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11 09:41:27  作者:殷云染

   《嫁入豪门的竹笋[娱乐圈]》作者:殷云染

 
  文案:竹笋小妖林晓竹:“怎么办?建度假村的开发商想推平我祖孙十八代,改种桃花吸引客人!”
  狐狸精朋友:“嫁入豪门,了解一下~”
  开发商封老太爷:“五行都旺我孙子!生个小妖孙,别说竹林,度假村都给你。”
  于是,婚后林晓竹明撩、暗撩、尬撩……
  封景博发现,新婚小妻子能治疗困扰他多年的失眠症!
  封景博实力宠笋:“资源都给你,乖乖的,别撩了好吗?”
  后来,刚刚当上爸爸的林晓竹,火速收拾包袱:“啊,报完恩,可以继续回家修炼啦~”
  ps:1.不谙世事竹笋妖精小受vs温文尔雅腹黑小攻,这是一篇宠文,攻宠受。
 
  内容标签: 生子 365手机登录网页神怪 豪门世家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晓竹,封景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酒吧初遇
  山腰上,一片青翠的竹林郁郁葱葱,往深处蔓延。
  几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踏着新开辟出来的山路,一路前行。
  他们不知道,脚步声惊扰了不远处地底下的一棵小竹笋。
  一个尖尖的小角鬼鬼祟祟地从泥里探出了头,顶着一片宽大的落叶,像个间谍一样躲藏着,偷听着路面上的人的对话。
  为首的男人在竹林前停下了脚步:“这片竹林没什么看头,全挖了,改种桃花。这地方到时候就定为我们度假村的一个情侣景点,一定客似云来!”
  “王总监真是雄才大略,有您指挥,这个项目一定会大获成功!”
  “我明天就去联系桃花树的卖家。”
  某竹笋瑟瑟发抖。
  这群可怕的人类,竟然要把他家祖坟给刨了,还要把他家的子子孙孙斩尽杀绝!
  直到月上柳梢头,某竹笋才敢破土而出,化成人形。然后……裸奔!
  虽然他长相清秀,脚丫子白白嫩嫩的,看起来轻轻一碰就会留下一个印子。实际上,这小竹笋皮粗肉厚得很,跑得也快。
  他鬼鬼祟祟地来到山下,翻墙进入了一间农民自建三层小别墅。他从花盆里掏出钥匙,进入房中洗漱,换上衣服。
  房子是主人是一只老狐狸,他化形后就去妖怪管理局登记,然后融入人类生活。如今年老的他就在这里养老,他的孙子胡离跟林晓竹是很好的朋友。
  不过,胡离更加向往人间的生活,而林晓竹则留在深山老林里继续修炼。
  “爷爷,胡离现在在那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商量。”林晓竹给老爷爷倒茶。
  “我给他打个电话。”老爷爷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递给林晓竹。
  林晓竹目瞪口呆,握着手机发愣:“大哥大不是很厚的一块吗,变得真快啊。”
  他已经几十年没有下过山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晓竹,你遇到什么麻烦了?”胡离一眼识破,“你这个大忙人,素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林晓竹一阵心虚:“抱歉,我一冥想,再醒来就几十年了。对了,今天有人……”
  胡离沉默了半响:“你……搬家吧。”
  “我一个人可以离开。但我家里的小辈怎么办?他们走不了,那么大的一家子,就算我肯挖,又该往哪儿放?”
  “那我给你出个馊主意。”胡离破罐子破摔,“嫁入豪门,了解一下。”
  除了家里人,还有谁能改变开发商的决定呢?
  “啥?”
