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09 09:13:31  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尘泽洪荒》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文案:鸿钧老祖第一仙,弟子盘古初开天。
  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君还在前。
  太古洪荒,各路妖魔鬼神,接踵而至,巫妖大战,东皇,帝俊陨落,逐鹿之战之后千万年,玉皇大帝执掌三界后。
  丹穴山山主降泽仙君,是一只白羽孔雀,人家孔雀开屏求偶,会求得心爱的女子,可他却求来一条神龙……
  甩了……甩了之后,想了……又开始追。
  不娇不死,一娇就废,别人归墟圣境,化为尘埃,他却凤凰涅磐,浴火归来。
 
 
第一章 傲娇 (降泽仙君失恋是一件大事)
  上古天地,三界四海八荒。
  南荒大泽有一山系名为丹穴山,此山乃仙灵之山,此山山主是一只白羽孔雀,名叫降泽,世人称之为降泽仙君,亦或是丹穴仙主。
  鸿钧老祖第一仙,弟子盘古初开天。
  上古洪荒,天地混沌。
  创始元灵乃世间第一个生灵,其座下四弟子,鸿钧老祖,混鲲祖师,女娲大神,以及陆压道君。
  鸿钧老祖座下二弟子,元始天尊盘古开天辟地,自此洪荒混沌结束,天地初开。
  女娲粘土造人,生灵延绵不绝。
  各路妖魔人神齐聚天地间,不周山巫妖大战搞得世间生灵涂炭,东皇太一一己之力大战十二巫妖,最后同归于尽,祝融共工争夺帝位战败,共工一怒之下一头撞倒天地支柱不周山,天空破洞,倾斜,塌陷。灾难再次降临于世间,女娲大神心痛难忍,决定炼石补天,直到玉皇大帝统领四方。自此三界安宁,四海升平,八荒祥和。
  东皇座下四方神君东方青龙孟章君,西方白虎监兵君,南方朱雀陵光君,北方玄武执明君镇守四方,驱邪魔,调阴阳,四方安定。
  妖族修仙需得先修人身,再修仙身,飞身九重天为神,上至三十六重天为尊。
  据说,凤凰涅槃之前,是只孔雀?
  《山海经》“凤凰、鸾鸟皆戴瞂。”“有五采之鸟,有冠,名曰:狂鸟。”“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安宁天下。”
  其实凤凰涅槃之前是只孔雀!
  朱雀陵光神君镇守南方大荒一带,南方山系有座大山,名为丹穴山。此山层峦叠嶂,云雾缭绕,飞禽走兽,鸟语花香,多金多宝玉,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仙境灵山。九天凤凰大多数是从此山飞身为神的。而凤凰在飞升之前便是以孔雀的身份在丹穴山一带活动。
  丹穴山的孔雀,因为是九天凤凰后代的原因,在三界四海八荒都受到极大的尊重。现在的丹穴山之主降泽仙君,更不仅仅止是一只普通的孔雀,降泽仙君修炼六百年化为人形,活到两千岁时竟然就可以飞升一重天成为了妖族名副其实最小的仙君。别的妖族用两千年修炼成为人形,而他用两千年直接飞升成仙了,可谓是天众奇才,这在南荒,甚至三界四海八荒都是绝少数的。如今八千岁属于是刚成年的仙界孔雀可已经是七重天上的上仙了,再上升二重天就涅槃重生之后,可就是九天凤凰了。
