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08 12:00:02  作者:花枝吱

   《不搞事当什么大佬》作者:花枝吱

  简介
  CP:书别意X唐师
  万人迷心机偏执攻X凭本事注孤生咸鱼受
  唐师是邪道魔尊,书别意是正道龙首,相处模式基本就两种:见面就开打或者叭叭叭地嘴炮。
  忽然两个人就灵魂互换了,唐师又偶然得知宿敌其实一直对自己情根深种。
  作为一个有理想的魔尊,他当然是……选择当一条咸鱼。
  书别意:“魔尊大人,顶着我的脸,就请好好扮演我啊。”
  唐师:“扮演你要做些什么?”
  书别意:“很简单,请魔尊大人做一个好人。”
  唐师:“……”
  正道痛失龙首,而抢走龙首大人芳心的人竟是邪道魔尊,对此,大魔头表示深感歉意。
  不好意思。
  书 别 意 就 是 喜 欢 我。
 
 
第1章 
  天原山正邪两方的交战,已经持续了数个时辰。
  法宝漫天飞舞,各显神通,酣战的两方纷纷施展毕生绝学,都杀红了眼,不把对方打得神魂俱散、死无全尸誓不罢休。
  一名黑发红衣、俊美无俦的男子出现在一处高峰之上,手持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观望整个战局。当视线与敌方阵营某个人的视线对上时,男子极好看的脸上出现一抹带着嘲意的轻笑。
  男子把手中油纸伞抛了出去,伞飞向高空,钻入云层。油纸伞快速旋转,搅动白云以伞为中心聚拢,云相互挤压、翻滚,洁净的白云渐渐变成不详的红色。
  正道众修者齐齐脸色一变。
  “是唐师!”
  “是唐师的万邪诛心阵!”
  “快护住灵府!”
  红云聚拢到某个程度,开始迅速铺开,盖住整个山头。所有人顿感天昏地黑,昏暗之中又满眼艳红。修者们看到其他人脸上被环境映出一片诡异的红,有些人差点被吓得惊叫出来。
  阴风阵阵,阴风中又夹着鬼哭狼嚎。
  修为不高者当即冷汗直流,打坐下来护住灵府,却一点用都没有,心神还是不断受到影响,控制不住地冒出无数情绪,动摇心神。
  数不清的恶鬼像虫子一样,接连不断从红云中扭动着挤出来,飘向山顶的修者们。
  为抵抗阵法对心神的干扰,修者们必须打坐护住灵府,这样就没有办法出手对付恶鬼,成了白给的肉食。这可是邪道魔尊的万邪诛心阵,分神阶以及以上的修者只要凝聚心神就能不受影响,分神阶以下就别指望了。
  最令正道咬牙切齿的魔尊唐师,最令正道闻之色变的万邪诛心。
  可今日,正道有一个人。
  方才与唐师对视的那个人手持一把折扇,扇面绘千里江山图,他不言不语,静静遥望高峰上的魔尊,眼中情绪深邃难辨。一只小鬼爬到他的背上,从他的肩头探头看他的脸,没有眼白的眼睛瞪得很大,张开占了大半张脸的嘴巴:“嘻嘻,你是我的了。”
  他看了眼小鬼,神态自若道:“又是这招。”
  他打开折扇,翻手,然后放开。
  扇落入地里。
  修者们的脚下,一副千里江山图逐渐展开。修者们因心神受扰以至面色扭曲,在被纳入千里江山图后,表情恢复平静,灵府变得稳定。
  有这个人在,就不用担心了。
  “多谢城主!”
  “有城主的扇中仙府,何惧魔尊的万邪诛心阵!”
  折扇开出的守护之境发出柔光,扇子主人肩膀上的小鬼碰触到柔光,发出尖叫,一瞬间飞灰湮灭。
  守护之境与血色苍穹互不相让,柔光与血光互相抗衡,万鬼对柔光惊惧厌怒,在鲜红的天空下盘旋嘶叫,却难越雷池一步。
  正道的修者们趁此机会,使出全力消灭恶鬼。唐师封于伞中的恶鬼每少一个,就会实际性地削弱一份伞的力量,虽然他们也不清楚伞里到底有多少恶鬼,相信只要一直杀,总会有除尽的时候!