  林晓竹这个连契约婚姻小说都没看过的老古董,彻底懵逼了。
  ——-
  新开业的酒吧门口洒了一地的彩纸,内部更是灯红酒绿。男男女女在舞池里尽情得舒展着肢体,嬉闹声不断。
  吧台上,封景博穿着黑西装,端着一杯威士忌,默默独酌。
  “封哥,我今天开业请你过来转转,你怎么还穿着这一身刻板的黑西装?来了,就好好玩一场嘛。”
  其实穿西装也没什么,封景博长相温润儒雅,配上黑西装别有一番味道。但是,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西装领带也是整整齐齐的。
  那正经的架势,完全不像一个寻欢客,倒是像跑酒吧开股东大会来了。
  面对好友的吐槽,封景博放下酒杯:“老爷子最近一直在催我结婚生子,你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我今天就是来给你捧场,别的……没兴趣。”
  “我看你找个人代孕算了。我听说你家老爷子最近物色了一名大师,打算给你找一个旺夫又好生养的媳妇,哈哈哈哈……”
  封景博睨了他一眼:“我看你挺羡慕的,我让老爷子把大师推荐给你爸妈,顺便给你算算姻缘好了。”
  封景博的爷爷非常迷信,封景博也不是没劝过,但完全没有用。到后面,封景博也放任不管了,横竖家里不缺那点儿钱,老爷子开心就好。
  “别别别,我错了。都是单身贵族,就别互相伤害了……”
  不远处的一个沙发上,胡离冲林晓竹挤眉弄眼。
  “记住我昨晚教你的东西了吗?人就在哪儿,快上!”
  林晓竹握着红酒杯,抿抿唇,心中踌躇不安。
  虽然他是个活了500年的老妖怪,但在谈情说爱上面,他连小学生都不如。哪怕有人指点,他心里还是没有底气。
  “小竹,别耽误,快上。度假村是封家的项目,搞定他,你全家都安全了。”
  一听到家人,林晓竹飘忽的心也跟着的沉浸了下来。他是长辈,这个时候必须要挺身而出!
  林晓竹深吸一口气,拿起酒杯,缓缓朝封景博走了过去。
  【第一步,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冲他晃晃酒杯,“帅哥,要喝一杯吗?”】
  还有六步距离,五步、四步……
  封景博忽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站起来,离开吧台。
  【今天是封景博朋友酒吧开张的日子,他应该会去捧场。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否则下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本尊了。】
  碰面机会来之不易,林晓竹生怕封景博是要回家,立马跟了上去。
  封景博进入男厕所,开始解手。
  然后,他发现身后那个进入厕所的男人什么都没干,就像个柱子一样站在他旁边。
  他侧过头,发现那是一个长相清秀可爱的青年,对方手里还握着一个不合时宜的红酒杯。
  见他望过去,青年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笑道:“帅哥,要来喝一杯吗?”
  封景博:“……”
  更糟心的是,对方根本不是在开玩笑,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没兴趣。”
  封景博面无表情,穿好裤子,走到洗手台,拧开了水龙头。
  “前几天,封老爷子在微博上催婚。其实你可以找个听话的合作者,契约结婚。你看我怎么样?”
  封景博抬起头,镜子里映照着一张清秀的脸。对方眼睛圆溜溜的,眼神清澈,神情却是无比认真。
  一个荒诞的建议,他却认真得像是在讨论国家大事一样。他原本以为这人只是恶作剧而已,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认真的!
  “没兴趣!”封景博额头青筋跳了跳,素来温和的俊脸都快要龟裂了。
  见封景博抬步就要离开,林晓竹心一惊,抬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你不喜欢这种?我还可以提供代孕服务。我给你生个孩子,你要想生个足球队也行……”林晓竹努力推销自己。
  他还是竹笋的时候就化形了,原形就是一小笋。但是,他使用灵力,快速成长,并维持竹子形态。等一年后,生了小笋笋,他就可以回家继续做一个潜修的竹笋了!
  生孩子……
  封景博的目光朝四周扫了扫,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厕所。
  随后,他的视线移向林晓竹的脸,虽然很可爱……但还是更像一个男孩子。紧接着,视线往下,有喉结……
  “你是女的?”封景博深深地怀疑自己的眼睛。
  林晓竹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不,我是个男孩子。不信,我脱给你看。”
  林晓竹把红酒杯放在洗手台边上,手往下作势就要脱裤子。
  封景博脸色一变,赶紧抓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用,我相信你。”封景博嘴角抽搐,“你今天几岁,你家里人呢?”
  “啊?我500岁,哦不,我20岁。”林晓竹忽然想起前几天去妖精管理局补办的身份证和户籍信息。
  “我家里人都去世了,我是被好朋友的爷爷收养长大的。假结婚或者代孕的事情,我一个人就能决定,用不着见家长的。”
  林晓竹欢欢喜喜地回答道,还以为自己已经被接纳了。
  封景博:“……”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你学历呢?”
