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365手机登录网页

时间:2019-05-13 10:59:31  作者:白念君

 

 
 
 
《民政局领到了媳妇》作者:白念君
 
28岁的大龄单身狗姜梓泉,开火锅店是为了生活,设计屋子是为了自己的爱好。
俗话说的好,饱暖思□□,万事不愁的姜梓泉28岁的生日愿望就是有一个可以羞羞燥燥的爱人。
上天似乎对她很好,她只不过去了民政局一趟,竟直接领了一个肤白貌美的媳妇,果然漂亮的小姐姐都是国家发的。
同样28岁的语文老师沈玉墨,在结婚那日,突然知道了原来未婚夫竟已经有了个三岁的孩子。
原本想一走了之,没想到遇见了姜梓泉竟被她骗去领了一个结婚证。
“听说你这媳妇是民政局发的?求问哪一个?”
姜梓泉抬抬眼,拿出那本闪亮亮的红本子道:“定是我日常行积一善,国家给我发的。
所以,你们这些凡人”抖了抖肩:“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众人:“我去,不就是做善事吗?我捐一毛。mmp”
先婚后爱的宠文。
背景是同性可婚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梓泉,沈玉墨 ┃ 配角:姜梓韬,陈澜依 ┃ 其它:
 
 
 
第1章 
 
  11月的北津寒意初显,外面的香樟树叶都落下了不少,地面上厚厚的一层,人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怪不得说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要早些。
  不过,无论天气如何,也阻挡不了这是个恋爱结婚的好时候。
  北津长星民政局。
  这里是夹杂着世界上最开心的时间和最痛苦的时间。
  东堂结婚,西堂离婚,两者不过相距两百米,却犹如是两个世界。结婚的甜蜜不能传到离婚这里,而离婚的痛苦自然也影响不了结婚的好心情。
  而我们的故事自然是在东堂发生的小故事了。
  11月10日,今天结婚的人特别的多,毕竟明天就是光棍节了,不少的年轻人都喜欢挑这种时候结婚,完全为了明天不再让人叫做“单身狗”。
  队伍排的很长,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年轻的小情侣与自己的爱人低头耳语,说着自己此刻的心情。男生笑的爽朗,女生笑的温婉。
  不过,结婚也少不了粗枝大叶的人。
  “姜先生,陈小姐,请拿出户口本,身份证等相关证件。”服务台的女士已是四十岁的年纪,或许是天天都在他人的笑脸中工作,整个人显得很年轻,很温柔。
  姜梓韬和陈澜依互相看了一眼,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便开始找自己的相关证件。
  陈澜依做事靠谱,很快的就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带着腼腆的笑交给了工作人员。
  “怎么了?”陈澜依见姜梓韬翻了好久的公文包,不由得警铃大振,她这个男朋友哪里都好,就是做事有点马虎。
  “啊”姜梓韬不还意思的挠挠自己的短发,一脸歉意的说道:“我,户口本忘带了”
  陈澜依瞪了他一眼,在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都能出错,她自然是生气的。
  姜梓韬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急忙搂住老婆,诺诺道:“亲爱的,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见到这场面,又都是小年轻,都是莞尔一笑,有的还吹起了口哨。
  “那个姜先生,今天人多,您看”工作人员也被这对璧人给逗笑了,暗暗想到若是自己家那个傻儿子能够像这姜先生会撒娇,恐怕自己早就给自家的户口本戳上一下子了。
  不过这工作还得继续,只得先请这两位往后排队了。
  这么多人看着,陈澜依羞意上来,急忙拉着姜梓韬就往旁边走,还不住的给工作人员道歉。
  “你看你”
  “老婆,别生气了,梓泉马上就来啦,啊”姜梓韬一边哄老婆,一边赶紧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保佑那个懒猪,今天没有在睡懒觉。
  “嘟,嘟,嘟”  
  手机响了三声,姜梓泉的目光从电视上移下来,拿起手机一看:“狗腿子”。
  她笑了笑,翘起了二郎腿,接电话道:“呦,哥,证领好了吗?”
  “不要说话,听我说,户口本在我房间里的床头柜子上,我忘记带了,你马上给我送来,开咱家的那个车,好了。”姜梓韬一口气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他妹妹这个人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若是再和她多说几句,指不定要拖拉到什么时候。
  “喂,喂”姜梓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挂了电话,心里想到恐怕应该很急的,急忙就去了姜梓韬的卧室里。
  一眼便看到了那红色的本子,孤单单的躺在床头柜上,她那个傻蛋哥哥结婚竟然敢不带户口本,也难为她嫂子能看的上。
  “梓泉啊,你哥打电话什么事啊?是不是领好证了?”旁边的刘芸听到了姜梓韬的声音,也跟着姜梓泉近了她哥的卧室,就差脑门上写上高兴二字了。
  姜梓泉拿出那户口本,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刘芸眨眨眼睛,马上反应过来了,大拍了一下手,开心道:“梓泉啊,你这是偷户口本结婚啊,哎呀,对方什么人啊?”
  说话间,刘芸便走到了姜梓泉的面前,握着她的手,显然是八卦极了,她这女儿终于要嫁出去了,隐隐的还要留下激动的泪水。