  但邪道的魔修众哪会如他们所愿,天原山正邪之战再度陷入火热的胶着,与之前不同的是一方挟着红云、身伴万鬼,一方受柔光庇护,悍然无惧。
  两方大能遥遥相望,一边修为尽施,以己之力,加持己方战力。这不止是正邪的战争,更是他们的对决。
  这二人,一个邪道魔尊,一个正道龙首,从出生就是对立的,阵营对立,功法属性也对立。唐师的鬼道之术克制书别意的灵守之道,反过来灵守也克制鬼道,到底谁强谁弱,几百年了,至今也没能分出个胜负。
  唐师视书别意为自己的毕生宿敌,而书别意也以斩杀魔尊为己任。
  某个本与此战不相干的人得到错误的消息,匆匆赶到天原山。刚到战场边缘,这名气宇轩昂、剑眉星目的修者一声高喝:“别意,我来助你!”
  说着,他举起自己的刀。
  气息仿佛在此刻凝固。
  那人挥刀向天原山,巨大刀影以千钧之力对着二人劈下。
  唐师:“!”
  书别意:“等!”
  来不及阻止,来者不由分说的刀就这么莽撞地劈了过来,唐师和书别意急忙收回真气。紧急之下强行收功,当场两人都呕出鲜血,功体受创。
  刀整个将天原山横劈成了两半,中间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缝。山上正邪两道的修者纷纷停下手上的行动,稳住身体保命要紧。
  “我的妈耶。”
  “城主!城主掉下去了!”
  “楼主!快接住楼主——啊楼主啊啊!!”
  在一片混乱之中,两个身影直直落入万丈深渊。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唐师黑着脸坐起身,一抹额头,脑袋被崖壁上的水滴了个湿透。他起身没走出几步,就感到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衣衫已经变了,擦干净嘴角,想到自己是怎么落到这里来的,脑壳疼地骂了一句:“那个狗莽夫。”
  就在这时,躺在他不远处的另一个人也醒了。
  唐师看过去,眉头皱了起来。
  那个人闷哼一声,想站站不起来,只好盘腿打坐。忽然他注意到唐师,呆住了。
  唐师赞赏道:“顶着我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欣赏你的胆量,在我把你炼成器魂塞进封邪里之前,允许你留一句遗言。”
  封邪,就是那把伞的名字。
  对面无论是容貌装束都完全与唐师一致的人听到这句话,先是蹙眉思考了片刻,接着低头左看右看自己的身体,完全茫然的模样。
  对方仿佛察觉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脸沉重:“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唐师:“冒牌货还敢使唤正主?”这就有点胆大包天了。
  对方:“……我是书别意。”
  唐师:“?”
  眼前这个人容貌衣着都完全仿冒自己,眼睛里透出的光却让他感到熟悉,让他下意识就想抄起封邪。这种明亮正派又讨打的目光,只有他的宿敌才会有。
  唐师惊疑不定,抬手就打算释放真气,弄个镜面出来瞧瞧自己。
  “啊噗——”
  结果却是他猛吐了一口血。
  书别意冷静地看着,在看到眼前这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时,他先是试着运转真气,发现真气凝滞,功体在排斥他的这个动作。
  他提醒道:“你身后就是水潭,如果我所料没错,你最好不要强行运功。”
  唐师转身,站到水潭边探头。
  书别意也走过去。
  水面倒映出二人的容貌,唐师惊诧地看到自己顶着书别意的脸,穿着书别意惯常的穿着。他的身旁,书别意已有心理准备,但确定自己和唐师互换了身体的这一刻,还是很蛋疼地陷入深深沉默。
  唐师质疑地看向书别意。
  “不必怀疑我,这种事一来对我没好处,二来超出我能力范围。”书别意冷静地说,顿了一下,陷入思索,“有人在背后搞鬼,针对你我。”
  他不明白这么做对谁有好处,又有谁有这样的本事,暗算得了他们两个。
  魔尊和龙首,两个修为相当,都在空冥后期,修仙界响当当的大佬。如今正邪、中立三方势力,能悄无声息做到这种事的人,台面上找不出来。
  沉思的书别意想唤出扇子,拿在手里晃晃,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能辅助他思考。
  “啊噗——”
  唐师几乎要贴到书别意脸上,阴恻恻地说:“你故意的。”
  书别意擦掉嘴角的血,一点也不心虚:“……下次注意。”
  他们的功体截然不同,若是使用自己习惯的心法运转真气,相当于功法逆运,真气逆行,与自残无异。
  唐师:“啊噗——”
  书别意嘴角抽搐:“魔尊大人,你今年才三岁吗?”
  唐师冷笑:“几百年了,终于让我抓住机会能真正杀死你,此时此刻,只要我施个小小的鬼道术法,唔……”
  话没说完,他就一脸纠结地捂住心口。
  “此时此刻,只要你施个小小的鬼道术法,我俩都要一命呜呼。”书别意说:“为了杀我做这种买卖,真的划算吗?”
