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11 09:40:48  作者:梅花六

   《反派辞职之前》作者:梅花六

 
  文案:江晚星原本的任务是扮演《无欲帝尊》中的小反派,天天欺负主角、鄙视主角、挑衅主角……各种作死后,在主角手上死得很惨。
  但是,因为系统出错重启,导致时间线错乱,江晚星成为了主角的……背后灵。
  看着小主角被人欺负来欺负去,江晚星忍不住了——
  “你会不会打架?”
  然后,收获了一只落魄小野狗。
  接着小野狗长成了小狼狗……
  江晚星:“其实我都是为了杀你。”
  小狼狗的眼睛渐渐变红,他扔下了剑:“天下人要我命而不得,唯有你……你想要什么,我都愿双手奉上——包括我的命。”
  *肆意妄为美人受×闷骚小狼狗攻
  *无脑爽文,且有bug,请无视
  *CP裴远霄×江晚星。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晚星,裴远霄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身为反派,江晚星原本需要做的是欺负主角、鄙视主角、挑衅主角……花式作死。可是因为系统出错重启,导致时间线错乱,江晚星成为了主角的背后灵,他看着主角各种被人欺负,忍不住出手帮助主角,导致剧情一错再错,两人的关系也由单纯的主角反派,变换成了……本文故事内容紧凑,行文流畅,剧情一环扣着一环。更有趣的是,反派马甲众多,从背后灵、到小师叔、再从反派魔尊变为“未婚妻”,但不管怎么变化,主角都将其认出。是一个轻松甜蜜,令人会心一笑、用以放松的故事。
 
 
第1章 
  初春细雨绵绵,轻风一吹,春意夹带寒气扑面而来。
  飞檐下悬挂着的铜铃叮铃作响,也压不住酒楼中的喧闹。
  “听说了吗?”满面红光的醉汉拉着人,口齿不太清晰,“半个月前发生在四平城中的惨案,还有一个裴家人活着。”
  从酒楼窗口望去,正好可见一处被火焚烧过的断壁残垣,就这么看一眼,似乎都能嗅到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
  半个月前,四平城裴家不知道惹了哪方神圣,一夜之间,裴家四百多口全都身首异处,一个活口都未曾留下。
  那把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才被一场春雨给浇灭,至此,传承百年的裴家,就此在四平城除名。
  “没想到裴家还有人活着?”
  “听说是那位裴家二少爷……”
  “哦,那位不是已经是废人了吗?想来活着也没什么用,不能修炼,又没有谋生的法子,怕是要流落街头乞讨咯。”
  裴家二少爷裴远霄,曾经是四平城,不,是整个北洲的有名的人物。
  一出生就泡在灵泉中,四岁练气,十二岁便已经摸到筑基的门槛,天资绝艳,百年难得一见。不过,这也是“曾经”。
  在十三岁那年,裴远霄筑基失败,修为倒退至练气七层,此后五年,修为不进反退,现在怕是只有练气三层了。
  天才之名烟消云散,要不是裴家出了这一遭,怕是要沦为四平城的笑话了。
  “我要是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老兄,你这就说错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我前些日子在慕容府中看见了裴二,像是在慕容府讨了口饭吃。”
  “慕容府不是裴家的世交吗?不过说来也奇怪,慕容府一家都是些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怎么现在良心发现了?不怕惹到裴家得罪的人?”
  “管他呢,喝酒、喝酒!”
  黑云压顶,雨势更为猛烈。
  江晚星立于酒楼屋檐下,望着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水。
  他的耳边响起一个无机质的机械音:“经收集分析,主角现处在慕容府,请宿主立即前往。”
  江晚星表明了疑惑:“这还要分析吗?”
  酒楼中的大嗓门不是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了?
  系统沉默了片刻,干脆忽视了这个问题,提醒道:“现《无欲帝尊》世界剧情混乱,宿主降临时间线出错,系统即将重启,请宿主在系统重启前找到主角。”
  江晚星眉梢一挑:“重启?”