  姜梓泉倒是雷的外焦里内,这母上大人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吧,无奈道:“你可真是我的亲妈。”
  丢下这么一句,姜梓泉脚上带风匆匆忙忙的赶了出去,若是真的迟了,她哥估计会灭了她。
  “别跑啊,你喜欢就行啦,啊”母上大人还沉迷在女儿偷户口本的喜悦中,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可怜的儿子,一拍大腿嘀咕道:“不对啊,梓韬那孩子不也是今天结婚吗?”。不一会儿便猜出了始末,刘夫人急忙给自己儿子打了过去。
  姜梓泉看了看时间,下午2点30分钟,还好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她这一路倒也畅通无阻,应该30分钟就到了,不会耽误事情的。
  沈玉墨坐在等待的座位席上,今天她来和相恋四年的男朋友领证。四年前刚一毕业,她便回了老家北津这个三线城市,她父母在这里,她也不想出去,她的工作是教书,教书在哪里都可以教。
  她的男朋友陈若光是父母的朋友的儿子,长相并不出色,是个公务员,不过幸好是个体贴的,他俩一直相安无事四年,所以今天就来结婚了。
  她不像年轻人那样是为了避开所谓的单身节,而是以前找人算卦说最好今天领证,她倒是无所谓,也正好她没有课,而他没有工作,便来了。  
  她身边的陈若光看了看沈玉墨,又看了看旁边的女生,沈玉墨极具江南水乡美人的感觉,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性子却又拧的狠,或许教的是语文,自带一种书卷气,让人感觉很舒适。
  不过,也让他感觉有时候觉得无趣,旁边的其他女子总是带着炽热的眼光看着自己将要结婚的男人,而他的未婚妻总是极为礼貌,一点规矩都不越,似乎这周围只有他们俩显得没有那么相爱,甚至显得有些疏远。
  他知道或许沈玉墨并没有喜欢过他,以她的性格挑上了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看起来老实,不过感情这种事情是可以培养的,等到日后结婚,生了孩子,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赢得美人的芳心的。
  想到这里,他的笑颜才算是真正的展开了。
  沈玉墨不知道为何陈若光突然就笑了,但出于礼貌,她也回以了微笑。
  姜梓泉熟练的停下了车,小跑着进了大厅,手机一声声的响,看来是自家哥哥等急了。
  跑的太猛,一时间没有看到前面的人,猛的一下就把对面的人给撞倒了,接着便传来了“啊”的痛呼声。
  姜梓泉感到很不好意思,她知道自己力气有多大,还没看到人脸就急忙说了对不起。
  她赶紧自己站起来,只见被自己撞到的人也快站了起来,或许是受了点轻伤,又痛的坐了下去。 
  姜梓泉急忙跑过去,看了看她的伤势,歉意道“有事吗?对不起啊”
  沈玉墨抬头看了她一眼,是个活力十足的姑娘:“没事”
  她抬眼,姜梓泉才看清了她的长相。
  肌肤如雪,眼睛如墨,鼻子高而挺,头发散散的披散在肩上,鼻尖尽是她的清香,浅蓝的风衣,白色的毛衣,衬得她身材愈发的修长。
  “腹有诗书气自华”
  姜梓泉见到沈玉墨的第一眼便浮现了这样的一句诗文,她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慢了半拍。
  “这位小姐,我没事了,再见。”沈玉墨见她拿着户口本猜着她也是来结婚的,不想太耽误这这位小姐的时间,又捡了刚才掉在地上的两瓶水,临了,补了一句:“结婚快乐。”
  她的声音如空谷幽兰,让人心旷神怡,姜梓泉像是魔怔了一般,看着沈玉墨走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嘟,嘟,嘟”
  手机的震动才把这位姜小姐拉回到现实,接起手机,才知道自己此时重任在身:“我来了,来了”
  隔了老远,姜梓韬便看见自家带着骚粉头发的妹妹,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赶紧向她挥挥手。
  “梓泉,这里”
  姜梓泉喘着粗气,抹了一下自己头上的虚汗,便把户口本交给了哥哥。
  “梓泉,谢谢你了。”陈澜依和姜梓泉关系也很好,刚道完谢,那姜梓韬便把她拉去排队结婚了。
  姜梓泉也不在意,毕竟今天她是见过仙女的人,无论怎样她今天应该是不会生气了。
  “哎”想着,想着姜梓泉便叹了口气,觉得今天实在是太不是时机了,能在民政局的漂亮女人想来应该是来结婚的,她这颗好不容易才动一下的心,马上就要被冻住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暖玉。
  跑了一路,她身上都是汗,问了工作人员,便去了洗漱间开始自己的补妆工作。虽然今天只是哥哥的领证日,她也不能像平时那样放荡不羁,这面子可不能丢。
  “没事”
  “这位小姐”
  “这位小姐”
  她刚一开始补妆,脑子里全都是与那沈玉墨简短的交流,像是一部电影似的来回重复,还被她加了一层层的滤镜,她的语气温柔,大方,实在是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我叫姜梓泉”
  想着想着姜梓泉便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了这么一句,早知道当时应该留下电话,就算她结婚了,也能当个朋友不是。随后,又甩了甩头,才怪,他们姜家人个个都是痴情的种,她还真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
  “什么?”
  旁边的沈玉墨被撞倒后,自然也要来梳洗一下,毕竟那结婚证上的照片还是挺重要的,一到这洗手台,她便认出了刚才撞到她的小姐。不过,姜梓泉正在补妆,而且她也不好意思上去打招呼。
  姜梓泉突然发了声,她才问了句。
  
