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08 11:59:17  作者:妍中意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作者:妍中意

 
  这是本文正经的文案:一朝穿进一本没看完的都市种马文里,沈荔欢内心是拒绝的。
  书中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除了男主每个人都像吃了降智丸一样智商全线下降,她才不要和这些人一样智障。
  但是当她看见书中对男主不屑一顾,让男主求之而不得的白月光后…
  嗯,真香!
  对外霸道一匹对受温柔的大佬攻vs对外高冷对攻绵软的白月光受
  食用指南
  1.从高中到社会的纯纯恋爱文,攻受皆美~
  2.蠢作者全程放飞自我,逻辑文笔皆差,不喜勿入,不喜勿喷~大家都是小仙女,有缘下一本见嘛~
  3.全文架空,同性可婚~
 
  内容标签: 打脸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荔欢;尤苌青 ┃ 配角:沈嘉树,顾清澜 ┃ 其它:改变命运;、
 
    作品简评:末世大佬沈荔欢,才重生就出现在车祸现场,她用异能救回了自己的父母,但是一切疑影重重,究竟是谁想要夺去她和父母的生命?而从未听说过的家人也陆续登场,独断专行的爷爷,温柔大气的伯母,娇蛮任性的堂姐…他们在这场车祸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更叫沈荔欢惊讶的是,完全符合自己审美的同班同学尤苌青,竟然是她看过的小说中的人物。两人性子同样冷漠难以接近,但是为了对方,她们可以变为最温暖的那一个。本文讲述了一个爱与治愈的故事,行文流畅,文风细腻,情节有趣,人物形象生动,值得品读。
 
