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12 11:00:03  作者:不辞归

   《小将军是我心尖宠[重生]》作者:不辞归

  
  文案:他又刚又软又害臊。
  宋小将军俊逸出尘,武艺高强,骁勇善战。
  齐瑄:嗯,我的!
  上辈子,还是宣王的齐瑄“不小心”把大名鼎鼎的宋小将军给睡了。
  宋小将军不要补偿,不拿他出气,连他的喜欢都不要。
  可齐瑄还是把整颗心、整个人都赔给了他。
  却没想到,用情再深,也逃不过命运弄人。
  接到宋淮战死的军报,齐瑄才猛然发觉,他坐拥这万里江山,可放在心尖上的那人,竟成了一具枯骨。
  一朝重生,回到当初那个“不小心”的时候,紧紧抱住这个人,死也要保护好他!
  此生与卿,红尘共渡,黄泉同赴。
  不折手段黑心流氓攻x武艺高强隐忍害羞受
  前世心头血,今生心尖宠
 
  注意:1、主攻,攻重生,受视角也有(攻为主视角,但非攻控文,有偏好者慎入:)2、前世微虐,重生后会甜,高糖保证!3、架空,架到外太空!没什么权谋戏,就小打小闹小甜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瑄、宋淮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驾崩
  冬夜,朔风凛冽。
  大宁朝第四任君主齐瑄的寝宫承明殿,香炉里燃着活血利气的龙涎香,却被一股浓重的药味掩盖。
  “咳咳……”龙床上传来咳嗽声,听音色分明还是壮年,却气若游丝,虚浮缥缈。
  太监总管长康听见动静,跪俯到脚踏边,看着年仅三十二岁就病入膏肓、面无血色的宣启帝,颤着声唤道:“陛下,您醒了?”
  守在寝殿内的太医立刻上前给宣启帝把脉,片刻后,对长康微微摇了摇头。长康咬牙,忍住眼中的泪。
  “阿珩……阿瑶……”齐瑄张了张唇,吃力地喊出这两个名字。
  长康朝身后挥了挥手,小太监便去传旨了。
  宫女把药端了上来,齐瑄本是不打算喝的,这副残躯早已药石无灵,却又怕自己突然咽气,不能把未尽之事交待清楚,还是让长康一勺一勺喂着,强咽了下去。
  大抵人死之前都会追忆平生,想起一些念念不忘、耿耿于怀的人或事,齐瑄方才做了一个梦,梦里全是宋淮。
  梦见宋淮说他们不能在一块,梦见宋淮始终皱着的眉,梦见宋淮为他落泪,因他受伤……
  梦见那传信兵说:“宋、宋小将军……舍身殉国!”
  所有与宋淮有关的记忆,齐瑄在失去宋淮的这十年里饮鸩止渴般地一遍遍回味,嚼烂了咽下,融进了骨血,随他生,随他死。
  齐瑄记得,自己当时颤着手打开宋淮的父亲定北侯宋骁亲笔所书的军报,上头“宋淮”二字刚劲坚毅,“殉国”二字却脱了形,笔划扭曲,连笔锋都收不住……
  阿淮死了。
  齐瑄只觉心脏一紧,一口腥甜涌到了喉间,耳畔一阵轰鸣,眼前的一切突然扭曲,变得光怪陆离,什么也看不清。
  齐瑄不听、不看、不信,自欺欺人,直至灵车将宋淮的棺椁运回京,碾碎了他最后一丝侥幸与期盼。
  定北侯府的灵堂,齐瑄抚着宋淮的棺,想着,若是将它凿穿,是不是就能重新见到那个人鲜活的眉眼?
  “开棺!”齐瑄咬着牙道。
  “使不得陛下!”长康劝他。
  “朕说,开棺!”
  九五至尊字字铿锵,可这话一出口,为何满心悲凉?
  朕?
  朕坐拥这万里江山啊!可放在心尖上的人,怎就只剩一副骸骨了呢?