  系统解释:“在重启期间,系统将无法提供任何服务,如不在主角身边,宿主将会被世界意识排斥,导致任务失败。”
  听到“任务失败”这四个字,江晚星稍稍重视了一些。
  他是反派扮演系统的宿主,任务是负责是三千世界中扮演因为各种原因撒手不干的反派。按照和系统签订的协议,只要成功扮演百世反派,就可以脱离系统,获得自由。
  这是他的最后一次任务。
  这个世界依靠一本名为《无欲帝尊》的小说而生成,江晚星草草看了一下原著,这是一本十分套路的升级流小说,主角被灭门退婚修为倒退,再逆袭升级打脸,大致走向相同,具体情节也大同小异。
  而江晚星所需要扮演的反派,所需要做的事就是欺负主角、鄙视主角、挑衅主角……在各种作死之后,死在主角手中。
  情节简单,难度接近于零,本是系统给他的福利,没想到竟然出了纰漏。
  “所以……”江晚星将现在的情况梳理清楚,关切地问道,“你还有多久重启?”
  系统觉得有点感动,虽然这位宿主平时口无遮拦了一些,但实际上还是挺关心它的。
  “宿主不用担心,我会尽快重启完毕对宿主进行辅助……”
  江晚星打断了系统的感动:“早死早超生,快去吧。”
  系统:“……”
  系统不动声色地将那份感动扔在地上踩了两脚,冷漠地提醒道:“重启进度75%,请尽快找到主角,在重启后系统将无法提供任何帮助。”
  “说得好像你以前很有用一样。”江晚星不慌不忙,走到了卖伞的摊子前,挑了一把绘制着红梅的油纸伞,正要拿起,却发现自己的手从伞间穿了过去。
  “怎么回事?”
  系统在一旁解释:“时间点错乱,在这个时间,‘你’还没有出现,所以你现在的状态处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江晚星干脆利落:“说人话。”
  系统换了一个说法:“也就是说,你现在没有身体,在这个时间节点中,所有人都看不见你。不过,或许身为天命之子的主角能看见你。”
  它又提醒道:“重启进度89%。”
  江晚星只能放弃了那把油纸伞,直直走入雨幕中。
  雨势渐小,但依旧细密,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的发鬓。一阵寒风吹过,撩起了他的额发,可见眉心三点火焰状跳跃的纹路,平添三分妖冶。
  青石长街一路走去,尽头是一座宅院,地上趴着两只惟妙惟俏的白玉狮子,正门挂着一块牌匾,上刻“慕容府”三个字,隐隐透出一股凌厉之意,常人都不敢直视。
  江晚星在慕容府门口稍稍停留了一下。
  《无欲帝尊》这本小说因为太过套路,江晚星就大致看了一下前两章。主角刚一出场,就是全家遭难,曾经天资绝艳的天才少年沦为了无法修炼的废物,无奈之下,只能前去寻找世交好友的帮助。
  没想到,鲜花锦簇时是掏心掏肺的好兄弟,等落魄了以后,恨不得痛打落水狗。主角连门都没进,在众人的围观下受到了各种羞辱。
  主角受此屈辱,暗自发誓,就算日后落魄至乞讨,也不会踏足这里一步。
  然后,主角的世交好友姓慕容。
  那么主角又怎么会在慕容府中,这难道就是系统所说的剧情错乱?
  系统并没有解惑,而是发出了它最后的声音:“重启进度99%……”
  在系统彻底断气后,江晚星立刻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排斥,他不再耽搁时间,走进了慕容府,朝着主角所在的地方而去,最终停留在了一处比武场。
  慕容家的弟子围聚在一处擂台旁,叫好声、拍掌声连绵不绝,更有甚者,面色涨红,激动地挥舞着双手。
  江晚星在人群之中扫了一眼,没有看见主角的身影,就将目光透至了擂台上。
  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比试,不、应该说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江晚星注意到了那个实力不济,只能被动挨打的少年。
  少年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模样,许是带了点异族的血统,乌发微卷,双眸碧青,瞳中还透着一抹金。他不敌对手,但略显稚嫩的面庞上却有着一股倔,怎么都不肯求饶。
  “长波!上,打死这个小兔崽子!”
  “许长波你还是不是男人,下手这么轻,没吃饭是吗?”
  许长波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对手,轻佻地吹了一声长哨:“裴远霄,你要是跪下来朝你爷爷求饶,你爷爷我就放了你。”
  一股血腥味从咽喉中涌上来,裴远霄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冷声道:“免了。”
  话音还未落下,他就趁着这个机一记长拳挥了上去。
  少年身姿矫捷,就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就算是不敌对手,也是桀骜不驯的,未曾求饶过一句。
  可两人的实力太过于悬殊,许长波有练气巅峰的修为,裴远霄哪里是他的对手,轻轻松松就被挡了下来。
  徐长波嘲讽道:“骨头还挺硬?”
