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11 09:37:23  作者:茶深

 《家长证代考包过》作者:茶深

 
文案
先婚后爱。
人何以为人父母,做人家长凭什么不用考试?
景哲:我给你十万,能让我合法养娃不?
得月:我是正经替考,不是出来卖的……得加钱。【不要砸雷】
内容标签: 强强 三教九流 恋爱合约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哲,方得月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找人那个什么
1.找人那个什么
景哲也知道,做这样的事情有点荒唐。
他捏着一张小卡片,在公司的厕所隔间打电话,一阵甜腻的来电音乐后,更甜腻的是接线小姐的轻言细语,让人几乎能闻到她嘴上廉价唇膏樱桃香精味。“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他顿时有些卡壳,暗叹世风日下,怎么连这种专业机构都一副快三过五的轻浪作态,还有没有对圣洁知识的尊重了,真是人心不古啊。虽然论起来,心古的人也不会打这种电话就是了。
景哲轻咳了一声,问:“您好,我看到了你们的,你们的确有人帮那个吗?”
接线小姐极有耐心,“请问是哪个呢?”
“就……”他一向是个体面人,说出那个词汇好似要脏了嘴,“你们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接线小姐善解人意,“没错呢,不过我们有很多项目,套餐优惠,您想要了解一下吗?”
景哲深呼吸,努力端出一副熟客的架势,“那就了解一下。”
“现在四级800块,六级1000块,代考大学马哲是我们这里最热门的项目呢,另外还有国家初级汽车维修证书和国家汽车钣金工证书二合一套餐最近在打八五折,限时特惠哦。”接线员小姐业务纯熟,报菜名似的名词往外蹦,让他插不上话。
景哲极有耐心,却没听到自己想要的,他不禁出声问:“就是,儿童抚养资格证能代考吗?”
接线小姐像是突然卡带了,顿了一下,语气突然冷淡下来,“先生不好意思,这种证不需要代考的吧?”
景哲如被抓了个现行,”我,我其实就是想咨询一下……”
其实有没有,大致他心里也是有数的,家长证不是那么好弄到的东西,现在儿童权益是红线,别的还无伤大雅,这个弄不好可是要坐牢的,可是事到如今,他能怎么办?
一往无前虎山行,行不行得通再说。
“我可以加钱。”
“全国都没有机构能做这个项目,您要不要考虑考个营养师证,最近很吃香的哦。”
“五万。”
接线小姐把听筒咯噔放下,扬声,“小方,有私活儿!”
拖鞋的声音由远及近,不紧不慢,吧嗒吧嗒,让他想起自家楼下穿着老头衫的散步的遛鸟大爷。
“喂。”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很轻。“你要考家长证?”
这答复比起之前的虚与委蛇来得太干脆利落。
“对。”他握紧了听筒。
“这活很麻烦。”那个声音也不紧不慢的,像一根没上紧的弦。
潜台词是,很麻烦,但不是不可以。
景哲平时打交道的人何止三教九流,惯会听别人的言外之意,他心里一晃,“我不怕麻烦。”
听筒那边啧了一声,像是在嗤笑。
“让你老婆来吧,面试好过一点。”
“我没有老婆。”
没有老婆,却有孩子,而且还需要家长证。对方沉吟了一阵,仿佛在揣度他的危险系数。
景哲沉声道,“我再加一万。”
他这几年混得还算可以,刚跟娇滴滴的小男朋友分了手,闲钱也变多了。对方在交往时温顺乖巧古灵精怪,是他的天菜,是以拱手江山讨你欢,花钱如流水,买包买鞋买表,对方作天作地他甘之如饴,最后前男友作到了别人床上给他点了首《过火》,被他扫地出门。现在看来,还不如花钱买证呢,至少代考机构不会撒娇问他要宝格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从胳肢窝戴到手指尖的名表可不一定有真爱。
“你先交两万的押金,明天下午我们碰头聊。”
“在哪碰头?”景哲松了一口气。
“明天下午四点半,你在A大门口等我。”对方好像在摁笔,背景音里吧嗒吧嗒的。
“你是大学生?”
摁笔的声音停了,“你问那么多干嘛?”
“我……”景哲握着听筒有点不知所措,哪有人这样说话的啊?
