就这么好?行了大哥,先把饺子包了,吃饱了再说你的事儿。”
  反正在穆婉看来,穆林的事儿他们也帮不上忙,顶多让多读过两年书的穆清彦出出主意。
  “对对对,先吃饭。”穆林呵呵直笑,招呼弟妹洗手,一起包饺子。
 
 
第2章 穆家兄妹
  农家孩子就没有不会干活儿的。
  一家子大小齐齐动手,饺子很快就包好了。
  穆武把锅烧开,穆婉端着竹箅子,把五十来个饺子下锅。面粉是自家种的小麦,村里石磨磨出来的,不是那么细腻,也没那么亮白,但煮出来味道很香。实话说,一家大小六个人,饭量都大,这点儿饺子根本不够吃。
  穆清彦也明白,这锅饺子穆林穆婉根本不会吃,果然就见穆婉在小锅里热野菜包子。
  春天野菜鲜嫩,到处都是,农家都会挖野菜,晒干储存到冬天。
  像穆婉这样拿野菜做包子,是为省粮食。包子皮儿是两合面,做的很薄,馅儿多,才出锅时还算可口,但凉了就会发涩。野菜馅儿可没有各种调料炮制,也没有猪肉做辅,就是放些盐和辣椒。
  饺子煮好,穆婉先盛了一碗:“小文,给赵婶子家送去。”
  穆文眼里不舍,但心里明白,端着碗就去了。
  赵婶子家离穆家十来步远,都是当年一起逃难来的。青山村原村民对待他们到底有点儿隔阂,又有种优越感,逃难来的十二户自然而然更亲近,其中穆家就跟赵家关系最好。
  剩下的饺子,穆婉一一分派,她跟穆林各盛了两个,倒是给穆清彦满满一碗。
  “我这几天胃口不好,给小文小武吃。”穆清彦直接把饺子拨了,只剩四个,若是都给了,穆婉就要发火。
  穆婉果然没多说,却道:“你病刚好,得好好儿养。后晌若饿了,蒸个鸡蛋吃,大哥能挣钱了,家里几个鸡蛋还是吃得起。”
  穆林连忙点头:“对,二弟,你姐说得对。你就是吃的太少,多吃饭才能长身体嘛。”
  穆婉吃了个饺子,惊讶的说道:“二弟做的馅儿好鲜!”
  一直埋头吃的三个小的也争先发表意见:“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
  穆林砸吧着嘴:“二弟真厉害,做的比食仙楼还好吃。”
  或许是错觉,穆林觉得两个饺子下肚,回来时的愁绪都散了,有种通体舒畅的感觉。
  穆婉也有相似的感觉,但她没多想,只以为是饺子好吃。
  吃完饭,穆婉穆绣姐妹两个收拾厨房,穆文穆武缠着穆林讲县城里的趣闻。
  穆林心里头有事,正想跟穆清彦说说,看自家二弟有没有好主意,就把穆文穆武打发了。
  “二弟啊,最近县城里出了个采花大盗,你知道吧?”
  穆清彦自苏醒有好几天了,整理过原主的记忆,自然知道近一个月县城里出了个采花大盗。人们都喜欢八卦,特别是香艳八卦,同时时下女子重贞德,出现个采花大盗,无疑令人闻虎色变。
  “人没抓到?又做案子了?”穆清彦不由得的猜测。
  穆林提起来满脸愤怒:“那家伙胆子太大,上回就是个普通商户女儿,这回居然潜入黄员外府上,员外家的小姐当天夜里就吊死了。”
  穆清彦叹了口气。
  上回受害者是小商户女儿,出事后也曾寻死,家人拦住了,却也没法子在县城待下去,根本没报官,很快就全家搬走,不知去向。只不过当初闹出了动静,外人知道了,人人自危,官府就在查,始终没有收获。
  黄员外却不同,乃是本地望族,家境豪富,娇养的女儿已和一位官员之子定亲。如今遭遇横祸,哪怕女子是受害者,却因丢失了清白而有了原罪,想要不给自己和家族抹黑,唯有一死。
  “黄员外一发火,我们就惨了。”穆林挠头,满眼无奈:“咱们这个新县令才上任,正要做政绩的时候,偏生一来就遇到这样的案子,黄家给县令施压,县令就拿我们这些捕快下刀。抓人?我们也想抓啊,可采花大盗是那么好抓的?”
  “县令让你们限期抓人了?”
  穆林大吐苦水:“比限三天。”
  捕快们抓人或查案是有时限的,寻常案件七天为一比限,重大案件三天一比限,或许一个案子要花好几个比限时间才能完成,但每到一比限还没完成,捕快就要受罚,通常就是挨板子。
  穆林接着又道:“今早蔡捕头几个已经挨了板子,三天后要是还没抓到人,我们剩下的这几个也得挨板子。”
  所以县令是把捕快们分了两拨来打,不仅能督促,还不会影响抓人。
  “关于那个采花大盗,县令怎么说?”穆清彦问。
  在古代,通常而言断案是官员的责任,捕快衙役只负责按命令抓人。
  “能大晚上不惊动任何人潜入黄家,肯定是武林高手啊!唯一见过他长相的人是黄家小姐,可黄家小姐已经死了。县令就让我们在县城里各处严查,只要是形迹可疑的都要查问。这就是大海捞针嘛,我看够呛!”穆林又叹口气,试探着问:“二弟,你觉得这采花大盗可能藏在什么地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