  降泽仙君自小聪慧过人,其关系也是相当惊人。父母皆是九天凤凰神君,出生之时是天将五彩祥瑞,更神奇的是他竟是世间第一只白羽孔雀。元始天尊下界云游也觉着是难得一遇,想收其为关门弟子,怎奈师父早已在其母亲的肚子里时便已经由朱雀星宿陵光神君给定下了,元始天尊最后只能空手而归,不过在临走之前为其赐名为降泽,可谓是天将祥瑞,恩泽万物。还赠予一只通灵白玉的玉萧。此萧并非一般的玉箫,上面还可有一条玉龙盘旋着整只玉箫,此玉箫奏曲,既能怡情,也能呼风唤雨,天地变色,风起云涌。奏此玉箫一曲方圆五百里皆是因此玉箫渐变而变。也可为剑,通体的白玉神剑名为玉箫剑。斩妖魔,惩恶人,这些更本不在话下。不过这玉箫天尊本不打算赠予他人的,谁知降泽刚生下来睁开眼睛看见便是一手抓着不放了,天尊不得已才松口说就当是赠送的,自那以后,这玉箫可从来没有离开降泽三尺之外的地方。到后来才发现降泽仙君喜欢的并非是萧,而是玉。
  据说这玉萧来头不小,竟与陆压道君有关,不过具体的也无人知晓,也没人敢向天尊问起。
  然而这样一位身份尊贵,地位尊崇的仙君,这些日子过的却不怎么顺心。
  丹穴山阴雨绵绵已经是好些日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竹屋上,屋子里响着断断续续萧条的箫声。
  “降泽仙君何时才能停止吹这雨淋曲呀?看看这丹穴山可都快被雨水给淹没了!”竹屋外不远处的草屋处站着两人。其中一人是丹穴山的族人,一人则是降泽仙君的跟班小斯。此山上的人都是山间的生灵所幻化的人形,此二人在此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避雨。
  “哎,没办法,这些日子仙主心情不妙,只能是随着他去了!”小斯也很无奈,他家仙主向来还是挺明主的,无奈遇到了一件让仙君过不去的坎。这小斯也是精明得很,是只成了精的兔子,名唤涂涂。被上一任山主派遣来伺候这一任山主的。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打扰自家主子为妙,只是这雨下的确实是有点过分了。
  “仙君又是因何事不开心呢?”
  涂涂摇着手里的一本印着喜字的帖子“喏,还不是因为这个,月怜仙子和寒尧仙君喜结连理,我们仙主落单了!”
  “哦,原来如此,我道是为何这几日阴雨绵绵不见晴天,原来是仙君失恋了呀!”
  涂涂道:“嘘....你倒是小声些,万不可被仙君听见了。局时扒去了你的皮毛可就不好了!”
  话说三天前,降泽仙君从其师父陵光神君之处回来时,是准备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羽毛送去给月怜仙子作为求爱之物的,谁知去到蓝山时,被人捷足先登了,人家月怜仙子早就已经接受蓝山青羽孔雀寒尧仙君的的求爱了,降泽仙君只能拿着自己的羽毛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现在更是喜帖都送到府上来了。
  山林间的竹屋,第一层是空的,几根抵住支撑屋子从第二层搭建而起。降泽仙君一袭飘然的白衣坐在竹屋的围栏上,雪白的羽毛塌拉悬着,洁白的一身在阴雨的天气里显得格外亮堂。降泽一向极爱干净,特别是他那洁白的羽毛沾不得一点灰尘污渍,然而此时雨水打湿了羽毛也不自知。如墨的黑发披散于身后。静坐在那里,不时有屋檐上的雨滴滴落在的玉箫上荡出一些水花。修长的手指扶着玉箫,偶尔慵懒的活动几下,吹奏出的箫声有些悲情但也是极好听,如此闲情逸致,看上去到像是立于天地间的一幅传世珍画。
  笛声停,雨声落,晴空万里。
  “哎哟,总算是停下来了,得了,我得过去候着,不然又得罚去捡谷子去了。”涂涂慌张的跑出草屋的亭子。
  “哎,那今日的大荒讲学可还开设?”亭子里的人问道。
  涂涂停下脚步转身“你且让他们等着一会,我去试探试探!”
  “涂涂....”竹屋里传来不怎么友善却又有些慵懒的声音。
  “唉,来了...”涂涂是两层台阶一步跑的跑上竹屋楼房很及时的出现在降泽身后“仙君,有何吩咐....?”