“不好意思哦,先生,麻烦您记一下我们的转账账号……”接待小姐一把夺过了电话。
景哲挂了电话,转到隔壁茶水间准备在休息时间结束前抽一根烟。
厕所的小纸条真是藏龙卧虎啊,他捏着那张写着“代考各类证书,专业团队包过,不过全额退款”的卡片,一时没缓过神来。
第2章 春花秋月何时了
2.春花秋月何时了
景哲把车停在大学门口,落下车窗来抽烟,烟还是小男友上次坐他的车留下来的,小小一盒,细长条,有点像女士烟,草莓味爆珠,甜腻腻娘嗖嗖的。当时对方细长而白的胳膊,唇间含着一口烟像是吃一朵雾气凝结的玫瑰,看得他热泪盈眶诗兴大发,脑内把夜莺藤蔓秋山流转的红叶沧海一轮明月的意象转了一遍,眼前的小美人俨然已经成了洛神赋性转男主角
下午的太阳还很晒,教学楼的茶色玻璃窗把一道光砸在他脸上,他被刺了一下,暗唾自己停车停得不是个地方。景哲胳膊肘挂在窗边,叼着烟越抽越嫌弃,这草莓味怎么那么恶俗呢,当初是怎么就觉得那作精甜蜜又可爱来着。
他自打性向觉醒开始,就永远吃这一套。肤白貌美,身娇体柔,要是再有点小任性小刁蛮就再好不过了,一套他一个准,有时候明知道对方只是玩玩,还是忍不住做了裙下之臣。这套审美老套恶俗亘古不变,被他某个基佬朋友嗤笑,说他是基佬中的直男癌。
再直男癌也不能为了养小孩绑一个人上婚姻凹凸不平的马车不是。
景哲把前男友的烟抽完,考试结束的广播也响起来了,他把烟摁灭在便携烟灰缸里,抖了抖外套,下车等人。
方得月出了考场,刚开手机,周茵茵给他发了十五条短信,蹦出来全是感叹号,“家长证那条别碰了,有人被点了!”“考完试给我回复!!!”,还有一张她和别人的聊天截图,大意就是业内小姐妹爆料昨晚有机构碰了家长证被端了的事情,方得月看了一阵,默默回复了一个“哦”,他走到校门口,抬头扫了一眼,校门口泊着几台车,他转身拐去了学生食堂。
他也没多想接,只是可惜了那么多钱。
原来这家食堂还能收现金的,量大便宜,他经常来蹭饭,现在也非学生卡不能买,好在桌椅板凳还是免费的。他找了张四人桌坐下,在油腻的桌面上把笔记本摊开,拿出一只0.5的水性笔,马不停蹄开始默题。这场试原来他没打算去的,只是一个培训机构急着要题目,给他的报酬比市场价高了一倍。
方得月快速地默完题,揉了揉手,拿出手机一页页拍下来发给了对方,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突然发现邻座一个黑框眼镜男生一直在看着自己。
“兄弟厉害啊,也是来这里复习的?我看你写得好快!”那个男生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考研加油!”
方得月心里想现在大学生怎么这么多话,嘴里却也是笑着的,说:“你也加油。”
他背着书包晃荡着出去了,准备回去吃泡面。
人约黄昏后,景哲等到华灯初上,等到望穿秋水,等到校门口从欢快的放学大学生变成了欢快的夜生活大学生,也没等来小方,景哲站累了,跑到驾驶室坐着观察,不要说是出来个男的,出来条公狗他都要多看几眼想着是不是小方。他等到九点半,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不会吧,只是想在违法边缘试探生活就立刻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他怕是遇到了江湖骗子,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仙人跳?
看来代考机构也没有比不靠谱的前男友要省钱多少,前男友送了古驰还会给张笑脸,这边两万块钱连毛都见不到一根。
景哲做了二十多年的守法好公民,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报警,他气得哆哆嗦嗦拿起手机却转念一想,这不是报警抓自己么?警察来了,他要怎么解释为什么会给那个骗子小方和骗子客服两万块钱,会不会被拉入终身禁考的黑名单?
景哲心里呕血。
他突然听到有人敲车窗,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砸了。景哲把车窗拉大,冷风灌了进来,有人扒着车窗问他,“王先生?”
声音不紧不慢,像一根未上紧的弦。
景哲抬头,车窗边趴着个男生,只穿着件秋款的连帽衫,风把他的头发吹得蓬蓬的,橙黄的路灯光印在他的睫毛上。
啊,夜莺藤蔓秋山流转的红叶沧海一轮明月。
“那什么……”景哲差点不记得自己在电话里声称自己是一个早年在海外打拼,由于前妻挟资格证限制他和儿子见面,所以不惜重金求代考的离异王姓富商,他脑子里打结,舌头也打结,“你们考试结束得好晚。”
“不是。”小方缩了缩肩膀,“是我单纯不想来。”
第3章 普通儿童抚养资格证
3.普通儿童抚养资格证
“外面挺冷的,你要么坐进来吧?”景哲一腔怨怼全蒸发上天,替他开了副驾驶的门。方得月犹豫了一下,插着口袋挪了过去。
景哲发现他还提着一个塑料袋,车里比较暗,也没看明白是什么东西。
“其实也就是一两句话的事情。”方得月吸了吸鼻子,“风声太紧了,我做不了,钱一周之内会退给你的,退钱的事你打小卡片上的电话就是了。”他说完拔腿就要跨下去。
“为什么?”景哲下意识拉了他的衣角一下,硬邦邦的。
“风声太紧啊,不是说了吗?”方得月皱着眉看他,“你愿意吃牢饭我们还不愿意呢。”
景哲张张嘴,“那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我真的很急……”
“你前妻不是有证吗?小孩跟着她也没什么不好。”方得月上下打量他,“没证就别养小孩,你当是养狗吗?”
