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4-29 10:45:16  作者:Fox胡杨

   《女儿红(GL)》作者:Fox胡杨

 
  文案:世间的一切孰真孰假,哪是一双眼能看得透
  也许所有人都是假货,也许所有事都是假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之处便起风云
  不正经流氓女道姑X单纯性冷淡毒医
  江湖那么大,调|教那么长
  遮风挡沙抗热耐寒,收藏者,人品狂涨事事顺心。
  友情提醒:1、二呼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古风向了,如有不妥之处请大家指出,二呼可改。2、二呼不玩游戏,如果说跟什么什么像,背景像真是不存在的,里面一切纯属二呼虚构,做不得真,也别往心里去。3、会努力保持晚上八点更新,其他时间可能为捉虫,拒绝扒榜!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感谢大家对二胡的支持,么么哒~
  二呼呼的微博,不常用,经常用来窥屏~~~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苗宛彤,姜云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识
  苗宛彤觉得浑身都疼,稍一动作顿然止住,她皱起眉头手腕一动,心倏尔就凉了。凝息感受了一下,感觉到四周无人,这才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眸子里精光顿显,戒备地蹙起了眉心。再偏头时才看清自己到底所处何地。
  这是一个不算精致的草屋,但打理得很干净,靠下摆着一张桌案,案上设了一排高高低低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瓷罐,整个房间里还飘有一股药香味,是个姑娘的房间。苗宛彤顿时放宽心来,她还记得自己从山顶上摔下来时后背还受了一剑,这些时日还没去见阎王,估摸着是被这房间的主人给救了。
  只是救她的人有些奇怪,为何将她的手脚绕着系在了床柱上,怕自己偷摸跑了不成?再一运气,发现自己内力荡然全无,她轻笑一声,怕是摔下来将内办全摔出去了不成?
  苗宛彤揣着疑惑又将草屋打量了一番,发现后方还有一张小床,面对自己的桌案上有茶水,她咽了咽唾沫。
  听见屋外响起脚步声,一步一步走得比较慢,听上去似是有些悠闲,临到门时却突然停了下来。苗宛彤屏了呼吸支棱着耳朵仔细地听,却听见草叶的簌簌声,主人忙着将这些草叶摆了出来,等收拾好的时候这才转身推门而入。
  苗宛彤迅速闭上了眼,依旧仔细听着这姑娘的动静。
  对方的动作并不轻,先走到桌案边倒了杯水,却喝得很慢。她向着苗宛彤靠近,低眸垂眼地看了眼苗宛彤,而后抽出腰间的匕首冲着苗宛彤的面门而去。苗宛彤心下一沉,头一侧让匕首顺着自己的鬓发而过,狠狠没入了床榻里,这是下了死手。
  苗宛彤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她在这双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刚恼上心头的怒意顿时熄了下去。
  对方见她醒过来拔出匕首转身就走,走至窗边开始捣鼓那些瓶瓶罐罐里的药物。苗宛彤扯了扯手脚上的绳子,太紧,只好做罢,抻着头去看对方在做些什么。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敢问姑娘芳名?”
  她回头看了眼苗宛彤,因为刚刚距离近苗宛彤只看清了对方的眼睛,此时从窗外透进来的光落在对方的面庞上才让苗宛彤看清了她的模样。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大致说的就是对方了。
  “姜云。”
  “阿云?”
  姜云手下一顿,回头斜睨了苗宛彤一眼,却见苗宛彤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我叫苗宛彤,你可以叫我宛彤。”
  姜云未说话,拿着一个小药罐出了门。苗宛彤想直起身来,却因着手脚被捆又栽了回去。
  性子狠了点儿,但看得出人不算坏,她就这样躺在床上眼巴巴地想着。姜云再回来时手里还拈着那药罐,熬了好几个小时的药味早闹得苗宛彤浑身不舒服,她努力侧着头看着忙进忙出的姜云:“阿云,我想喝水……”
  姜云未曾理会她,将药从药罐倒进了碗里,那刺鼻的药味顿时溢了出来,苗宛彤现在也不想喝水了,生怕这种奇怪的东西会给自己喝。
  姜云将药放在一侧,捣着小瓷瓶里的东西,磨成细碎后又倒进了药碗里,她拿勺子慢慢搅匀后走到苗宛彤的床前。姜云动作轻,将药吹凉后一勺一勺喂给苗宛彤。若是要苗宛彤的命早些时日便已对她下了手,如今她都好了个七七八八了,姜云大可不会在此时害她。
  只是这药……太苦了些。
  等一碗药喝完,姜云将药碗放回了桌案上:“感觉怎么样?”
  “还不……”苗宛彤突然顿住了,心尖上如针在扎,疼得她腿脚一蜷,可她整个人都被捆成了大字无法动弹,眉头皱在了一起,浑身开始浸汗。
  姜云扣住了她的脉搏,挑着秀眉试探着,还未动作时却被苗宛彤一把扣住了手腕:“你给我喝了什么?”