  “我……我小学都没毕业,但是你放心,我识字。你要是不信,把钢笔给我,我可以写给你看。”
  林晓竹说着,作势要抽走封景博西装口袋里的钢笔。
  封景博后退一步:“不用了,我信你。”
  他抬起手,揉了揉发涨的眉心。
  这孩子脑子估计有点问题,家里八成没什么钱,没能送他去特殊学校上学。他的家人八成是一时没看顾好,才让这孩子溜了出来。
  要是放任不管,这长得好的单纯孩子,今晚会遭遇什么就很说了。
  “你有家里人的电话吗?”
  “我只有我好朋友和爷爷的电话,我朋友今晚有大任务在身呢。”
  叫人家一个老头出来接人,不现实。
  封景博俯下身,温柔得笑了笑:“你还记得自己家的地址吗?我送你回去。”
  【他也许会邀请你去酒店,也会邀请你去他家,也或许会去你家。但主题都只有一个:□□!请不要大意地答应他吧~】
  “记得。”林晓竹重重地点了点头,热情地揽上了封景博的胳膊,拉着他就往外走。
  胡离还说事情可能不太顺利,他看这次的事情也不怎么难嘛~
  ===
  劳斯莱斯在道路上疾驰,穿过长长的街道,奔向郊外。
  林晓竹坐在车上,拿着小伙伴赞助他的新手机,戳开企鹅,按住语音输入按钮。
  “他说要上我家去开房,我已经答应了。你不用担心我,明天见。”
  封景博:“……”
  车子水泥路的尽头停下,司机打开车窗,往外扫了扫。
  “这附近,有房子?”
  “没有啊。看到右边那片竹林了吗?这就是我家。”
  封景博脸色一黑,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那道软糯的声音还在继续:“第一次就野战,难怪他们都说有钱人会玩。”
 
 
第2章 峰回路转
  野战……有钱人真会玩……
  封景博额头青筋跳了跳,素来温和的表情几乎要裂了。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心情平复下来。
  封景博常年做慈善,帮助过很多病人,也帮助过很多身体或者智力有缺陷的孩子。
  稍微调整了一会儿后,他就又把自己的爱心跟耐心都提到了最高值。
  “你好朋友爷爷的家在哪儿?”
  “郊区山下的房子里,不过昨天有老朋友邀请他去玩,他现在不在。啊,他不在刚好,我们两个就可以尽情……”
  封景博抬手,揉了揉眉心:“算了,去我家。”
  就林晓竹这样的糟糕状态,他怎么放心留林晓竹一个人呆在家里面?
  夜渐渐深,窗外一片漆黑,只有路灯的光芒在闪烁。
  封景博靠着靠枕,闭上眼睛,开始休憩。他打算眯一会儿,让自己的眼睛跟大脑休息片刻。
  他这两年失眠很厉害,看过不少医生,但始终无济于事。等把林晓竹这个可怜孩子安顿好,他再回去吃安眠药睡觉。
  空气中似乎萦绕着竹子的冷香,他的心神慢慢地跟着放松下来,梦里似乎有一片沐浴在阳光下竹林,林间的风吹动竹叶,竹叶沙沙作响。阳光透过竹叶,被切割成细细的碎片,随着风摇曳闪动。
  身边只有虫鸣声,幽静无比……
  “封总,封总……”司机小心翼翼地唤道。
  封景博猛得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他刚才竟然不吃安眠药就睡着了!
  或许最近公事太多,又摊上这么个小朋友,心力交瘁之下才睡了过去。
  封景博默默地想着,解开安全带。林晓竹跟着他下了车,亦步亦趋。
  “管家,安排一间客房,给他住。”封景博指了指身旁的青年。
  “是。”
  林晓竹一脸茫然:“我们不是要滚床单吗?”
  管家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了。
  封景博嘴角抽了抽:“我困了,明天见。”
  “等等……”林晓竹还想挽留,但封景博已经快步上楼,离开了。
  ——-
  林晓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他掏出手机,跟朋友诉苦。
  “他突然不想野战了,带我去了他的家。然后,他干脆不滚床单了,怎么办?”
  发出去的信息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复,林晓竹看了手机上角的时间一眼。都这么晚来了,胡离估计明天才能回复他。
  林晓竹埋头呼呼大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