“我当然知道不是!”景哲立刻答道,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其实小方误会他也是情有可原,连家长证都要代考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他等着这个证去救大侄子的命啊。
景哲是他爹妈考了三年试才考出来的嫡次子。
倒不是因为他爹妈那方面不行,恰恰相反,他爹妈时刻摩拳擦掌准备发展人类繁衍的大事业,而阻挡这物种文明发展的小石子也是相当客观的,景哲出生的那一年,为了保证广大儿童的权益,提高人口素质,国家发布了《关于全面保护儿童权益提高人口素质的决定》,实行了儿童抚养资格证俗称家长证的考试,对父母进行了一系列的考察,例如规定不能让儿童单独在封闭的汽车内,或者不能随地大小便之类的。有家长证的可以获得政府的育儿补贴,无证家庭要接受专业育儿考察组为期三年的培训和监督,杜绝一切虐待,弃养,错误教育的行为。
无论男女老少,配偶双方必须至少一人持《普通儿童抚养资格证》才可抚育儿童。
这里的普通和普通外科医生的普通含义一致,并没有什么天才儿童抚养资格证或者蠢笨儿童抚养资格证。
他们是第一批,到底没经验,是以培训都培训了三年,考证实在太不容易,景哲的爹妈想了想,为了降低成本,又给景哲生了个弟弟。
那时候,姐姐景慧九岁。
等到景哲读初中的时候,景慧和人私奔了,留书一封,放在家里的茶几上,一去不复返。私奔这个说法是从他父母那儿听来的,他那时候饱读浪漫主义文学,以为这种行为只会发生在中世纪,发生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没成想,自己的姐姐也会如梦幻泡影,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他更没想到,自己数年后会紧随着姐姐的脚步,也逃家了。
不,应该说,姐姐是主动追求新生活的,自己是被动逃家,也就是扫地出门。
他也曾经是怨景慧的,明明是一家人,却什么也没有和他说过。然而如今自己也到了景慧的年纪,甚至已经比当时的景慧更为年长了,回头看,才发觉景慧的远走高飞也是人之常情。
就在一周前,他才得知景慧没了,只留下一个小侄子和他那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前姐夫。
前姐夫原本要把孩子送给有证的寄养家庭,还能换一笔美其名曰改名费的卖孩子钱,景哲跑来截了胡,钱好说,就是证,一周之内他真的拿不出,考试第一关就暴毙了,这才铤而走险。
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
景哲心里一片烈火燎原后的灰烬,呼出一口气,强撑着绅士风度,苦笑说:“好吧,那我再想想别的办法,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我家挺近的,顺路过来买面条。”方得月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
“那你路上小心。”
方得月摆摆手,缩着肩膀走了。
景哲准备调转方向离开大学城,瞥了一眼路边,发现方得月在街角等红绿灯。今年冬天比往常冷,连街上最爱扮靓的大学女生都穿着大衣和长筒靴了,方得月就一身洗得起球的连帽衫牛仔裤,冻得鼻子红通通的,景哲看着看着,心里有些不落忍,把车开了过去,拉开车窗把围巾脱下来丢给他,说:“快回家吧,别感冒了。”
方得月眨眨眼,说:“谢谢。”那条围巾对于他来说还是大了,圈着一圈,下巴都没了,只剩一双黑黢黢的眼睛。
他那个方向的绿灯亮了,方得月围着那条羊绒围巾,像是一只企鹅,慢吞吞地对景哲鞠了一个躬,闷声闷气地说:“王老板,祝您生意兴隆。”
景哲愣了一下,方得月已经背着书包几步小跑过了马路,对他说:“别去找代考了。”
第4章 通风报信
4.通风报信
方得月回到住处,他住在一个麻将馆的二层阁楼里,租的,房东为了多租几个人,把自建房隔成好几个又矮又窄的小单间,大学城附近,不愁生意。方得月那间好歹还有个临街的窗户,除了一张铁架子床一把椅子,就是满地的书,吃饭也是在书上。
他顺手把陌生人送他的围巾扯下来,看了看,竟突然不知道怎么处置它。墙壁前几年漏水,腻子被沁得泛黄起泡,椅子上堆满了衣服和不知名的杂物,他抓在手里的织物软得可怕,还有一丝幽幽的香水的味道,是不属于这里的东西。方得月想了想,取下挂钩上自己的毛巾,丢进了洗脸盆,把围巾挂了上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