  竹屋并不是很高,房梁上挂着几片白色的羽毛,降泽仙君身长八尺,颀长的身形站在那里头刚好顶到那几片被风吹拂的羽毛上。整个人周围泛着微光白晕。毅然仙气十足。降泽仙君转身,剑眉明眸,好看的令人挪不开眼睛,眼看见这等仙姿的人可也算是一种享受了,只是对于涂涂来说是早已不再是享受了,正祈祷着上天派来一个仙女赶快来将这等妖孽收走才好,可又想着自家仙主这等仙姿得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了他的眼呢。
  降泽仙君抚额眉头微皱,薄薄的唇瓣微微开启斜眼高傲的看着涂涂“怎不提醒本君今儿要给孩童们讲学的事情呢,可是又想去捡谷子了?”
  捡谷子这件事可是涂涂这个兔子精的死穴。为了避免捡谷子,总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自家仙主。“额....呵呵,小的这不是刚想着跟您说起呢!”涂涂心里暗自不爽,不知是谁失恋了忧郁了好一阵子,将这些个小事给忘记了“他们这会都在堂院里等着呢,仙君这会过去?”
  降泽都没答应一身就不见身影了,涂涂这才松了一口气。
  降泽仙君在丹穴山还有一个毕竟低调的称号名为诸葛仙君。才智过人不说,三界四海八荒之事可是懂的不少,为了让丹穴山这些飞不出去的同族更有远见一些所以他经常会给这些族人将一些丹穴山之外的事情。阅历资深的降泽仙君作为丹穴山上的诸葛神通也是名副其实的。
  说是堂院,其实就是一处草地。丹穴山上的族人这时候就是最开心的时候了。那里坐着的可不仅仅是孩童,同样有许多成年的同族围观。众人前方一个木台,都在议论这为何降泽仙君还不来的时候,降泽已经出现在木台上了。
  “仙君好!”
  降泽袖袍一挥,身前一张案几,上面有几卷竹简。伸手拿起在滚动翻开,一切的动作都显得随意却很优雅。“可有人猜得到本仙君要与你们讲的故事?”
  有人回道:“仙君上次讲的是女娲娘娘的事迹,这一次是不是要讲关于陆压道君的故事了呢?”
  这些族人知道仙君要讲故事了,大大小小的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等着降泽仙君细细道来。
  “嗯,陆压道君,这位神尊还真不好与你们说起呢!”
  “这又是为何呀?”
  “这陆压道君啊,可是个奇神,是个离火之精,早已飞出三界之外,也不在五行之中,不在天界,不归人界,也不在地府,任意逍遥,是个自由自在的散仙神尊。”
  “那定是如其他神尊一样进入归墟圣境化为乌有了吧!”
  降泽手指敲着身前的桌子微微笑道:“这可就说不准了,本君也无法与你们说起,这又没什记载,总不可能自己杜撰一份来说与你们听。”
  “只要是降泽仙主说的,我们都喜欢听也相信。”台下一阵哄笑。
  降泽仙君道:“也罢,之前与你们说的是上古天地混沌初开之事,那今儿开始就给你们讲讲五方天帝之事!”
  “五方天帝?这天上的帝王不是玉帝么?”
  “这五方天帝啊说的就是玉帝统一三界之前的天帝。这五方天帝分别为东方太昊伏羲氏,南方炎帝神农氏,西方少昊金天氏,北方颛顼高阳氏,中央黄帝轩辕氏......”
  一场讲学过后,降泽是说的口干舌燥,回到自己的居所却见涂涂在楼梯口睡着了,降泽二话不说,直接跨过,还是不见涂涂醒来。“可是觉着田里的谷子掉的太少了,不够你这只兔子精来捡了!”
  说到谷子,涂涂便瞬间惊醒,降泽邪魅一笑,走进屋内,涂涂很识趣的送上一杯甘泉,不料那本收在自己怀里的喜帖掉了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喜帖?”降泽不解的问道。
  “额...这是月怜仙子和寒尧仙君的喜帖。”涂涂答着,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他已经看见自家仙主皱眉不悦的神情了。
  降泽看了一眼,拿起来打开,很快合上直接丢在地上“不去!”