  “新调制的一种毒,还没想好叫什么。”
  “……”
  苗宛彤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扣着姜云的手也失了力道,最后疼得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有些成份不太对?”姜云松开了苗宛彤的手,拿过桌案上的药罐轻嗅之后出了房间。
  苗宛彤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黑透,姜云坐在桌案前对着烛灯瞅着,偶尔拨一拨灯芯,支着脑袋微眯着眼睛,怕是快睡着了。
  苗宛彤轻咳了一声,姜云站起来看向她,然后走过去探了探她的脉搏。
  “我收的诊金就是你帮我试这次药。”
  “那我要是被试死了呢?”
  姜云将她的手脚松开:“你早在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苗宛彤一时间竟是无从回答,只能费力支起身子看了眼姜云。
  她说得简单直接,话里不加掩饰。
  “等到毒性解了你就可以走了。”
  苗宛彤坐直了身子,揉了揉手腕,眯眼抬手袭向姜云,手脚利索,反应极快。手里带起来的风刮在姜云的鬓角边,发丝儿扬起时打了个卷儿落在了苗宛彤扼着姜云咽喉的手腕上,手下微一用力,白皙的脖颈四周立时便泛起了红。
  “道袍洗好了你自己收回来罢,若是不想要命了,你现下就可以走。”
  苗宛彤眉稍一扬,好看的眼睛里带着些狡黠,原本带了力道的指节微微一顿,指尖如带了缠绵温柔的心意一般,连眉眼里都染上了笑意。她挑着眉头,指尖向上,顺着脖颈摸上姜云的下巴,轻轻摩挲之后笑了起来:“我怎么舍得对小美人动手呢?”
  姜云也不动,等到苗宛彤不正经完时才看了她一眼。却见苗宛彤将长发一拢,伸手拿掉了自己发间的簪子,手脚利落地挽了一个髻。
  苗宛彤站起来时手脚还有些发麻,运气时发现内里空荡荡的一片,眉心一拧有些不自在。
  “你莫要慌,等你走的时候,内力自然就恢复了。”
  “你也不怕我到时候剁了你?”
  姜云未道话,将一颗丹药拿给了苗宛彤:“我虽然不会功夫,但也有千百种方法废了你。”
  这话说得狂傲,就是道里的师姐师妹们也不敢放下这么断路的一句话,偏就姜云这么一说,苗宛彤便也就信了。
  她虽然在动手的时候的确发现姜云没有功夫,可从房间里的布局和摆设,以及姜云以人试药的手段来看,她必是个狠得下心肠来的医师,给人试药用毒,还是个心狠手辣的毒医。
  “你可曾见过我的刀?”她将姜云递给她的药仰头咽了下去,侧头又问道。
  姜云摇头:“不曾,捡你回来的时候只剩一件破道袍。”
  苗宛彤也不再问,心下虽舍不得,但总归有一天还能再找回来。
  “可还有吃的?”
  姜云站起来,将几个小果子拿给她。苗宛彤叹了口气,好歹用来裹腹也算勉强,就是这么多天一直未曾进食,用药吊着命委实太难受,她想吃些荤腥。
  苗宛彤看不懂姜云写的这样药都有什么功效,吃了两个小果子后发现更饿,转头还想跟姜云要吃食,却发现姜云早揽着被子睡着了。
  她啧了一声,心道好好的一个俊俏姑娘,怎的手段如此狠辣,要说她防心重,然而任由自己出入,她却已然酣睡?
  苗宛彤出了房间将自己的道袍收了回来,道袍被剑割开好些口子,回屋想找针线才发现这房间里除了药便都是些毒虫毒草,碰也不敢下手碰。
  天刚亮姜云便睁开了眼睛,往旁边瞅了一眼,苗宛彤的床没有睡过的痕迹,这还真是不要命了?
  将窗户一推,烤肉的味道就飘进了屋。
  “阿云来吃点儿?”
  苗宛彤扬眉,眉稍一拉一扬间,眉眼更加醒目,双眼灵动有神,只那破破烂烂的道袍有些碍眼。苗宛彤这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干干净净,眉似利刃,眼如鹰鹫,少了平日里闺阁小姐的娇媚,反倒有一种旁人难以企及的英气。
  姜云将小药瓶扔给了她,苗宛彤伸手接过,却听姜云带着慵懒的声音道:“每日三粒,内力恢复的那天你就可以走了。”
  “好歹同住一起好些时日,怎么跟赶我走似的,太狠心。”苗宛彤轻声嘀咕,也不知姜云听没听得清,却见姜云洗漱后背上了药篓,准备上山采药去。
  苗宛彤正欲招呼她再等等,自己一同去做个伴,哪知姜云回过头来看向了自己。
  “你若是在这方圆十里内抓的兔子,那就仔细些莫要被毒死了。”
  苗宛彤噎了一下,嘴里叼着一块兔腿肉眨着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姜云。
  “你怎的也不早些告知我?”
  “你也未曾同我问过。”
  苗宛彤轻叹一声:“你我都什么交情,这种事还需得问么?”