  “陛下!”原本健硕刚强的定北侯宋骁,此刻形销骨立,形容枯槁,挡在齐瑄面前,哑着嗓子道:“请莫扰我儿清净。”
  齐瑄抬头看向他,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宋淮,宋淮的相貌与定北侯有七分相似,剩余三分遗传自侯夫人柳眉山。
  可偏偏这三分尽在眉眼,让宋淮和定北侯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定北侯面容刚毅,高大健硕,神色冷峻,威严慑人。而宋淮眉眼多了一丝秀气,清冷俊秀,更像一个书生,而不是靠着一杆长.枪以一当十的昭勇将军。
  此刻,齐瑄从这双和宋淮截然不同的眼睛里,看到了憎恶与怜悯。
  定北侯不同意他与宋淮在一块,曾讽刺他:“王爷,请自重,莫纠缠我儿。”
  可他怎么能放手呢?他宁愿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也从未想过放弃宋淮。自他抓住了宋淮的手,就没想过要放开。
  可命运终究愚弄了他们,侯夫人的死横亘于二人之间,让他与宋淮,再无可能。
  那一别,竟成了永别。
  齐瑄偏过头,不敢直视定北侯的眼睛,哀求道:“让我……看看他。”
  一国之君先服软,宋骁虽心有怨言,还是侧身让开,心中叹道,那浑小子……想必也想见他吧……
  齐瑄如愿看到了宋淮最后一眼。
  哪怕是冬天,骸骨从北疆运回来,也开始腐烂了。
  齐瑄却仿佛看不见那腐烂的创口和可怖的尸斑,闻不见那腐臭,站在棺前,将宋淮的眉眼细细描摹。
  阿淮脸色青白,左颊有一道很深的刀痕,即便已经被缝合,依旧狰狞可怖,脸上、手背还有许多细小的划痕、擦伤。
  阿淮肤色很白,尤其是那双常年不见光的脚,齐瑄曾打趣他,若不是个高脚大,腿上肌肉紧实,那双腿脚真像个女子。
  因为太白了不像个武将,容易被军营里的同僚笑话,阿淮自个练武的时候,都爱打着赤膊,把脸和上半身晒黑些。可只要一不晒,很快又白了。
  北疆冬日苦寒,阴晦多雪,没几日晴天,宋淮的脸又白得不像话了。
  会被人笑话的,阿淮,起来罢,我陪你去晒太阳可好?齐瑄手扶着棺木,心中哀求,可向来有求必应的那人,再也不会回应他。
  宋淮不爱笑,因为定北侯宋骁曾责他性子太过温和绵软,若是再嬉皮笑脸,如何服众?如何接过宋家世代护卫北疆的重任?
  宋淮对父亲宋骁又敬又怕,追随着父亲的脚步,保家卫国,战功赫赫。世人道“虎父无犬子”,不喊他官职,也不叫他世子,就爱喊他宋小将军。
  齐瑄知道,当被称赞“有乃父之风”的时候,阿淮心中是得意的。
  因为不爱笑,宋淮看着孤傲冷清,难以接近。但又不同于定北侯身上那种令寻常人害怕的肃杀之气,宋淮身上,透着一种君子如兰的孤傲高洁。
  可当长.枪在手,弓箭在侧,他又是那般英姿勃发,锐不可当。
  宋淮其实对齐瑄笑过,在齐瑄送他生辰礼物的时候,他抿唇笑了。那个笑容很淡,但齐瑄却记得很清楚。
  后来,齐瑄总是不遗余力地想逗宋淮笑,可寻常顽笑的招数并不好使。再后来,路越来越难走,那浅浅的笑容再也没有在宋淮脸上出现过。
  他还总爱皱着眉,好似比齐瑄这个为应付朝堂诡谲而绷紧心神的人还要忧心忡忡。
  齐瑄一直不明白宋淮在忧虑什么,也不明白,他为何总说,他们不该在一块,不能在一块。
  皇位继承?他可以不要!
  宋家血脉?宋淮是定北侯独子……齐瑄不敢肯定,这是否是一个原因。
  又或者,因为那些流言蜚语,给他、给宋家带去了伤害?
  宋淮曾说:“我不曾奢望过同你在一块,是我没将心思藏住,拖累了你。”
  是啊,喜欢是藏不住的,宋淮喜欢他,他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他们的开始并不愉快,甚至可谓糟糕。齐瑄一直无比懊悔自己当初的混账行径。宋淮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他只是在利用他。
  宋淮定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引人注目,不知道像齐瑄这样皮相光洁、内里晦暗的人,有多容易被他吸引。
  齐瑄极少对宋淮表白心意,他以为宋淮都知晓,后来才发现,宋淮不敢肯定他的心意,更不敢向他求证。
  意识到这一点,齐瑄时常把自己有多中意他挂在嘴边,可惜,宋淮总是当他在说笑,在哄他。
  可阿淮啊,喜欢,也不是那么容易能伪装的。
  若我不爱你,为何此刻会心痛到麻痹,好似被扼住咽喉,无法呼吸呢?
  齐瑄看着宋淮的遗容,忽然发现,宋淮到死都蹙着眉。他欠了宋淮一辈子,一辈子不曾让他欢颜!