 
第一章 
  岚城如今正处七月。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微风轻轻吹拂着,这惬意的温度诱人犯困。红绿灯前,车辆井然有序地行驶着。
  一位等待着绿灯的出租车司机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才闭了两秒钟的眼睛,睁开眼便看见一辆白色的大货车如一条银鱼般飞速地驶了出去,直直地撞上对面正常向左行驶的黑色小轿车!
  “砰!”的一声,小轿车被货车撞得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下,才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落在绿化带上。
  出租车司机愣了两秒后,才反应过来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般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出车祸了!”
  场面顿时乱了起来,一旁的路人围了过来,好心人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行驶的车辆也停了下来,车主纷纷走下车跑了过去。
  货车司机抖着手滚下驾驶座,看着整个车头都凹下去的小轿车顿时没了力气,摔倒在地上失声痛哭!
  看着他这幅绝望的模样,有人不忍心想要来安慰他一句,被自己的朋友给拉走了,“这种人不值得同情,小轿车上的人何其无辜。”
  谁也不知道,因受到剧烈撞击而头破血流,昏倒在小轿车后座的女生在呼吸停止了几秒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沈荔欢仿佛做了一个梦。
  梦里边一个和她十六岁时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说:“我是你的转世,如今我就要去了,希望你能代替我活下去,孝顺我们共同的父母。”
  沈荔欢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迷怔了,她不是自爆了么?十二级异能者的威压几乎能毁天灭地,她怎么还能活下去?但是头部火辣辣的痛觉告诉她,她还是活生生的人…
  沈荔欢顿时清醒过来,梦境竟然成真,她真的重生了。
  视线变得清晰后,她发现自己身体僵硬地半躺在车上,被一个女人揽在怀里,而她和女人则被一个男人护在身下。她的位置是在车后座,驾驶座位置上躺着的男人鲜血淋漓,已经没了气息。
  她脑海里有个急切的声音说,“快救救爸爸妈妈!”
  看来这对男女便是她的父母了,沈荔欢心道。他们身上都是血,气息已经很微弱,眼看着呼吸就要停止,她下意识地运起木系异能,把源源不断的生机输进他们的身体。
  末世爆发后,她就激发了木系异能,通过不断的和丧尸厮杀、做任务,很快就修炼到了12级,无人能敌。
  没想到她重生了,异能竟然也跟着来了。沈荔欢再怎么冷静的性子也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
  只要异能还在,即使这个世界也变成末世,她亦不会有任何的害怕。
  就在沈荔欢思绪万千的时候,车窗传来了敲击声。
  原来好心的民众们为了抓紧时间救人,打算徒手敲碎玻璃,而沈荔欢被父母亲压在了身体底下,车窗玻璃又是黑色的,大家都没能看见她醒来了。
  沈荔欢眼神清亮地抬起头,父亲母亲的伤势太重了,即使有异能修复他们的身体,失去的鲜血也无法补回来,还是快点被送去医院救治才是正经。
  她不敢动父母亲的身体,怕给他们造成二次伤害,只挣扎着从母亲怀里伸出手,想要把车门打开。
  大家伙看见一只手在车里晃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走开了两步后反应过来,忙不迭又回到车旁,给车里的人加油打气。
  千万不要睡过去啊,撑住!车门一开就能得救了!
  沈荔欢摸了一会终于把车门打开,大家伙悬在半空的心这才落到实地,一拥而上把车里的人小心地抬出来。
  沈荔欢这具身体失血过多,精力很快消逝,在陷入沉睡之前,她才记起运转异能给自己修复伤势。
  视线模糊地看着车外都穿着夏衣,把手脚大方裸露出来的人们,沈荔欢沉静的眸中渗出些许的喜意,她真的离开那个满目疮痍的末日世界了…
  这起车祸太过惨烈,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在救护车到来前就不幸去世,而坐在后座的一家三口同样伤势严重,所以货车司机直接被警察带回了警安局。
  货车司机哭了一路,一直念叨着自己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一时晃神,错把油门当刹车踩了。他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瘫痪躺床上的老母亲,患了白血病急需钱做手术的女儿和嗷嗷待哺的小儿子,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出事了他的家人可怎么活啊!
  有新来的小年轻还是单纯的性子,见他家世这般可怜,原本冷漠愤怒的眼神软化了许多。局里的老油条看出他的不忍,直接哼了哼,小年轻立即肃穆了面容。
  货车司机泪水模糊的双眼闪烁了一秒又变得浑浊。
  送到医院救治的三人很快被认出身份,男子是嘉澜集团的董事长沈嘉树,女子是其夫人顾清澜,女生是其女儿沈荔欢,今年才十六岁。
  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却遭此大难,看着小姑娘额头、脸上凝固的血液,市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是再看淡生死,也动了恻隐之心。
  幸运的是,一家三口的手术都非常成功,脱离了生命危险。
  …
  沈荔欢只感觉自己躺在泛着波澜的海面上,身体不停地晃荡,眩晕无比。
  慢慢的,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强硬无比地挤进她的脑海,这一世的“自己”那短暂的一生便如同画卷一般,在她脑海里展现。
  女孩沈荔欢出生在绿国一个富裕却和睦温馨的家庭里,爸爸沈嘉树温文尔雅、妈妈顾清澜温柔和煦。
  她从出生起就受尽父母的宠爱,却一点娇蛮任性都没有,性子反而非常的沉着冷静。即使才十六岁,父母已经不会把她当孩子,而是把她当大人和她有商有量。
  这次他们会出门是因为沈爸爸的大哥沈嘉懿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他们一家三口急着赶去帝都,参加沈大伯的葬礼。
  沈荔欢长到十六岁,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除了爸妈外还有别的家人亲戚。概因这十六年来,爸妈从未提过家人,也没有走过亲戚的缘故。
  沈荔欢在惊讶过后,很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情况。心地善良的她为自己素未谋面的大伯的逝世而感到难过,看着自己悲伤不已的爸爸,还与妈妈一起陪伴在他身边安慰了许久。
  沈嘉树也是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人物,顾不上难过,和自己的父亲沈仲原通过电话后,把公司的事务交给手底下得力又忠心的下属便急着往机场赶。
  谁能知道他们竟然会在途中遭遇这般惨烈的车祸。
  沈荔欢吸收完记忆,渐渐从黑暗中清醒过来,长长的眼睫颤了颤沉重的眼皮被轻轻抬起,印入眼帘的便是惨白的天花板,鼻翼间充斥着消毒水那独特又霸道的气味,这是医院的标配。
  刚做完手术,沈荔欢的脑袋绑着绷带,又痛又重,但是这一点疼痛无法让她为此皱一下眉头。
  在末世里,什么苦她没有吃过,甚至掉进丧尸群里差点被丧尸分/尸而食的事情她都经历过,她的软弱痛苦恐惧早已消失在那漫长的十年末日世界里。
  她按了按心口的位置,低声道:“你放心吧,我会和你一样,尊敬爱护我们共同的父母的,你安心去吧。”
  一个轻灵的声音随后响起,并且在空中消逝,“谢谢!”
  沈荔欢整个灵魂都变得松快起来,她知道另一个自己真的离开了。
  来不及理会那点怅然若失,病房里只有沈荔欢一个人,她慢慢坐起身按下床头的呼叫铃,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爸妈无恙她都放不下心。
  很快,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神情紧张的老人领着几个医生护士走进病房。
  老人一看见醒着的沈荔欢,眼里便泛起了泪花,“大小姐,你醒了,身体有什么不适么?”
  他说着疾走几步走到沈荔欢跟前,慈爱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她身上。
  老人是沈家的管家章靖,从小看着沈荔欢长大,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孙女一般看待。
  “管家爷爷,我很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爸妈和司机叔叔的情况怎么样?没能看到他们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根本放不下来。”
  沈荔欢语气沉重,掀开身上的棉被就打算下床。
  “可别!”
  见她如此动作,病房里的人都急忙拦住她。
  一个五十多岁模样,面容和蔼的医生忙劝阻道:“沈小姐别着急,沈先生和沈夫人的手术非常成功,只是他们的伤势比你重一些,现在还未醒过来而已。只等他们醒来,再观察几天便能和你一个病房了。只是李先生他,他伤势过重,不幸去世了,请节哀。”
  听到司机李叔叔去世了,沈荔欢垂下眼眸,这个情况她是知道的,若是司机能在她到来后还有气息,她一定不会吝啬异能去救他,只可惜天意弄人。
  “是啊,大小姐。你也是刚做完手术,不能下床,你就听医生的吧。”
  章靖苦口婆心劝她。
  “我伤的又不是腿,怎么不能下地。”沈荔欢清楚自己的身体,有木系异能蕴养就是即刻活蹦乱跳都没有问题。
  她性子霸道惯了,即使触及章靖担忧的目光,她也只是退让了一分,“我不自己下地,推辆轮椅来,我坐着轮椅去看爸妈,李叔叔已经去世了,不看过他们我放心不下。”
  末世里,她当了七年的基地长,说话间不经意都会透着一股命令的意味。在场的人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听她的指挥,很快便推了一辆轮椅进来。
  一名长相清秀的护士推着沈荔欢到了沈嘉树顾清澜的病房外,沈荔欢看着他们沉睡的脸,想起这起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的车祸,一双清冽的桃花眼蓦地凌厉非常。
  看过父母回到病房后,沈荔欢靠在枕头上询问:“管家爷爷,爸妈他们还没有醒过来,公司那边可有乱起来?”
  “大小姐放心,公司的高层可不是吃素的,知道先生夫人手术成功后,公司很快恢复了平静。”
  沈荔欢一直跟在沈嘉树身边学习公司事务,章靖听到她问起公司的事情也不惊讶,如实地回答。
  “那就好,李叔叔不幸去世了,他的家人一定要安排好,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派人去,别让他们受委屈。”
  沈荔欢抚了抚额头,又道:“顺便派人去看好那个肇事司机,别让他死了。”
  章靖心里一个咯噔,瞳孔微微瞪大,“大小姐的意思是?”
  “我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爸妈还没有醒过来,就麻烦管家爷爷多上心了。”
  沈荔欢黑沉沉的眸子看向章靖,透着浓浓的不容置疑。章靖沉着地点头,微微弯下腰,“我知道了,我这就交代下去。大小姐醒来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王妈已经煮好粥带来了,我这就叫她进来,小姐先用餐。”
  “嗯”沈荔欢点头,她确实有些饿了。
 