  “仙君不打算去蓝山山头参加喜宴?”涂涂其实早就猜到了。
  “不去!”降泽侧身躺在卧榻上,闭着眼睛。
  “那可要送些礼过去,毕竟.....是相识。”涂涂其实是想说“毕竟人家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不过没敢开口。
  降泽一手揉搓着两边的太阳穴有些烦躁“去捡两袋金砖送过去就成!”
  “额...两袋金砖?”涂涂惊讶,不是惊讶礼重了,而是惊讶礼轻了。丹穴山上,除了树木花草最多之外就是金子多了,夸张的说谷子都比金砖珍贵得多了。
  “你要是觉得礼轻了,那就在去捡两袋谷子一起送过去!”
  “额...”涂涂暗叫不好急忙回道“两袋金砖就很好!仙君不准备去喜宴,那王母的瑶池仙宴总得去了吧!”作为这样一位傲娇仙主的根班,涂涂也很无奈,但也没办法。
  降泽突然起身皱眉“瑶池仙宴,本君怎会不知道?”
  涂涂回道:“前几日刚收到的请帖,王母娘娘举办千年一次的瑶池仙宴。请帖是直接送到丹穴山的,送到的时候仙主应该还在陵光神君的府邸。”
  “懒得去,瑶池仙宴无聊得紧!”降泽又躺会卧榻上懒得去理会涂涂,空留涂涂独自回血往下咽。这世间恐怕也只有降泽仙君认为瑶池仙宴是个无聊的宴会了。多少仙魔,妖巫,人鬼是挤破了脑袋都想目睹一眼瑶池仙宴的盛况。在如今却被降泽仙君给嫌弃了。
  “喜宴不去,连王母娘娘的仙宴也不去,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我们丹穴山的山大王给惹着了!”屋檐横梁上出现了一只九尾白狐。
  降泽睁眼,甩出一只羽毛飞向九尾狐,白狐眼明手快接住,跳下房梁,又是一位俊朗儒雅的白衣公子,此狐狸便是降泽仙君儿时的玩伴,也是过命的好友,青丘灵山上的九尾狐仙狐岐明月仙君
  “哎哟哟,你可是万年难遇的白羽孔雀,这羽毛可比我这尾巴还珍贵呢,万不可浪费了!”狐岐明月将羽毛小心的放在案几上。降泽仙君长袖一甩,羽毛便不见了。
  仙君好友来访,涂涂自是不好再此处晃眼就退出了木屋。
  “你这青丘的九尾狐狸又跑到我丹穴山上做甚”心情不悦,面对好友的到来,口气依旧不怎友善。好在明月仙君知道降泽的个性,向来傲娇的他,也就是如此。
  “自然是来参加你丹穴山座下蓝山山头寒尧仙君的喜宴的了,这等热闹之事怎会少得了我呢!”狐岐明月也不管降泽是否理会自己,自行坐到案几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在桌上的茶水。
  降泽闷声:“哼....凑什么热闹,怎么哪哪儿都有你!”
 
 
第二章 傲娇 (抢新郎官风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丹穴山凤凰孔雀一族和青丘九尾狐族可以说是世交了,也不知是从那一代开始就有的交情,如今的降泽仙君和明月仙君的交情更不一般了,虽然明月仙君年纪略长降泽两千岁,不过两千岁根本阻止不了两人过命的友好。话说明月仙君年长降泽两千岁,降泽出生之时明月仙居已经修成人形一千多年了,他也是一个少数在百年之内修成人形的妖族。只是飞升一重天时慢了一些,竟是和降泽一起飞升的。之后的二,三,四,五重天从小仙到上仙两人就像是约好了一样竟然都是是一起飞升。所以才会说这二人有着过命的交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