  “不划算,这身体互换得毫无预兆,我脱离不开你的肉身。”
  “我也无法脱离你的肉身。”
  “快想办法。”说着,唐师往地上一坐,靠着洞壁,跷腿等结果。
  魔尊大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和书别意打架。他们是宿敌,实力又相当,和书别意打架是唐师最大的趣事,最能调动唐师的积极性。
  其他任何事,唐师都兴致缺缺,像动脑筋这种事,从来都是属下去做。没有属下,那就自己以外的随便什么人。
  书别意看着自己的身躯死鱼一样坐得没个正形,简直无法直视。可是现在占据他身躯的是唐师,后者从来都随性所欲,自己要是出言,只会看到更没正形的自己。
  转过头去,正经得体的龙首选择眼不见为净。
  他们身体互换,又因此不能使用真气,一身修为形同无物,这种事绝不能让他人知晓,否则会带来灭顶之灾。
  “你以我的身份,我以你的身份,你去碧城扮演书别意,我去危楼扮演唐师。”碧城是书别意领导的修者之城,危楼用正道修者的说法,是邪道最大最恶的魔窟。
  “想让我扮演你?别做梦了!”
  “我也对做唐师没有任何兴趣,你若有更好的方法,请尽快告知,天原山战事未完,你我两方人马都在胶着着。”
  唐师皱了皱眉。
  扮演书别意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起鸡皮疙瘩,但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
  三日后。
  在唐师嫌弃的注视下,书别意的手抽风一样抖了好几下,总算把封邪召唤出来。他抓着伞,松了口气:“成了。”
  唐师批评:“三岁小孩都比你强。”
  书别意虚心道:“魔尊大人完全召不出扇子,确实比我强。”
  他实在是觉得这把邪气四溢的伞看着不舒服,又费了老半天劲,将伞收回体内。
  花了三天时间,两个资质堪称惊才绝艳的大佬算是勉强能够使用一点点对方体内的真气而不受损伤,从无缚鸡之力的废人变得能用点小法术,遇事开溜或者保命没多大问题。
  唐师摆了摆手,没心思跟他拌嘴:“有封邪在,基本没人敢动你,在回到原本的身体之前,你给我小心谨慎一点……也不要太小心谨慎了,破灭我霸气威武的形象。”
  书别意说:“魔尊大人,你的要求相互矛盾啊。”
  唐师说:“反正你注意分寸,作为交换,我也会勉为其难当好正道的龙首。关于我当正道龙首这件事,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书别意正色:“从今往后,请楼主做一个好人。”
  唐师:“……”
  因为那修者三日前那一惊天动地的一刀,天原山变成了天原左山和天原右山,中间一条深不可测的深渊。左山全是正道修者,右山都是邪道魔修。
  由于两方大佬坠落深渊,正邪之战暂时中止,两边人们抓紧时间寻找大佬。不过正邪从来势不两立,找一找,就有人沉不住气,忍不住呱唧呱唧跟对面嘴炮起来。半天时间,嘴炮仗此起彼伏不知道多少回。
  “楼主已经失踪三日了,楼主,楼主啊~~~”
  “对面的魔音又唱戏喊冤似的喊起来了,我受不了了!”
  “找寻城主要紧,我支持你一边找一边骂他。”
  “那魔音能一边骂人一边唱歌,我骂不过,啊,是城主!城主啊——”
  正道修者激动不已,纷纷冲向刚从悬崖下爬上来的城主,然后看到城主转身把唐师拉了上来,还拍了拍对方身上的灰尘。
  正道修者:“???”
  邪道魔修:“!!!”
  唐师接着随意拍了下自己身上的灰,问危楼的属下们:“战斗结束了?谁赢了?”
  正道修者:“未分胜负,为了找寻城主,我们暂时放下干戈,城主无恙吧?”
  唐师因为回答自己的不是危楼魔修而愣了一下。
  邪道魔修纷纷御剑御法宝飞过来:“楼主,楼主你没事吧!”
  这回唐师忍住了,没有脱口说出不符合身份的话。见书别意毫无反应,他用手肘顶了顶他。
  书别意:“啊。”
  书别意:“我没事,无须担心。”
  魔修们一听放下心,立即踊跃地想作妖起来。刚才堂前喊冤似的呼唤唐师的魔音,翘着兰花指,对正道之中年轻又英俊的某修者遥遥点了一下:“既然楼主没事,那我们接着打?那边的小可爱,来跟哥哥我回去快活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