 
第二章 
  嘉澜集团董事长一家三口车祸进院的新闻经一天的时间发酵,传遍了整个绿国。
  远在帝都的沈仲原接到儿子一家出车祸的消息,差点没站稳从沙发上摔倒在地,一旁的老管家忙扶住他,“老爷子别着急,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小少爷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他和少夫人、孙小姐会没事的。”
  沈仲原的紧张焦虑无人能懂,不过幸运的是,手术第二天下午沈嘉树和顾清澜便清醒过来了。
  沈荔欢在医生检查完他们的身体状况后,被准许进入病房探望。
  沈荔欢一进病房,沈嘉树和顾清澜便露出劫后余生和庆幸的表情,他们已经知道了司机去世的事情,他们不由得庆幸自己反应快,护住了女儿,没让她出事。
  “爸妈,你们现在怎么样?身子一定很疼吧。”
  沈荔欢看着自己父母打着石膏、绑着绷带的凄惨模样,忍不住红了眼。
  “我们没事,不痛。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就高兴了。”
  顾清澜用自己还能动的左手摸了摸女儿的脸,动情地说道。
  “我没有受什么伤,爸妈你们别担心。”
  沈荔欢握了握母亲的手,感受她的温暖,随后道:“爸妈,我怀疑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是有预谋的车祸。”
  沈荔欢能想到的事情,沈嘉树这个被商界的人称为“狡狐”的人如何想不到。
  那辆大货车直直的便撞了上来,不仅没有刹车反而不断地加速,连一点掩饰都没有,让他如何相信这会是一场突来横祸。
  顾清澜和沈嘉树想到一块去了,温婉的神情渐渐变得冷漠,“究竟是谁,竟想致我们一家于死地?”
  “不管幕后黑手是谁,他敢伸手伤害我的家人,我必定要断了他的手,还叫他尝尝同样的滋味!”
  沈嘉树俊美的脸上都是冷厉。
  他在外人面前再怎么八面玲珑、温文尔雅,也掩饰不住他骨子里流淌的沈家特有的冷血狠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