  他一拳打了回去,拳拳到肉。
  裴远霄重重地摔落在了擂台的边缘,咳出了一口猩红的血。他想要爬起来继续再战,可身上伤痕累累,又硬生生地受了一拳,现在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只稍稍撑起了身体,又跌了回去。
  许长波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的对手:“裴家天才?不过如此。”
  胜负已明。
  许长波只留下了一个轻蔑的目光,就跃下了擂台。底下看热闹的众人散去,只留下一道道声音。
  有人感慨:“谁能想到,裴远霄曾经还是个即将筑基的少年天才呢。”
  “是啊,差点就成为了我们北洲最年轻的筑基修士,只是……”
  有人冷笑:“那也是过去了,现在不过是一只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废狗。”
  “要不是慕容少爷好心收留,怕是已经流落街头乞讨了。”
  “都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不然他一个废物,连慕容府的下人都当不了。”
  不一会儿,热闹的比武场散得没有一个人。
  唯有受伤脱力的裴远霄躺在那里。
  绵绵细雨打在脸上,他却毫无知觉,连闪避一下都没有。
  “咳、咳……”一缕血迹从嘴角滑落,混入了雨水中,被稀释得消失无踪。
  他算什么天才?
  说的对,家中遭难,父母亲友通通丧命,而他身为裴家唯一的幸存者,却连为家人报仇都做不到。
  他确实是一个废物。
  可是他不甘。
  迟早有一日,他会将这一切如数奉还。
  裴远霄紧紧握住了拳头,胸口一阵发闷,又咳出了一口血。他的眼皮一垂一垂,缓缓阖上。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见了一道人影。
  来人身着一袭红衣,黑发以一条暗红绸带束起,浑身只有红黑二色,更显得肌肤惊心动魄的白。以裴远霄的视角,正巧看见落在他额心的三点红,犹如火焰般熊熊燃烧。
  裴远霄失了神。
  那人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但只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悲悯如神佛,却妖异如妖魔。
  江晚星垂眸,看着倒地昏迷不醒的裴远霄,又叹了一口气
  ——这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主角。
 
 
第2章 
  随便从江晚星带过的主角中抓出两个,就各个都是天资不凡,霸王之气一震小弟俯首无数,不是有金手指,就是有神器傍身,再不济还有个贴身老爷爷保护指导。
  再看看裴远霄……
  一个字,惨。
  两个字,废物。
  根本不像是个主角的样子。
  雨停了。
  裴远霄的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了双眼。
  在清醒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昏迷前见到的那个人,他有强烈的预感,那个人可以给他想要的东西。
  可四周望了一圈,只看见空荡荡的练武场。
  裴远霄的心中有些失落。
  “可能是幻觉吧。”他轻轻自语,拖着受伤的身体走下了擂台。
  只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袭红衣从树木枝芽的间隙滑落。
  江晚星不远不近地坠在了裴远霄的身后,看着他一瘸一拐地走向了用餐的食堂。
  裴远霄昏迷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早就已经错过了饭点,食堂里面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堆残羹剩饭。
  就算如此,裴远霄也是挨了帮厨小子的白眼,才要来两个已经凉透了的白馒头。
  帮厨小子嘀咕了一声:“还以为是大少爷呢?架子摆得这么高,呸!”当然,这声音足够食堂里面的所有人听见。
  江晚星抱着肩膀站在角落里,看着裴远霄一口一口的咬下干涩的白馒头,再艰难地咽下去,其间帮厨小子像是看不惯他一样,一下子要扫地,一下子要拖地,用各种理由打搅他用餐。
  裴远霄一声不吭,草草将馒头塞到口中,就离开了食堂。
  他不欲与这种小人计较。
  在这段时间中,无论多难听的话语他都已经听过了,这些不过是毛毛雨。
  因为他曾经攀登上高峰,现在又如凡人一样跌落在低谷,那些从未见过山巅的人自然会嫉妒他。
  反驳和辩解是最没用的东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登上巅峰。
  江晚星落后两步,听见帮厨小子向别人抱怨:“都是一样的人,他不能修炼,我也不能修炼,凭什么他锦衣玉食,我却只能在这里做苦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