 
第2章 
 
  听到熟悉的声音,姜梓泉立马就回了神,转眼望去,果真是刚才见过的仙女,微微的咽了下口水。
  镇定道:“啊,是你啊?你没事吧?”
  “没事”沈玉墨微笑着再一次说道,她是沈玉墨见过的第一个把粉色的头发驾驭的极好的,看起来青春十足。
  姜梓泉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脖子,又道了句:“你也是来结婚的吗?”,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若是不问或许她还能再臆想一下。
  沈玉墨被她问的一愣,来这里的十个大概有九个是来结婚的,点了点头。
  “那祝你结婚快乐。”姜梓泉面上不显,这心里还真的挺难受,这名字还是不要问的好,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来:“哎,对了,这是喜糖,你要吃吗?”
  沈玉墨不知为何这见了两面的小姐眼神黯淡了一下,不过也没在意,还没来的及搭话,又听那人道。
  “瞧我,这地方着实不像应该送喜糖的”
  姜梓泉有些困窘,在厕所不远处的洗漱间送喜糖,这操作简直了。
  沈玉墨也是愣了一下,想到可能是这姑娘最近喜糖送多了,这下意识的就开始了。
  姜梓泉看着她骨骼分明的纤纤玉手从自己的手里拿走了那个喜糖,接触的瞬间还能体会到对方有些冰凉的体温。
  “谢谢”她又看了一下戴在手腕的手表:“我还有事,先走了。”
  姜梓泉又被她礼貌的动作给撩的心跳加速,摸着自己的那颗心脏,目光追随着渐渐消失的倩影,无奈道:“哎,仙女今天结婚,你再跳也不行了。”
  姜梓泉又整理了一下,伤心落魄的走了出去,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着。
  民政局东堂这地方到处都散发着恋爱,不,结婚的酸臭味,味道之浓,都快把我们的姜梓泉小姐给吓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每每想起沈玉墨都恨不得直接把这位姑娘给抢回家,她这个人有点变态啊,若是再早一点认识她,她一定会去追这位小姐的,一个现在都不知道名字的漂亮小仙女。
  姜梓韬拉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刚一出来就见到自己的妹妹在那里发呆,暗想到这妹妹今天咋这么没有眼力价儿,自己马上要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了,她怎么还不回家?
  “梓泉,发什么呆呢?”姜梓韬的手在她妹的眼前晃了晃,才把人给唤回来。
  “哥,嫂子,你们领好证了?”还在处于怀疑人生的姜梓泉总算有了些许笑容。
  “对啊”陈澜依下意识的就把两人的结婚证递给了姜梓泉,脸上带着些许的得意之意。
  姜梓泉仔细看了一下,看到两人的照片就想到那位小姐今天也要结婚,这心里就有点不舒服,艰难的扯了个大笑容:“真般配。”
  “你笑的真假。”姜梓韬到底是和姜梓泉一起长大,些微的情绪都可以发现,不过此时的他已经高兴的不想再去深究了。
  姜梓泉:“。。。”
  三人结伴出去,姜梓泉拿回了户口本,商量着他哥去拜访岳父岳母,她就赶快回去给家里的二老汇报情况。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