  堵在齐瑄喉间那口腥甜冲了出来,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从那之后他就病了,身体时好时坏,心却病入膏肓,恨不得随宋淮去,又怕对不住这宋淮舍身护卫的国,没脸去地下见他。
  一直到宣启十年的冬天,终于到时候了,他终于……可以去见宋淮了。
  宣启帝病重,皇太弟齐珩和长公主齐瑶都在宫内侍疾,前脚刚回偏殿稍作休息,又被传旨的小太监领了进来。
  “皇兄……”齐珩和齐瑶跪在床边,红着眼,哽着喉唤他。
  先皇宏光帝好男色,虽有一后四妃,佳丽几人,却只得了三子一女。
  齐瑄不是嫡子,却是皇长子,比岳皇后所出的嫡子齐琛大六岁,比公主齐瑶大七岁,比最小的皇弟齐珩足足大了十五岁。
  宏光帝做太子时,齐瑄的生母崔氏是太子良娣,在齐瑄未满周岁时病逝。此后齐瑄被记养在太子妃岳氏名下,原本也算作嫡长子,可岳氏后来有了自己孩子,齐瑄不仅成为了弃子,还成了齐琛的挡路石。
  自幼不知何为父子情深、母子温情、兄弟相亲,还要应对宫廷倾轧,防备诡计暗箭,齐瑄自认内里阴暗扭曲,自私利己,是个薄情黑心之人,何人不让他好过,那便一起不好过。
  直到有了宋淮,才在最艰难困苦的日子,攀住了一根救命的藤蔓,没坠入深渊,那藤蔓上还凝结着甘露,滴滴甘甜,沁入肺腑。
  也是宋淮见岳皇后偏疼齐琛,苛待待嫁的齐瑶和年幼的齐珩,心有不忍,问齐瑄能不能帮扶帮扶二人。
  齐瑄当时觉得好笑,阿淮为何这般心软?他自己已是举步维艰、自身难保,哪还有闲心管别人?
  可宋淮开了口,他便答应了。
  后来,齐瑄暗自庆幸当初听了宋淮的话,在失去宋淮这十年间,还有齐珩和齐瑶两个伴着他,守着他,没让他变成那御座上的孤家寡人。
  齐瑄身子不好,不曾纳妃立后,膝下无子,早早立齐珩为皇太弟,如今,便要把皇位交给他。
  “阿珩……”齐瑄看着跪在面前的弟弟,突然笑了一下,道:“你十七了,早知如此,该先给你娶亲的。”
  齐珩抓着他的手,摇头落泪,“皇兄……”
  “要娶的,娶一个可心人,坐那个位子,才不苦。”齐瑄喃喃着,声音越来越轻。
  他歇了一会儿,看向齐瑶:“阿瑶,我要去见他了。”
  已为人母的长公主齐瑶用帕子拭去眼角的泪,神色比齐珩要冷静,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她咬了咬牙,道:“去罢,下辈子遇着,别放开他。”
  齐瑄牵起了嘴角:“会的……我会的……”
  阿淮,你等等我吧……等我来寻你。
  宣启十年十二月初二,宣启帝齐瑄驾崩,传位于皇太弟齐珩。
  ————
  “唔……”齐瑄头痛欲裂,揉着额角睁开眼睛,入目的却不是龙床上的鹅黄床帐,而是烟紫色的纱帐。
  齐瑄撑着身子坐起来,身上的薄被滑下去,发现自己只着了一件白色中衣,连衣带也不曾系好。
  齐瑄眼睫一颤,他分明记得自己死了,死在宣启十年的冬天,死在承明殿的龙床上。
  而眼前这些寝具,分明是夏天!这里,分明是他宣王府的卧房!
  齐瑄一把掀开被子,欲要下床查探,却被床铺上的景象惊呆了——月白色的床铺凌乱不堪,残留着红白之物,还弥漫着若有似无的气味。
  齐瑄愣了好一会儿,猛然扯开自己的衣襟,果然摸到左肩有一个牙印,这般场景,只有过一次!
  这是宏光十年的夏天!
  齐瑄近乎喜极而泣,是做梦吗?还是……他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支持~
  前世微虐,重生超甜!
  今晚莫名心情好,先放一章~
  大年初一开始日更!
 
 
第2章 重生
  房门被叩响,“王爷!您起了?”
  是长康!
  齐瑄打开门,见到了年轻十岁的长康。
  是宏光十年的夏天!
  “宋淮呢?”齐瑄抓着长康的胳膊,急切地问他。
  长康愣了愣,才道:“宋、宋小将军昨夜…就…回去了。”
  “混账!怎能让他自个回去?”齐瑄吼道。长康吓得一抖,忙解释道:“小将军坚持要走,奴婢派车送他回的。”
  齐瑄一把推开长康往外走,“备车!去定北侯府!”
  “王爷!衣裳!衣裳!”长康小跑上去拦他,齐瑄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着一件中衣,衣襟大开。
  齐瑄折回房中,匆匆洗漱一番,带着谢礼,去了定北侯府。
  宏光十年夏天,他还是宣王,宋淮是生擒了北狄王子、战功显赫的宋小将军。
  随父驻守北疆六年,十三岁初上战场,十九岁被宏光帝封为昭勇将军,宋淮意气风发,盛名远扬。
  齐瑄记得昨日是五月十八,永老王爷的古稀寿辰,在永王府大宴宾客。永老亲王是皇祖父承顺帝的兄长,是如今宗室里头最年长的王爷,齐瑄要喊他一声大爷爷。
  在自家人的宴会上,齐瑄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中药,药性猛烈,来势汹汹,齐瑄无暇细想到底是酒具还是饮食被人动了手脚,趁着理智尚存,以酒醉的借口避席离开。
  永王府宴客,宾客众多,宾客带来的随从都留在外院等候,齐瑄来不及唤人,就被几个奴仆拦住,说是要带他去客院休息。他那时脚步虚浮,意识开始模糊,差一点就无法脱身。是宋淮从后面赶上来,带着他离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