  姜云总算看了她一眼,没接这人的话头。
  “你刚儿给我的药总该是解药吧。”
  姜云走至栅栏边轻轻推开了门:“那是恢复你内力的。”
  直到见不着姜云的身影后苗宛彤才将一嘴的肉吐了出来,就这些见人咬的兔子她哪里真敢入腹,单就这般一试便能看出姜云医术不简单,毒术也不差。方圆十里内碰到哪儿也许都能毒死苗宛彤,未有姜云的允许她走不出去。姜云瞥一眼就知晓她是否中毒,若真中毒也不会一走了之不闻不问。自己的试探被姜云看在眼里,她还能当作无事发生,处理自己的事,要么就是性子冷了。
  也不知这样的性子到底师从何处,真真有些意思。
  苗宛彤起身将兔子丢了出去,也不知最后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叼了去,她却是起身悠栽悠栽地坐在了小院落里眯起眼睛晒太阳。
  姜云计算着时辰往回走,靠近木屋的时候她突然顿了下来,将背后的篓先放下来,抬眸看向正在院子里纠缠不清的几个人。见苗宛彤飞快地夺下一道姑手中的剑,在腕间挽了一剑花,却仅用剑柄攻对方肋下,随即拉开距离,脚下方位瞬移来到对方身后,眯眼抬手劈向对方后脖,然后快走两步扔下手中人躲过另一剑的袭击。
  “阿云别傻愣着。”苗宛彤侧头冲着站在院外的姜云嚷嚷,“赶紧跑。”
 
 
第2章 离开
  姜云却不理她,将靴上的泥土拍了拍,而后上前两步,一道姑执剑冲着她面门而来,姜云也不憷,抬手往对方面门一撒,对方当即软了身子栽了下去。
  姜云皱着眉心开口:“闭嘴。”
  苗宛彤立时闭嘴屏气,就见姜云不知从哪里掏出的药粉,往空中一掷。即便迅速做出了反应,可苗宛彤依旧感受到了手中剑传来的千钧之力,她手脚乏力剑柄也握不住。却见姜云快走两步扳住了苗宛彤的下巴,塞了一颗药,才舒缓了她浑身的酸疼感。再转身时发现几个姑娘早已哼哼唧唧地倒了一地。
  没下死手。
  姜云拍了拍手,用水将手仔细冲洗干净后又出了小院,将遗落在院儿外的背篓拿了回来,进屋时回头看了眼苗宛彤:“你收拾了。”
  苗宛彤挑着眉头,弯腰捶了捶还有些酸软的腿脚,然后拖了一把凳子过来大摇大摆地坐在了院中央。
  先是将地上的人都扫了一圈,然后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道袍。反正不要脸,她干脆上前将地上人的衣裳扒了下来。
  “苗宛彤!你欺师灭祖死有余辜……”她说不下去了,反倒是气得险些背过气去,“你做什么扒我衣裳!”
  苗宛彤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道袍:“你们追杀我已经两月有余,这身道袍早就没眼看了,若不是阿云没给我准备衣裳我用得着将就你的么?”说完她似还有些嫌弃似的将人家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轻啧了一声。
  “欺师灭祖?敢问我苗宛彤师从何处?你们三清观上上下下几时将我当做道中人?若非捡我回来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尸身不知早被些什么走兽拖走了不是?”苗宛彤的眼睛眯起,眼里带出来的光突然扫过来,激得对方浑身一抖,“小师姐你也莫慌,阿云的地儿,我还舍不得见血,你且告诉我我的斩魂刀去了何处,我立马放你走。”
  说完又想起了似的,扯着嗓子问主人:“阿云,可以放人走吗?”
  姜云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了苗宛彤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又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嗯?斩魂刀呢?”
  “不知。”
  “小师姐这就不对了,那是我的刀,跟你们师门没关系怎的还抢刀了不成?”
  “你这邪魔外道,什么斩魂,早些时候师叔她们就该清理了你,哪里等得到今时今日你来我门派叫嚣?!”
  苗宛彤不说话了,她神色淡淡地低眉看着地上的人,怒火中烧,面上却不动声色,眉峰一挑,低头弯腰直视对方的眼睛:“邪魔外道?何为邪魔,何为正道?瞧瞧你们做的那些龌龊事儿,哪一件能拿出来说给世人知晓?”
  “我若是邪,必不让你安宁,我若成魔,必毁你满门。”苗宛彤轻轻笑起来,眼里的漠视让人心头一颤,“滚吧,回去告诉老婆子,多年的养育算是以你们的小命抵了,从今以后,若要再纠缠,来了就莫想再活着回去了。”
  “一刻钟后你们便可以走了,之后的药力时辰不长,你们顺着来路走,走岔了或是再回来,遇上瘴气也是没命的。”姜云的声音轻轻传了出来,话闭便没了声响,苗宛彤扒了两件还算像样的衣裳,嫌弃地拍了拍然后拎着几件衣裳去洗,回来时脸上带着笑意,跑到了姜云面前去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